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方学界在市场经济问题上认知与论述的差异

    市场经济是由市场配置资源的经济,也就是由市场机制决定物力资源和人力资源在不同部门间的分配。讲市场配置资源,一般着眼于生产部门间的资源配置,容易将资源配置等同于生产要素配置。其实,在实际经济生活中,流通部门也有流通要素合理配置问题,消费领域也有消费资源公平配置问题。当然,生产领域的资源配置是决定性的环节。

    

    我国由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以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理论与实践问题,一直是学界和实际部门研究和议论的热点问题。中央文件也不断提出新的理论指导,着眼于扩大和增强市场经济在发展社会主义经济中的作用。学界出版了大量有关市场经济的论著。这与资本主义国家的有关情况形成明显反差。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很少有专门研究和阐述市场经济的论著,包括专著和论文。我国翻译出版了大量西方经济学的书籍和论文,但难以看到专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译著。有些西方权威性经济学词典中,连市场经济的词条都没有。例如,以学术性强、权威性高著称的《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以下简称《全书》),就只有“市场”一词,而无“市场经济”条目。在“市场”条目中只简略提及资源配置问题:“亚当·斯密早在18世纪就预见到现代工业是依靠其产品市场的广泛而发展的。……19世纪晚期的经济理论注意资源的分配使用,瓦尔拉提出了一般均衡论。经济学家们认为各种市场力量的自发发挥,可带来充分就业和资源的最佳分配。正当凯恩斯抨击市场均衡概念之际,除了传统的‘完全竞争’理论外,又有‘不完全竞争’理论的出现。不过二者都被讥为不符合于经济现实的。”(《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第7册第321—322页,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5年版)《全书》对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论述得很简略,而且对资源配置的市场均衡理论以及“完全竞争”与“不完全竞争”中的经济理论也都表示不认同。

    还有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西方国家的经济学著作包括教科书,涉及市场经济问题时,除正面论述其作用外,还往往专门讲述其负面效用,特别是着眼于分配不公形成贫富分化问题。有的还特别提出,市场配置资源并不包括全部生产领域,例如,有一本少见的设有“市场经济”词条的词典——美国《现代经济词典》中,对市场经济的解释,非常简括:“一种经济组织方式,在这种方式下,生产什么样的商品,采用什么方法生产以及生产出来以后谁将得到它们等问题,都依靠供求力量来解决。……美国基本上是一种市场经济。然而,美国仍有许多不受市场指导的活动,如许多农产品的产量,就是由政府规定的种植面积和所支持的价格决定的。”([美] D.格林沃尔德主编《现代经济词典》第275-276页,商务印书馆1981年版)它特别指出,美国“仍有许多”经济领域“不受市场指导”,而是“由政府规定”或“决定”。

    具有国际影响的美国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所著的《经济学》认为:“经济学中的市场概念是指任何可以进行交换的场合。(讲市场是交换的‘场合’,比讲市场是交换的‘场所’更科学,当代市场交换并不都通过‘场所’——引者)……所有这些交易都包括在市场和市场经济这两个概念中”。“在充满竞争的市场中,个人做出反映他们自己意愿的选择。厂商做出使利润最大化的选择;为此,它必须生产消费者需要的产品,……当厂商之间为了追求利润而竞争时,消费者既从他们生产的产品获益,也从供给商品的价格中获益。”同时,它又把问题转向另一方面:总的来讲,市场经济提供的答案是“能够保证效率,但是在某些领域内,这些答案都显得很不够。可能有太多污染,太多不平等,或对教育、卫生和安全关心太少。当人们感到市场运行得不好时,就会转向政府。”“在市场经济中,政府起着重要的作用。”([美]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经济学》第2版第13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年)该书还专设一节讲“市场失灵与政府的作用”,它区分了两种经济学家,即“自由市场经济学家”和“不完全市场经济学家”。前者包括米尔顿·弗里德曼和已故的乔治·斯蒂格勒。他们不赞同政府干预,确信政府不加干预的市场是实现经济效率的途径。后者主张政府干预,怀疑放任自流的市场会在经济上产生有效率的结果。斯蒂格利茨是主张政府干预的,他认为“政府在促进竞争和限制滥用市场势力方面发挥着积极的作用”。(同上,第359页)他提出了“滥用市场势力”的问题,强调政府要对之进行限制。他讲的“自由市场经济学家”,就是当前世界范围内受到批判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

    萨缪尔森的《经济学》教材,既正面论述了市场经济配置资源的效率性,又揭示了它的诸多负面效用,并主张:“政府应进行干预,以增进市场经济的功能和公平。”它特别指出,市场经济会带来收入分配不公平,产生贫富分化,即使在具备完全竞争的理想条件下的市场经济中,也“没有理由认为,在自由放任条件下,收入能被公平地加以分配。结果将是,收入和财富上存在着巨大的不平等,而这种不平等会长期在一代代人中留下去”。它还进一步指出:“在市场经济中,财富分配不平等远远大于收入分配的不平等。”([美] 保罗·萨缪尔森:《经济学》第14版第544、657页,北京经济学院出版社1996年)萨缪尔森还通过对看不见的手学说的实效考察,提出不要迷恋市场经济的美妙,“在这个时候来讨论市场失灵的情况,是为了将我们对市场的热情稍稍降温,对看不见的手有所了解之后,我们一定不要过分迷恋于市场机制的美妙——认为它本身完美无缺,和谐一致,非人力所能望其项背”。“看不见的手有时会引导经济走上错误的道路。”([美] 保罗·萨缪尔森:《经济学》第12版第78页,中国发展出版社1992年)

