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在侵华战争中对中国文化的肆意破坏

    日本在侵华战争期间,无视国际战争法规,在制造血腥屠杀暴行的同时,公然以轰炸、纵火、劫掠等暴虐手段,肆意摧残和毁灭中国文化,掠夺文物与典籍,造成难以挽回的巨大损失。

  1、各类学校遭受严重破坏

  1937年7月前,中国计有专科以上学校108所,集中在少数几个大城市和东南沿海沿江地区。日军的狂轰滥炸和掠夺,使中国的高等院校遭受极大摧残,如南开大学被炸成废墟。华北、华中、华南的部分大中学校被迫内迁。1937年至1939年,内迁高校达69所。有的高等院校如浙江大学、同济大学等,在战火中迁校达六七次之多。

  沦陷区的高等院校多被日军占据或破坏。1938年8月底,中国91所专科以上学校遭受破坏,其中25所被迫停办;因战争失业的高等院校教职工达2000多人;失学者几乎占了学生总数的一半。清华大学、北洋大学、中央大学、武汉大学等校舍,成为侵华日军的兵营或医院。

  中等教育方面,至1937年年底,中国有1368所中学被迫关闭,约24万人失学或流亡内地。至1938年底,内迁的中等学校有203所。沦陷区的中等教育急剧萎缩,如南京在1936年有中学46所,学生2.4万余人;而到1945年日本投降时仅有中学15所,学生不足6000人。

  初等教育方面,战前全国有小学32万余所,在校学生1836万人。至1938年10月,有近13万所学校关闭,25.7万教师被迫失业,643.8万人失学。战后,国民政府教育部的调查显示,沦陷区16省及北平、南京、上海、天津、青岛5市,原有中等学校2676所,损毁1867所;原有小学206704所,损毁11863所。

  1946年6月,国民政府教育部第5次统计汇编全国学校及社会教育机关战时财产损失,折合美金2374435793元。该统计尚不包括东北、港台地区和中共解放区的损失。

  2、图书典籍蒙受巨大损失

  在1932年一·二八事变中,淞沪地区16所高校遭受破坏,其中12所高校的图书资料全部或部分遭到破坏。商务印书馆附设的东方图书馆被日军焚毁图书46.3万余册。1937年淞沪抗战爆发后,上海原有100余所公共图书馆被劫掠和焚烧的图书达29万余册。北平被劫掠、焚烧的公私图书达58.6万余册。其中,北平故宫博物院太庙图书分馆曾被日本宪兵两次搜查,1939年3月被日本宪兵搬走杂志6551册。清华大学损失图书18万余册。北平师范大学图书馆损失图书3.2万册。私立民国大学图书馆馆藏中外书籍(内含珍贵版本图书)5.9万多册,被日伪掠夺而去。

  南京是图书损失的重灾区。金陵大学图书馆损失中文图书7万余册。中央大学图书馆战前藏书约40万册,战后仅剩18万册。江苏省立国学图书馆“文物之损失计藏书约7万册,印行秘籍约9万册”。设于夫子庙的南京市立图书馆,连同大成殿毁于战火,图书、杂志20余万册尽毁。

  南开大学图书馆被日机炸毁,损失图书近10万册(战后,从日本京都大学追回被劫图书10566册)。私立齐鲁大学被日军焚烧的图书计12万余册。山东省立图书馆损失图书23.2万册,存量不及战前藏量的4%。浙江省立图书馆损失图书、杂志约10万册,国学书局版片10万余片。浙江大学损失图书约3.2万册。安徽省立图书馆原有图书10万余册,战时分藏桐城、立煌(今金寨)等地,悉遭日军焚毁。国立中山大学图书馆馆藏35万余册图书,因战事转移时被日军掠劫图书、杂志20多万册。广东省损失公共图书62.4万册、私藏图书1.3万册。远在西北的兰州图书馆,1939年也遭日机轰炸,损失图书、期刊3万余册。

  侵华日军还设立专门机构专事掠夺中国珍贵图书典籍。如1937年12月成立的“华中占领地区图书文献接收委员会”,其任务就是劫夺上海、南京、杭州等地的珍贵图书。自1938年1月下旬起,日军文化特务对南京70多处藏书地进行调查,部分善本被劫运日本。国民政府中央图书馆存在香港冯平山图书馆的善本3.5万余册,被劫藏于东京帝国图书馆及伊势原等处。

