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马岛战争反思怠战之害

2018年06月14日 12:57:20
来源: 中国国防报 作者: 肖云开 王显宇

被“飞鱼”导弹击中的英国“谢菲尔德”号驱逐舰。

  36年前的今天,1982年6月14日,驻南大西洋马尔维纳斯岛首府斯坦利港的阿根廷军队打出了白旗,让劳师远征的英国人松了一口气,而本土作战的阿根廷不得不忍受战败的屈辱,被迫将家门口的岛屿拱手让人。纵观马岛战争全程,阿根廷人从上到下都存在着紧不起来、严不起来、顶不起来的战场麻痹懈怠症,一路牵引着阿军走向失败。

  三心二意的应战决心。马岛战争中,阿根廷人最缺乏的就是血战到底的决心。英国出兵前,幻想英国远离马岛、鞭长莫及。时任阿根廷总统兼陆军总司令的加尔铁里在接受意大利记者采访时表示:“原先认为英国作出战争的反应是不可能的。做梦也没有想到,英国会为了一个荒芜的岛屿派遣如此庞大的特遣舰队,万里迢迢到南大西洋来。”英国出兵后,阿方决策层又天真地幻想,“只要美国从中调停,很可能达成既使我保有马岛主权、又使英国能体面下台以解决冲突的办法”。孰料,恰恰是美国第一个对阿根廷实施武器禁运和经济制裁。同时,美国又为英国提供一切可能的援助,不仅对英出售了大量武器,还向英军开放了阿森松岛上的军事设施,提供了至关重要的前进中转基地。当英阿双方激战正酣时,时任美防长的温伯格甚至向英国提议,将其“艾森豪威尔”号航母借给英军使用,这是阿方决策层没有预料到的。这种完全寄希望于盟友、把战争胜利基于或然性因素的想法,无疑是幼稚可笑而又不负责任的。一个国家要想确保安全,敢打敢战的军事力量是必不可少的保底手段,和平不是指望别国的施舍和善心就能换来的。

  粗枝大叶的战争准备。战争发起时,阿根廷同劳师远征的英军相比,不仅占尽了本土作战的地利优势,同时还掌握了先发制人的主动权。而阿方自恃“天时、地利、人和”在手,只满足于一般性的防御措施,根本没有做好对抗英军大规模登陆的充分准备,其备战缺项多得简直令人发指。阿根廷本该在马岛上建立大型机场,构建对英舰队的空中优势。但在一次试降“超军旗”攻击机失败后,阿军就放弃了这一计划,导致参战的阿军主力战机只能从本土起飞,飞到马岛上空时,留给飞行员的攻击时间只有2~3分钟,不啻为“带着镣铐在刀尖上跳舞”,技战术发挥严重受限。又如,作为一个发展中农业国,阿根廷军队的飞机、导弹、舰艇、炸弹等武器装备几乎全部外购,对于“超军旗”攻击机、“飞鱼”导弹等尖端武器,既没有能力实现国产化,也没有储备足够数量。结果,在禁运封锁下,阿军武器进口全部中断,导弹和飞机消耗后无法补充,导致阿军后继无力。虽然阿军用“飞鱼”导弹击沉了英国的“谢菲尔德”号驱逐舰,但“飞鱼”导弹打一发,少一发,影响了阿军扩大战果。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阿军在4月2日~12日这段南大西洋没有任何英国武装力量的时间里,只向马岛补充了有限物资,岛上守军也不过1.5万人。如果阿方集中全力输送物资和部队,也有可能在马岛集结数万兵力、囤积数十万吨物资,形成与英军打消耗战、持久战的有利态势。英军实施海空封锁后,岛上阿军补给线迅速被切断,只能以零星空运和偷渡式运输来维持。战争结束前,马岛阿根廷守军居然沦落到缺医少药、饥寒交迫的窘境,士气极其低落。而远道而来的英军不仅餐餐有热饭,伤员也能在六个小时内做上手术,英阿双方的战场保障差距可见一斑。事实证明,现代战争打的是后勤、靠的是国力、拼的是战备,战备抓得越严密、抓得越扎实、抓得越细致,才能未雨绸缪、立于不败之地。

  零敲碎打的各自为战。马岛战争是一场现代化海空战争,双方先后进行了空袭与反空袭、封锁与反封锁、登陆与抗登陆、潜艇战与反潜战等激烈对抗。在这个多维立体作战的残酷战场中,最需要陆海空各军种的密切协同、联合对敌,最考验的是实战化训练水平。然而,疏于军种协同作战的阿军根本做不到这一点。纵观整个马岛战争,阿根廷军队陆海空三军压上,却始终都是“一个军种打、其他军种看”,没有攥指成拳、形成合力,结果被各个击破。阿军并不缺乏勇敢者,尤其是空军为了夺取胜利几乎流光了最后一滴血,“飞鱼”导弹打光了就投掷炸弹,攻击机不够连运输机都上阵用货舱投弹,英军登陆部队司令官杰米里·穆尔少将承认,“不能不赞叹他们的技术和勇气”。但是,阿军飞行员超低空飞行掠海轰炸的壮举,赢得了对手的尊重,却未能扭转战败的命运。当空军与强敌血战之时,阿根廷海军在英军核潜艇击沉“贝尔格拉诺将军”号巡洋舰后,始终龟缩港内作壁上观,没有组织一次海空联合行动。表现更差的是阿军守岛陆军,虽然人数多于英军、装备水平相近,但其半数以上都是入伍不到三个月的新兵,既缺实战经验、更缺战斗意志,在英军规模有限的进攻面前,最终竟有1万多人走出阵地,主动投降。一位军事观察员这样评论:“阿根廷人掌握着有利条件。假如他们在空中干得不那么差劲,在地面上干得不是那样的一窍不通,以及在各方面不是显得那样的士气低落,结果原本会很不一样的。”

  (作者分别系陆军特种作战学院政治工作处主任、干事)

标签 - 飞鱼,谢菲尔德,驱逐舰
网站编辑 - 张芯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