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设计:叩开胜战之门

2018年09月13日 13:40:12
来源: 中国国防报 作者: 刘玮琦 徐永楠

  一流军队设计战争,二流军队应对战争,三流军队尾随战争。战争设计是改变未来战争“游戏规则”的重要手段,是连接战略需求与作战能力的桥梁,是探求未来战争是什么样、未来战争怎么打、打赢战争需要什么能力的重要途径。当今世界,新军事革命正从“矢之革命”向“知之革命”和“智之革命”接续迈进,颠覆性技术层出不穷,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加速演变,战争的复杂性不断增大,战争设计的地位空前提高,只有主动预测战争、设计谋划作战,才能实现从“跟跑”“并跑”向“领跑”跨越,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人类探索战争设计的步伐从未停歇

  早在2500年前我国春秋时期,“兵圣”孙子就指出:“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主张提前设计和运筹战争,达到“先胜”或“全胜”的目的。战国时期著名的韩信破齐之战、“围魏救赵”,三国时期的《隆中对》,都是古代战争设计的经典之作。

  公元前203年,韩信率军“北伐”,先后灭代、破赵、降燕,兵锋直指齐地。当时,鉴于汉军孤军深入,齐军又占有兵力和地利等优势,韩信决定利用滩水设计战争,创造利于己而不利于敌的战场条件,使敌人的强势不能充分发挥作用,而使自己的弱中之强——胜兵远征,发挥出最大的作用。会战前夜,韩信命令士兵用装满沙石的袋子,堵截滩水上游。决战时,他亲率一部兵力,强渡滩水,去攻击齐楚联军。而后,又佯装不支,撤退过沙河。齐楚联军以为韩信胆怯,立即渡河追击。就在此时,韩信命令部队决开堵堤,河水急涌而下,齐楚联军主力无法再渡,军队被分割成为两部分。此时,汉军对战已渡河的部分齐楚联军,不仅在数量上而且在精神上都形成了绝对优势。于是,韩信率军迅速攻击,大败齐楚联军,创出了军事史上令人赞叹的以少胜多的战绩。可见,战争设计古已有之,只是历史上的战争设计是松散的、随机的,是基于指挥员头脑的简单行为。

  进入机械化战争时代,人们探寻战争设计的脚步仍未停歇。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综合比较了当时中日双方的各方面的战争因素,准确预见了战争的进程和结局,写下了名誉中外的《论持久战》,既为抗战军民指明了方向,又埋葬了日本军国主义者的侵略幻想,堪称战争设计的经天纬地之壮举。解放战争时期,粟裕面对4倍于己的敌人,着眼战争全局,综合分析敌我优势和内线外线作战的利弊,主动设计战局,构想出七战七捷的苏中战役,成为解放战争初期的胜战典范;在我军进行战略进攻阶段,粟裕根据全国战局和中原战场的实际情况,提出了关于我军在中原地区协同打大仗,以求发展战略进攻的构想,设计出我中原三路大军采取忽集忽分的战法,取得了豫东战役的胜利,实现了中原战局的转折。

  未来战争首先是设计的博弈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进步,战争的科技含量越来越高,特别是颠覆性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广泛应用,催生了相应的颠覆性作战理论和新的战争制胜方法手段。在新理论、新技术、新装备加速涌现、更迭交替的新时代,未来战争将在“物理域”“信息域”和“认知域”全面展开,抢占战争制胜先机的时间坐标大大前移。夺取和保持制战争设计权,将成为未来战争先敌一步、高敌一招、胜敌一筹的关键。

  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就要搞好战争设计。在设计战争上,谁能够提出先进作战概念,先于敌展开概念开发、先于敌形成作战构想、先于敌将构想转化为作战体系建设、先于敌形成作战能力,夺取制战争设计权,谁就能胜于未战,掌握战争主动权。这一点在近年来的局部战争实践中,体现得尤为明显。

  海湾战争中,萨达姆将伊拉克军队主力部署于科威特和沙特接壤的边界,并筑起了一堵高达约5米的沙墙,还沿边界地区挖掘战壕,将燃油灌入沟壑里,甚至把坦克和大炮掩藏在地壕中,欲借此来阻挡美国主导的多国部队进攻,俨然就像二战时期的马其诺防线。美军则避伊锋芒,借助计算机模拟技术,设计了“左勾拳”行动。

  美军及多国部队的地面作战集群,从沙特阿拉伯的进攻阵地出发,以右集群突击占领科威特的伊军,以左集群绕过伊军在科沙边界的防御,从哈费尔巴廷进攻。而萨达姆则认为美军不可能从哈费尔巴廷附近广袤、荒无人烟的希加拉沙漠发起进攻。

  然而,战争的艺术就是化不可能为可能。进攻打响后,美军率领的多国部队“钢铁洪流”绕过“伊拉克防线”,随后对伊军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左勾拳”——先向北涌向伊拉克腹地,后向东发起进攻,出其不意地出现在驻科威特伊军的后方并发起猛攻,给伊军造成沉重打击。

