2014年第4期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作者:周余云

原文摘要:

  苏共败亡是20世纪90年代震惊世界的重大事变。时过境迁,人民在扼腕叹息之际,仍在不断思考:一个拥有1900多万党员、执政70多年的苏共是怎样突然消亡的?苏共败亡有着复杂深刻的国际国内因素。但追根溯源,苏共衰亡,败在其身,尤其在苏共执政后期,党风不正,导致党越来越脱离群众、与人们离心离德,党的领导集体也不采取有力措施加以纠正,对此麻木不仁。这是苏共亡党丧权最根本、最重要的原因。执政党的党风问题关系党的生死存亡这一规律在苏共败亡问题上得到充分体现。原文链接>>

一、苏联解体

  1991年8月解散苏共,人民没起来保卫苏共,各级党组织没抵制,军队也分裂和倒戈,因苏共已名誉扫地。后来查封苏共各级党委竟未遇到一次有组织的抵抗,被它代表的人民群众不是隔岸观火,就是幸灾乐祸,甚至直接加入掘墓人的行列。

苏联共产党解体

一幅反映苏联解体的漫画——赫鲁晓夫把苏联改病了,勃列日涅夫把苏联改残了,戈尔巴乔夫把苏联改死了。

反映苏联解体的漫画

  有人指责是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把苏联引向了死亡。但是,把主要责任推到戈氏一人头上能行吗?似乎不能。其一,归根结底,人民群众是历史的真正创造者,而不是某个“叛徒”和“坏蛋”,否则,岂不是抬高了戈氏的历史地位。其二,苏共作为一个大党,有一整套的选拔干部的机制,怎么会搞来搞去选一个自掘坟墓的人。

1975年时的苏共政治局休息室。图中1.勃列日涅夫;2.安德罗波夫;3.《真理报》主编;4.乌斯季诺夫;5.阿利耶夫;6.契尔年科;7.柯西金

戈尔巴乔夫:苏联解体的责任要由叶利钦来负

  事实上,戈氏的前任,从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到契尔年科,都程度不同地搞过政治、经济改革,意图惩治贪腐、提高效率。然而前苏联体制的“紧箍咒”摧毁了他们的努力。旧体制下的各种潜能全部用尽,问题不见解决反而却越积越多。到戈氏时,他在经济领域已无“革”可改。这才迅速转向了“政治改革”。因此,与其说是戈尔巴乔夫把苏联引向了死亡,倒不如说是那些死抱旧体制不放的前任们早就为苏联铺好了通向死亡之路。如果说苏共垮台是改革的结果,不如说是苏共没跨越腐~败陷阱,割断与人民联系,在人民不满和冷漠中失去支持,是自己打败了自己。人民冷漠不是人民无情,而是苏共蜕变咎由自取! 

  在苏联解体之前,立陶宛于1990年3月11日率先宣布独立,其他共和国也纷纷加以仿效,先后发表了宣布恢复或收复主权的声明,并开始制订实现独立的步骤和措施。

1991年8月19日,政变人士调动坦克,开进红场警戒。

1991年12月25日19时32分红旗从克里姆林宫上降落,代之的是白、蓝、红三色俄罗斯联邦国旗。

  叶利钦在《我的自述》一书中,回顾了特权化在斯大林时代就已大肆蔓延的情形:“你在职位的阶梯上爬得越高,归你享受的东西就越丰富……如果你爬到了党的权力金字塔的顶尖,则可享有一切——你进入了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完全可以在一个单独的国家里为那些获取权位的少数人而实现。”“全莫斯科享受各类特供商品的人总共有4万人。国营百货大楼有一些柜台是专为上流社会服务的。而那些级别稍稍低一点的头头们,则有另外专门商店为他们服务。一切都取决于官级高低。”

1993年,一场警民间的流血冲突后,一位孤独的示威者兼俄共党员走在遍地石块的街道上。

1993年5月,一位沮丧的俄共党员手举斯大林照片

  腐败在制度僵化、政府垄断权利、瓶颈众多的情况下特别猖獗。在计划经济下,许多价格都在市场竞争的最低水平之下,它提供了把收受贿赂作为分配紧缺商品和服务的条件,市场经济下的合法交易在这样的体制下成了非法的贿赂。前苏联的官僚特权阶层在得势的几十年间,纷纷把公有财物变成自己的家产,各级官员和企业负责人暗中合作,成为贪婪的掠夺者和腐化的寄生虫。据1962年5月19日的苏联《红星报》报道,列宁格勒一个军用工厂的领导人,把自己的亲信安插在工厂所有关键性职位上,把国营企业变成了“私人企业”。

苏联解体前的群众大游行1

苏联解体前的群众大游行2

  在勃列日涅夫当政的18年间,苏共党内风气的败坏和各级官员的种种腐败事件广为流行,贪污受贿、任人唯亲、盗窃国库等毒素迅速蔓延,不仅党内高官涉嫌腐败,就连勃列日涅夫的家人和他本人也都身陷其中。正是有此变化,苏联社科院后来的民间调查显示:认为苏共代表工人的占4%,代表苏共党员的占11%,而认为代表官僚的占85%。调查情况表明,此时的苏共已名不副实,是个除了代表官僚,谁也不能代表,甚至连自己的党员也不能代表的狭隘利益集团。

1991年8月19日,叶利钦(左)在坦克顶部宣读声明。

苏联解体前的苏共首脑

戈尔巴乔夫在同游行群众对话

  现在大多数俄罗斯人不愿意回到苏联时代。即使是经济困难的90年代俄共在选举中从未获得超过1/3的选票,人们对俄共的保留态度是以他们对前苏共的不信任为基础的,俄罗斯人民不愿意做出危及他们政治自由的选择。专制下的苏联积重难返,腐败侵蚀相当彻底的必然结果,历史终结了它,这个唯物唯权唯利的社会时代。

1994年1月,克林顿乘车抵达红场,向附近的民众招手致意。

戈尔巴乔夫与里根在农庄

2009年,戈尔巴乔夫、老布什、贝克尔,三个老冤家重新聚首

返回顶部
关 注

扫描二维码关注

搜狐新闻客户端

扫描二维码关注

求是理论网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

求是理论网微博

评 论
登录新浪微博 @求是理论网 发表评论。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 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