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陆军跨上信息化,拳头该向哪

  信息化条件下,陆军分散的部队能够同时远距离攻击多种目标,作战行动将在战场全纵深平行、同步和交替进行,战略、战役和战术行动区分愈益模糊,前沿、纵深和后方地域界线愈益淡化。直接谋取战略效果而不是将战役、战术效果逐渐积累为战略效果;直接摧垮敌作战意志而不是通过剥夺敌作战手段逐步动摇敌作战意志;直接打击敌多个战略重心而不是逐次摧毁敌战术、战役和战略重心,正越来越多地成为陆军作战首选。

  从力量构成属性看,陆军未来应强化一体作战。今天,战争实践显示了这样一个趋势:战争与战斗是系统与系统之间的对抗,不再是单个作战单元、作战要素之间的对抗,而是建立在各作战单元、作战要素高度融合基础上的系统和系统之间的对抗,胜负取决于作战系统整体效能的发挥。特别是信息技术本身所具有的“联通”和“聚合”功能,为实现信息系统和武器装备系统的互联、互通、互操作提供了技术支撑,从而奠定了一体化作战的物质基础。联合作战体系中的各作战单元,由于通过信息网络紧密相连,实现了完全的信息共享。因此,能够进行“自适应”协同作战,即在发现并确定攻击目标之后,各作战单元能够着眼实现“最佳效益”,自主地决定用什么力量、以什么方式去遂行攻击任务,从而确保整体作战效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避免出现单个作战单元相互拼消耗、拼战损、拼伤亡的局面。

  从毁伤效能属性看,陆军未来应强化精确作战。今天,随着信息化武器装备的远程打击越来越精确,随着对战争利害得失的计算越来越周密,随着以最小代价达成最大目的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作战强度已经呈现出主动的可控性特征,尤其是强者对弱者的战争表现得更加明显。精确作战则较好地体现了未来信息化战争“两非”作战的新特点,反映了未来战争对陆军作战的新要求。陆军在联合作战背景下,主要着眼对敌作战系统的结构瘫痪与毁坏,选择敌重要目标和关键部位,综合运用兵力、火力、信息等多种手段,实施一系列机动灵活的精确打击(突击)行动。整个战争或战役,将由这样一些分散在广阔战场空间上相对独立的若干小规模精确战斗所构成。传统意义上以歼敌有生力量为主,大规模、宽正面、线式推进的阵地消耗战将逐渐被淘汰。

  从行动空间属性看,陆军未来应强化立体作战。地面是陆军作战的传统空间。然而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低空超低空的作战空间未能得到有效的利用。未来陆军作战,应通过对低空“制高点”的争夺,掌握地面作战的主动权。就是以陆军航空兵为主体的低空超低空作战力量与以装甲机械化部队为主体的地面作战力量,密切配合、相互协调所实施的高速灵活的陆军整体作战。这一作战样式的核心,是实现陆军作战地面、低空一体化,让陆军成为有高度机动力、打击力、生存力和信息战能力的新型军种,作战力量以低空超低空和地面的作战力量合理构成,而不是以地面力量为主;作战空间在低空至地面的立体空间,而不是单一的地面;在低空超低空至地面的立体空间实施密切协调的整体作战,使陆军作战彻底摆脱传统的平面模式。

  从战略效益属性看,陆军未来应强化特种作战。现代战争表明,特种作战作为国家乃至战役指挥员手中应付局部战争的“杀手锏”,已成为应付突发事件和局部战争的重要作战样式。特种作战以其特殊的作用和效益,充分显示了其精兵利器的“尖刀”作用;特种作战力量已成为实施联合作战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未来陆军部队应具备广泛实施特种作战的能力,以非正规作战手段,以精干小群编组,通过在敌纵深或后方实施广泛而有重点的破袭、袭乱等行动,破坏敌作战指挥控制系统,摧毁敌重要的火力支援系统和军事设施,袭击敌方支援保障系统,夺取敌重要目标,切断敌后方补给及夺控要点阻敌机动。一次成功的特种作战,即可直接打击和摧毁敌要害目标,对于破坏敌整体作战系统,动摇敌持续作战意志,加速作战进程具有重大意义。

标 签:
  • 战损,传统空间,毁伤效能,装甲机械化部队,特种作战
( 网站编辑:王润斌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