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欲将”

  什么样的将领能够赢得胜利,带出能打仗的部队能打仗的兵?言人人殊,答案不一。

  在很早以前的周朝,太公对武王说:将有三胜。一曰“礼将”,二曰“力将”,三曰“止欲将”。在太公看来,一个能够取胜的将领,三者必居其一,一是师出有名,是正义之师;二是孔武有力,能以力服人。这一点,在冷兵器时代,与正义同样重要;三是能够控制自己的欲望,守本分、不乱来。

  人莫不有欲。欲望犹如一匹野马,当它被套上笼头时,可以听命于主人的驱策,驰骋向前。而一旦失去缰绳,就有可能蹄啮咆哮、狂奔不止,把主人从背上掀将下来,甚者致人于死命。

  如果说,对于一般人而言,放纵欲望毁灭的只是自己,那么,对于一个将领来说,放纵欲望毁灭的可能是一群人甚至是一个集体、一支军队。因而,从古至今,凡统兵打仗之人,莫不牢牢牵住缰绳,防止野马无羁,失去控制。

  《后汉书》载,张奂为安定属国都尉,羌人感念他的恩德,献马二十匹,赠金鐻八枚。奂并受之,而招主簿于诸羌前,以酒酹地曰:“使马如羊,不以入厩。使金如粟,不以入怀。”说完,将金马如数归还。羌人虽然性贪,但对于清廉的官吏却很敬重。在这之前,汉人有八个都尉,都好财贪贿,羌人甚苦,最终酿成边患。到了张奂,他正身洁己,从而威化大行。顾炎武援引这一史实,评论道:“自古以来,边事之败,有不始于贪求者哉?吾于辽东之事有感。”

  北宋时,朝廷在广州设市舶使,专门管理对外贸易,相当于今天的海关。有个在广州的官员给他的妹妹写信说:广州真珠香药极多,我手头也有一点闲钱,但不欲效前人自污尔。有唐三百年,惟宋璟、卢奂、李朝隐治广以廉洁称,而吾宋无闻焉。方作钦贤堂,绘古之清刺史,日夕思仰之,吾妹贤而知理,必喜闻也。苏轼在这封信的题跋上,借题发挥,驳斥一些人“清廉是细事”的说法:“古今边患常生于贪,守边得廉吏,则夷夏人安,岂细事哉?”

  明代的郭元登,为将拊循士卒,廉洁尚谋。敌军寇京师,他率兵从雁门入援,并向朝廷上书:“忠诚切己,敢亡报国之心;成败在天,不负为臣之节。”他有感于赃吏病民,上疏云:“承平日久,人心骄逸。在官者既无廉洁之心,莅政者惟肆贪婪之志,酿成污浊之风,致有边疆之祸。”后来的人评价他“所言不愧古良将”。

  贪财者如此,贪色者又如何呢?《柞林纪谭》中,袁中道设以问答之词曰:

  “水浒诸人,杀人取财事皆可为,只不许好色,何也?”柞林叟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说,我讲一件事给你听。过去,胡惟宁在海上防备倭寇,倭寇汪五峰跋扈非常。他收留的两个义子,皆万人敌,朝廷不得已,就招安了他们。五峰每与宴会,此二人不离左右。惟宁患之,命人选绝色美女两人豢养起来。后来,他把这两人送给五峰。一日,五峰外出饮酒,归见两人相视号泣,衣环断裂。五峰惊问其故,两人曰:你的好义子!你刚出门,即来相逼。我二人不从,至断裂衣环而去。五峰方醉,大怒,当即呼二义子斩之。这天夜里,两姬遂杀五峰。

  惟宁闻之,传令两人至军门,勿惊恐。已至门,未及见,有个总兵官就杀了她们。惟宁闻之大怒,下令杀总兵。总兵曰:“愿见老爷一言而死。”说:大人不见汪五峰吗?且二姬有绝世姿容,又有如此之功,大人将何以处之,留之恐祸大人不小矣。胡惟宁听了,大笑而释之。

  讲完这个故事,柞林叟这才对中道说:“这便是《水浒传》诸人不许好色之意也。”

  胜人者力,自胜者强。一个人最难战胜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不是强大的敌人,而是自己的欲望。“止欲”关键在有廉耻。不廉则无所不取,不耻则无所不为。“夫人有耻,在大足以战,在小足以守矣。”

  杜甫诗云:“安得廉颇将,三军同晏眠。”顾炎武说他看到的一个版本,“廉颇”是为“廉耻”。他加以引申道:不论是“廉颇将”还是“廉耻将”,为将知耻守廉,对外可以安边守疆、取得胜利,对内可以凝聚人心、团结士卒。这一点,古今一致,是没有什么例外的。

标 签:
  • 五峰,守廉,尚谋,袁中道,廉耻
( 网站编辑:王润斌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