    二

    从西方经济学家关于发展市场经济、优化资源配置的重要论著来看,有几个值得关注的点:

    其一,他们讲市场经济,就是讲由市场配置资源和怎样配置。就是要说明生产什么、生产多少、为谁生产、怎样生产都由市场引导。讲资源由市场配置,不言而喻,就是指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无论萨缪尔森的《经济学》,还是斯蒂格利茨的《经济学》或其他西方学者的经济学论著,都没有讲,在市场经济中,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是“基础性”作用,还是“决定性”作用。

    其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市场经济已实行几百年,是成熟的市场经济,但从西方权威性的经济学教材和词典中,更多看到的是对市场经济正反两方面效用的总结性阐述,而且讲正面效用比较简略,讲市场失灵、讲负面效用则具体而突出。我们在讨论和宣传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往往是突出其正面的效用(这是必要的),甚至西方经济学作为负面效用论述的事实,我国一些媒体竟作为正面效用加以宣传。例如,在前面所引的西方权威经济学教材中,明确指出,市场经济会导致分配不公、贫富分化,这完全符合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几百年的事实;法国学者皮凯蒂新出版的《21世纪资本论》一书,热销西方国家,也引起我国学界关注,它用统计数字分析和阐述了西方资本主义发展几百年中贫富分化的历史事实。而我国有的媒体却刊发论文,主张通过发展市场经济、实行市场化分配,来缩小贫富分化。

    其三,西方权威经济学著作,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市场万能论,会具体论述政府在发展市场经济中的重要作用。而我国竟有人用新自由主义观点来解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精神,认为提市场“决定”资源配置就是他们所主张的市场决定一切,应削弱和排斥政府的作用。其实,如前所论,讲“市场配置资源”,实际内涵就是由市场决定资源配置。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明确指出,“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这一规律,既适用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也适用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既然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我国已经建立了市场经济,这一规律就必然发生作用。正如习近平同志所述:“关于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是这次全会决定提出的一个重大理论观点”。

    

    我们需要思考这样一些问题:为什么西方经济学论著对市场经济作用的阐述和宣传,比我国更平易和平实?我国的有关讨论和争论为什么那么热烈和激烈?意见分歧又那么多、那么大?其实,这有客观的原因。

    资本主义在其全部产生与发展的历史中,始终在市场经济中求生存、求发展,后来建立了成熟的市场经济。资本主义国家是先有市场经济实践,后有市场经济概念和理论。从现有资料看,直到20世纪初,才有市场经济概念出现。因此,西方国家的人们是先有市场经济的感性认识,后有市场经济的理性认识。长期生活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中的人们,大都具有对市场经济充分的感性认知,他们能熟知市场经济的实践内容。正是由于西方学者是在长期市场经济实践的基础上,归纳出有关概念和理论的,因而他们深知市场经济的长处和短处,正面效用和负面效用,并逐渐认识到政府在发展市场经济中的重要作用。从亚当·斯密时期政府只做守夜人的自由市场经济,到20世纪30年代大危机后的凯恩斯国家干预理论和罗斯福新政,再到借鉴社会主义国家的计划举措,制定和实行经济计划(二战后,日、法等许多国家实行经济计划,西德搞社会市场经济),将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结合和统一起来,用看得见的手引导看不见的手,促进了资本主义战后的创新发展。因此,西方经济学家在写给西方读者的教材和论著中,不需要对市场经济的内涵和怎样搞市场经济做过多的描述。

    我国是由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无论政界、学界和实际经济工作者,都对什么是市场经济和怎样搞市场经济很不熟悉,需从头学起,需要向西方学习,学习其市场经济的概念和理论。我们是先获取市场经济的理性认识,后在实践中获取感性认识的。可以看出:我国转向市场经济,是缺乏理论准备和实践经验的,需要在实践中摸索着前进,在理论上探索着发展。尽管中央有明确的指导思想,但不同的人会各自按照自己的理论偏好和价值取向,汲取西方不同历史时期的市场经济理论观点,有的主张市场经济只能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不认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有的主张亚当·斯密时期的自由市场经济,政府不要干预;有的赞同新自由主义的观点,推行全面私有化、自由化、市场化。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大都认同和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方向,反对新自由主义的观点。这就呈现出中国学界在市场经济理论认识上远多于西方的分歧和争论。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责任编辑:吴 强

 
标 签:
  • 市场经济,市场配置资源,中国学界,西方学界
( 网站编辑:董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