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第9期

西方的制度反思与中国的道路自信

作者:上海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

  过去数十年中,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一直在全世界推销自己的制度模式,但产生的效果似乎越来越差:“颜色革命”、“阿拉伯之春”、金融危机……与此同时,不少西方国家都深陷债务危机。而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坚持走自己道路的中国,正以人类历史上从未见过的规模和势头迅速崛起。查看原文>>

   “(西方)民主在全球的发展停滞了,甚至可能开始了逆转……1980年至2000年间,民主只是遭遇一些小挫折,进入新千年后,民主的挫折越来越多。”

  ——《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今年三月,西方自由主义最有影响的旗舰杂志《经济学人》罕见地刊发封面长文《民主出现了什么问题》坦承西方民主出现了问题。紧接着,曾经称自由民主成为“人类政府的最后形式”的福山,在四月的《美国利益》中刊文反思美国政治制度的衰败,坦言美国政治制度出现了结构性矛盾。西方学者接二连三的开始对西方政治制度进行反思的一个直接原因便是西方国家和它的小伙伴已经出现了各种病症,已经到了不治不行的时候了。

 西方的病症和病源

  面对金融危机所表现出的脆弱性和欠佳的自我修复能力

图表数据来自欧盟统计局(EuroStat)

  2008年的经济危机是西方制度所出现的典型病症之一。根据欧盟统计局(EuroStat)的数据不难看出,自2008年经融危机以来,欧盟、美国、日本,均出现了大幅度的衰退,尽管近两年有所好转,但仍然表现较为疲软,特别是欧盟。2008年爆发经济危机后,2008~2009年的GDP除波兰(1.6%)外全部成负增长状态,其中爱沙尼亚甚至达到-14.1%。尽管仅凭GDP增长率不能说明全部问题,但是它仍从一个方面反映了西方经济制度在面对市场出现问题时所表现出的脆弱性和出现问题后欠佳的自我修复能力。

   病因:市场原教旨主义

   图表:你会怎样评价国家(美国)目前的经济状况?绿线:很好/好;橙线:一般/不好,图表来自美国皮尤中心

  所有的病都不是无端而生的,西方金融危机的背后正是“市场原教旨主义”。其核心是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可以解决所有的经济乃至社会问题。然而,正如斯蒂格利茨在接受《光明日报》专访时曾说,如果把一切都交给市场,那么就会出现危机,产生剥削、垄断、环境恶化等问题,影响整个社会的良好运转。当出现问题,却不进行有效的监管,而是继续自由放任,最终将会导致危机的爆发。[详细]

  问题重重的民主制度

    图表:你对这个国家(美国)目前的运作感到满意还是不满意,绿线:满意,橙线:不满意,图表来自美国皮尤中心

  金钱政治、失灵政体、债务经济,这些似乎不应该存在于被认为“完美”的西方式民主字典中的词,却实实在在的作为问题出现在了西方国家的国内政治中。美剧《纸牌屋》中,桑科公司对国会提案的影响,并不只是编剧们的想象。2010年美国联邦最高院裁决“对公司和团体支持竞选的捐款不设上限”,本质就是“金钱政治”的集中体现。而西方国家政府在面对金融危机后的束手无策和治理无方则是政治失灵的最好例证。

  病因:“民主原教旨主义”

  所谓民主原教旨主义,其核心观念是唯有西方那种民主模式,特别是多党制和普选制,才叫民主,一个国家成功与否都取决于它是否采用这种民主模式。然而,实践证明西方式民主在西方国家已面临极大的困境,而其中最突出的问题就是难以“与时俱进”。即使西方式民主问题已经出现,实质性改革却难以推进。不管是利益集团的束缚,还是受制于三权分立所存在的结构性矛盾,正如福山坦言,美国政治制度现存的问题不是没有办法解决,如美国开始实行统一度更高的议会制。但对美国的制度结构进行如此激进的改革是很难想象的。[详细]

关 注

扫描二维码关注

搜狐新闻客户端

扫描二维码关注

求是理论网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

求是理论网微博

评 论
登录新浪微博 @求是理论网 发表评论。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 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