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勇之师的胜利密码

    “血战四平,三下江南,天津捉敌酋,长捷马翻……”中部战区陆军某师“平江起义团”团史馆彭德怀元帅雕像前,一首《平江起义团赋》写得气势磅礴。

    长捷何许人?马翻又是为何?随着团史馆解说员刘松立的娓娓道来,一幅人民解放军在平津战役中力克天津、活捉陈长捷的历史画卷清晰勾勒出来。

    1948年底,东北野战军还没来得及分享辽沈战役的胜利喜悦,军委一纸命令,80万大军提前入关,20天时间急行军1500余里,平津前线首破“一字长蛇阵”,再重兵围困天津城。

    此时,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依托50公里长的护城河打造易守难攻的水网地带,修建380余座巨大碉堡,号称“共军三个月都攻不破”。当时,东北野战军一纵一师师长江拥辉决定指挥刚刚配属坦克的一团,直取警备司令部,实施“斩首”行动。

    一团从平江起义烽火中走来,长征直罗镇战役后,毛泽东为该团题写的“英勇、胜利”成为团魂。1949年1月14日10时,一轮密集炮火精确打击后,该团沿着城墙缺口猛冲猛打、势如破竹,突破天津城,攻占金汤桥,第一个将红旗插在城头。

    “解放军进来了……”次日晨7时,正在通过电话向国民党华北剿总司令官傅作义求援的陈长捷,刚刚喊出上半句,两名解放军战士的刺刀已经抵住他的脊梁。在这座由日寇修建的“忠烈祠”改造而成的指挥部里,陈长捷的20多名高级军官也缴械投降。号称“固若金汤”的天津城,仅29个小时便被攻克,13万守军分崩离析。

    事后,令陈长捷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活捉他的战士王义凤和傅泽国,竟都是被解放军感化的国民党士兵!每次战斗,这两人都冲在最前沿,双双荣获“孤胆英雄”“战斗模范”称号。

    “今天,我们享受前辈威名的庇荫;明天,我们要让下一代人站在我们的肩膀上!”岁月如梭,曾经浴血天津城的部队旧貌换新颜,建设成为陆军序列中第一支摩托化、机械化和信息化部队,但“英勇、胜利”精神永不过时。用战士们的话讲:从英勇到胜利,更需要我们敢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练就“横刀立马”的制胜本领。

    1969年3月,该团奉命改编为摩托化团,同年10月组建完成。在翌年组织的演习中,日行近千里,彰显出强大的机动能力;

    1984年3月,该团由摩托化改编为全军第一支机械化部队。在1986年深秋,该团实兵实装参加上级组织的检验演习,部队显露出高度合成、火力迅猛、能攻善守的过硬本领;

    2014年8月,行动精确到秒,射击精确到点,指挥控制到单车,插上信息化翅膀的该团再次换羽重生,实现“点对点”无缝链接,展现了信息化部队的新质作战能力;

    今年,该团开启了新的改革之路,但他们从未像今天这样信心满怀。5月份,该团接受新的任务:整建制跨区驻训。官兵们争分夺秒训练,极限效能试验、合成营战术考核、连排对抗训练,每项工作都与战斗力对表……

标 签:
( 网站编辑:王润斌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