  科索沃战争,美军又设计了非接触作战,利用空中绝对优势,通过空中精确打击,压制南联盟军队,实现己方战争的零伤亡。随后的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利比亚战争等局部战争中,无论是战争的进程,还是战争的结局几乎都在美军设计的控制之内。人类历史无数次证明,战争的胜负首先不是在战场之上,而在战场之外,在战争之前。

  而且,信息技术、仿真技术、虚拟技术、智能技术等科学技术的发展,为战争设计奠定了技术基础。比如,利用仿真技术可对陆、海、空、天、电、网等作战元素、武器装备性能以及作战行动进行量化分析,进而精确模拟战场环境、呈现相关战场态势。目前,军用仿真系统已经成为研究未来战争、设计武器装备、支撑战法评估的有效手段。又比如,虚拟现实技术能将军用仿真系统生成的虚拟物体、场景和信息叠加到真实场景中。美国陆军当前就依托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技术开发出未来整体训练环境,实现无缝、混合的沉浸式作战训练。

  未来的信息化战争是陆、海、空、天、电、网等多维空间同时展开的一体化战争,不仅战役结构复杂、武器装备多样,对参战人员和战术运用也提出了更高要求。只有借助军事仿真技术、虚拟技术等技术设计战争,构建未来战争的“虚拟战场”,实现对战争规模、战争进程、战争投入、作战人员与武器装备数量、打击目标与打击强度等要素的科学统筹,才能在战争开始之前稳操胜券。

  新时代赋予战争设计新内涵

  信息时代以及即将到来的智能化时代,作战力量构成将向人机结合、脑机融合延伸,战场空间向极深、极微、极远拓展,制胜机理向超高速、超高能、超精度、超生理演变,作战体系向全域互联、自适应自协同重构,决定作战胜负的因素更加复杂,从而对战争设计的需求更高了,战争设计的地位也变得更重要了,战争设计理念和方式则有了新变化。新时代的战争设计将着眼战略威胁和战争形态演变,以定性和定量分析相结合的系统集成方法为手段,通过设计开发作战概念、形成作战构想,进而转化为制胜能力,最终达成“先胜”的战略目的。

  首先,战略需求是战争设计的起点。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适应世界新军事革命发展趋势和国家安全需求,提高建设质量和效益。国家安全战略和国家军事战略是指导战争设计活动的逻辑起点,是进行威胁判断、分析安全环境、开发作战概念、明确能力需求的基本依据。战争设计的每项活动,都要认真分析战略需求,确保提出的每个作战概念都要符合战略指向。例如美军20世纪七八十年代形成的“空地一体战”概念,就是从军事战略层面,针对当时面临的军事挑战展开设计,最终成功运用于海湾战争。又如“空海一体战”概念的提出,就是为了服务于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而进行的前瞻性战争设计,不仅明确了未来美军在西太地区的作战指导与基本战法,并且为美军未来一段时期的建设发展和能力开发指明了方向。

  战争设计的基点是战争制胜机理。战争制胜机理是战争设计的支撑,是战争设计的基点和总指南。任何战争设计活动都是围绕揭示战争制胜机理、运用战争制胜机理、开发战争制胜机理的主线展开和谋划的。只有准确把握战争制胜机理,才能设计出科学的作战概念,形成有效管用的作战构想,塑造能打胜仗的部队能力。近年来,随着颠覆性技术的军事应用及其颠覆性作战效应的显现,触发了战争设计的鲜活实践,光战争、“三无”战争、目标中心战等作战概念的提出,大大加快了作战理论创新的步伐,牵引着军事革命向前发展。

  战争设计的实质是研究未来作战的一种方法。未来战争的本质没有变,但战争的特性在加速演变。随着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的飞速发展,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深度学习、3D打印、微系统等技术广泛应用于军事,战争面貌焕然一新,作战方式出现革命性变化。沿用以往的惯性思维和方法去认识和解读战争、进行作战训练,必将落后于时代,被动挨打。只有将科学的研究方法与高超的指挥艺术相结合,主动设计战争、设计战役布势、设计力量体系、设计战法行动,才能走在前列,引领潮流,胜于未战。近年来,美俄军依据各自军事战略需求和战争制胜机理的发展变化,通过作战设计开发出了一系列新作战概念,如美军提出的“第三次抵消战略”“云作战”“多域战”等新理念,俄罗斯则提出了“混合战争”“空天一体战”等新理论,成为引领美俄军转型的推进器。虽然“他山之石”不一定成为助推我腾飞超越的合适之“履”,却足以为我科学发展提供适合之“鉴”。

  战胜敌人仅有两次,战争设计是其中一次。只有找准战争发展的“脉搏”,开启设计作战概念、设计武器装备、设计战法的战争设计工程,才能抢占新一轮军事竞争制高点,夺取战争主动权。

标签 - 一流军队,军队建设,机械化战争时代,未来战争
网站编辑 - 张芯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