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变谋胜需知“变”在哪

  战场上,任何作战行动不论事前计划有多周密,总会有超意外“战损”甚至截然不同于作战预判的危情险情出现,善于应势而变应对“过程挑战”,并实现“最终目的”才是指挥艺术所在。那么在当前的战争形态中,指挥员需要注重哪些变化?

  会打“不完胜”之仗。田忌赛马的故事告诉我们,要善于用己方长处去对付彼方短处。任何作战双方都或多或少有各自先天或后天的“特长”,除非我方处处“长”于对方,否则从概率上讲,完胜的可能性不大。会打“不完胜”之仗,要做用此“败”为彼“胜”的准备,谋划以我“长”击彼“短”的策略,打赢最有把握之仗。

  任何一场作战行动都有可能是“不完胜”的,作为指挥员要学会从系统角度看待整个作战过程中临时性超意外“战损”和危情,及时调整不利于己的力量投入方式或灵活果断变更作战方向;当遭遇“不测”时,要迅速判明之前作战方案、计划对敌情判断是否有误,敌变我变,切莫存侥幸心理;从作战目标的统筹、管理层面上分解作战行动的“场”与“次”,在同一场战役中分清决胜关键在于哪几“次”,而后有的放矢地为主要作战方向和决胜关键争取足量时间、空间以及更大物质、人员准备,以小搏大,最终达成主要作战企图。

  能打“受控制”之仗。《震慑论》认为:欲达成震撼效果,并不总是需要摧毁大量的目标,重要的是陷敌于无法躲避打击的境地。未来战场上“控制”与“被控制”是频繁交互的现象,在信息感知系统被敌人暂时控制的逆境下,作为指挥层应强化集体意志,处乱不慌,镇定搜寻新的战机,并审视当前指挥系统感知到的战场数据、结合对方作战习惯分辨真伪。同时顺势而为,采取空间换时间、时间换空间等作战方式,争取重新调整部署、消除或降低当前经受的“战损”,想方设法保存战场力量,切莫指挥部队轻易背离战前预案擅自行动。平时实战化训练中要多设置棘手的课目,特别是在通信被中断或干扰、信息被制约、真假难区分等严重“受控”状态下锤炼指挥能力。高仿真模拟对手战法,把联合训练训真;充分预料未来战场环境所能遭遇的危情,把联合训练训难;扎实研究和破解信息化作战面临的战技术问题,把联合训练训实,逼迫指挥员开动脑筋、探索应对和反制对手的方法路子。

  善打“非对称”之仗。非对称作战既包括不同军兵种部队间的非对称,也包括同一种类部队不同状态下的非对称,其核心要义是作战能量上的非对称。这就涉及一个时间、规模和等量时间下作战能量利用率问题:同一作战时间内作战能量成倍释放的一方呈非对称作战优势,同一作战能量释放速率下作战单元数量占优的一方也呈非对称作战优势。可见,巧妙投入作战单元构成同一时间不同空间上的多个战场,以及灵活运用作战力量适时对敌形成同一时间同一空间内的优势火力,是构成“主动式”非对称的方法所在。这就需要指挥员能迅速准确判定态势、适机改变部署,因势而变方能获取最终胜果,否则不但会输掉当前这一仗,也会对全局造成重大影响。

标 签:
  • 非对称,信息感知,战损,控制,非对称作战
( 网站编辑:王润斌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