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谋求信息化作战能量的精确聚释

2017年09月07日 09:32:43
来源: 解放军报 作者: 周永生

    精确聚释作战能量是信息化战争作战制胜的内在要求,要做到这一点,就要精确选择能量聚释的点位、时机、载体以及聚释的强度。

    精确作战是信息化战争的一个基本特点。精确地集聚与释放作战能量是实施精确作战、实现作战制胜的内在要求。精确聚释作战能量,就是要在最恰当的时机、以最恰当的方式将作战能量集聚起来并释放于最恰当的点位,既达成预定作战目的,又最大限度降低战争消耗和附带损伤。

    精定作战能量聚释点位。作战能量释放点位选择得好,作战效能就高,就容易达成“四两拨千斤”的功效。打击目标要选准。依据掌握的情报信息,着眼己方作战企图、作战优长和敌方作战体系实际,着力精选对敌作战体系起支撑和纽带作用的“重心”目标,如指挥系统、侦察预警系统、通信枢纽、网络节点等,实施精确、连续、有效打击,进而使敌作战体系产生结构性破坏,降低其整体作战效能,最终丧失控制战局或继续对抗的能力。打击顺序要定好。实际作战中,对敌方目标往往很难一次性实现全面覆盖、有效毁伤。因此,就有必要根据任务需求、目标地位作用、己方打击能力等因素,区分作战目标的轻重缓急,根据优先等级合理确定打击顺序,提高单个目标打击对敌方整个作战体系的影响力、破坏力。调整目标要适时。由于网络系统节点的可变性强,敌作战体系中的要害节点目标会随着作战重心的位移而变更。这就要求我们,必须紧扣不同阶段的作战重心,判明各类目标的性质、地位和作用,准确找出敌作战体系的要害节点,适时调整打击的目标及顺序,动态区分作战任务,始终抓住“重心”目标精确释放作战能量,确保整体作战效能的充分、有序、有效发挥。

    精选作战能量聚释时机。“必胜之法,合变之形,在于机也。”信息化战争的时空特性与以往战争相比发生了重大变化,陆、海、空、天、电、网等多维战场空间融为一体,战略、战役、战术行动界限趋于模糊,作战中的时间要素在不断升值,战争已经进入发现即摧毁的“秒杀”时代,能否抓住有利时机采取适当的行动,已成为决定胜负的关键。善于乘机释能。即利用敌人所犯错误或暴露出来的弱点,乘虚而入,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比如,当敌因某种原因麻痹大意、疏于戒备时,敌出现主观判断、兵力部署、协调有隙、重要节点暴露等方面错误时,均可乘机发起攻击,释放作战能量以夺取主动。善于伺机释能。一时无隙可乘时,不要轻举妄动,而应冷静地观察战场态势的变化,耐心等待有利时机的出现,以便为己所用。善于造机释能。即创造有利时机释放作战能量。就是在时机不太明显或对我不甚有利时,通过自己主观指导上的努力,灵活运用各种方式、方法和手段,调动诱使敌人出现错误或暴露弱点,以便造成有利于己不利于敌的态势。一旦造机成功,就应立即展开作战行动,有效释放作战能量。

    精组作战能量聚释载体。科学精确地将各种作战能量载体组合运用,是实现最佳作战效能的客观要求。信息网络将各种武器平台、多维作战力量融合成一个紧密联结、互为补充的信息火力一体的完整打击体系,为作战能量载体的科学精确组合创造了条件。精组作战能量释放载体,就是依托信息系统,将分散部署的各种离散的点状作战能量,凝结成具有弹性伸缩、重组再生、反应灵敏的“作战能量网”,根据作战任务需要和战场条件有机组合作战能量并进行功能耦合,通过模块化编组达成效能的相互利用,进而实现能量及时精确高效释放和整体作战效能的倍增。要围绕任务组合。即依据攻击目标节点的性质和攻击所要达到的效果,着眼各种作战力量、武器平台等功能、特点和优长进行科学编组,以便快速对敌实施信息攻击、火力打击和兵力突击。要聚焦优势融合。依据对作战目标的毁伤效果要求,按照“精兵作战”原则,把所有参战力量中最适合有效完成此项作战任务的兵力兵器挑选出来,重新进行作战编组,形成强大、精干、有效的打击“拳头”,在信息系统的统一调控下,实现科学、高效的精确释能。要动态临机配合。信息化战场情况瞬息万变,这就要求形成动态化的临机聚能释能机制。作战编组要有弹性,可以根据需要科学增减作战力量、武器平台或弹药种类,以保持作战效能的稳定性和持续性。

    精控作战能量聚释强度。现代战争胜利的标准不断演变,信息时代的战争,更加强调慑服控局,而非传统意义上攻城略地、占领控制,更加注重减少附带损伤,而非地毯式的饱和毁瘫,这就使通过精确、集约、高效地使用作战能量实施精确作战成为客观要求。而信息化武器平台的大量装备与使用,信息与火力的高度融合,也使快速远程投送作战能量,集聚作战能量直捣黄龙、精确打击敌要害目标,释放作战能量以点制面、四两拨千斤、瘫痪敌作战体系等成为现实。因此,在实际作战中,必须精确控制作战能量释放的强度。具体来说,就是要改变传统的轮番轰炸、以面状覆盖求点目标杀伤的概略粗放式打击方法,遵循“合理够用”的原则,通过对达成作战目的所需能量的准确评估,在决定性的时间和空间,合理投入与任务需求相适应的作战能量,避免能量的超载投入,实施能量强度可控的精确打击,在确保实现预期作战目标的前提下,尽量减少作战行动带来的负面效应。

    

标签 -
网站编辑 - 王润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