  战前,中国图书馆计有1848所,因遭日军侵略摧残,1943年统计时仅为940所,约为战前的50.86%。据1946年1月国民政府教育部的不完全统计,全国抗战的8年间,全国图书损失为:公藏图书225.3万余册,另5360种411箱4.4万余部;私藏图书48.8万余册,另1.8万余种168箱1215部。实际损失数远不止于此。日本侵华战争造成中国图书馆的破坏和图书损失,严重影响了中国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

  3、文物古迹惨遭掠夺损毁

  侵华战争期间,日本一些以“考古”为幌子的学会、学者,紧随日军的侵略步伐,对中国各地墓葬、遗址进行劫掠式考古调查与发掘,然后把珍贵文物劫掠回国。日本东亚考古学会等先后发掘貔子窝先史遗址、汉代牧羊城址、营城子汉墓、辽代遗址、渤海上京龙泉府的宫殿遗址、北大古城址、珲春八连城宫殿址;在华北、华中,发掘了邯郸赵王城遗址、齐国故城遗址及滕、薛二国故城遗址,曲阜汉鲁灵光殿遗址,商都殷墟遗址等。1938年5月,松本信广等人在杭州、南京、信阳等地发掘,并将所得文物劫藏于日本庆应大学。

  中国古建筑因轰炸、焚烧而遭受空前的劫难。堪称世界第一的南京砖石城墙,中华门城堡箭楼、光华门城墙、中华门城墙大部分被炸毁。1937年12月,日军在镇江焦山古寺放火,碧山庵、松寥阁、水晶庵被付之一炬,定慧寺被烧毁古建筑119间。南京夫子庙的棂星门、大成殿与所有配殿、楼阁悉遭破坏,南郊的牛首山古寺庙被炸毁,秦淮河一带大片明清民居沦为废墟。1938年8月,有1200余年历史的北平云居寺,也因日机轰炸而被夷为平地。

  日军盘踞山西期间,方山、襄垣、汾阳3县有279处颇具价值的古代建筑被烧毁。山西沁县被日军毁坏的古代寺庙庵观,就有北魏时期的乔村永泰寺、开村普兴寺,唐代的南景圆通寺、仁胜广济寺,宋代的乌苏大明寺,元代的端村永庆寺,明代的烟立福兴寺、北漳石佛寺等36处。内蒙古召庙王爱召,气势恢宏,有庙亭259间、正殿49间,两旁建有钟鼓楼,内供奉伊克昭盟七族祖先的13座塔坟,全部采用银质建造并镀金裱。1941年2月9日,日军闯入其中洗劫3天,把嵌有金银的佛像、马鞍、弓箭、壁挂及珍贵经卷等抢劫一空后,将该寺焚毁殆尽。

  1938年4月,日机轰炸长沙,创建于宋太祖开宝九年(976年)的岳麓书院被毁。1940年,日军为修建兵营,拆毁湖北荆沙地区20余处名胜古迹。为修建飞机场,拆毁了具有1500余年历史的荆州承天寺。

  日军对寺庙、碑塔、庐墓的破坏,以山西、山东、河南为最烈,可谓无庙不毁。高密的晏子像、菏泽的僧格林沁像、郯城的孝昌碑和郯子墓、沂水的古塔、安阳的玄庙观和南阳的诸葛庐等所有的古物、古迹和建筑,先后被毁。

  中国的博物馆也遭受严重损毁。战前,全国较有影响的博物馆有37家,到1944年仅存18家,较战前减少一半以上。其他如附设于学校或图书馆中的博物馆则有3/4被毁。中央博物院筹备处存于北平,由王振铎保管的书籍、拓本、字画及器物共88件,在北平沦陷后被劫。“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在转运中失踪,成为世界科学史上的重大损失。

  1946年,国民政府教育部编制的《中国战时文物损失数量及估价总目》,收录17个省(东北除外)的图书、文物、字画、碑帖、古迹、古建筑等损失,计360余万件又1870箱,古迹741处。

  日本侵略者对中国文化的破坏、对典籍古物的毁坏和劫夺,给中国造成了亘古未有的巨大灾难和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

  (本文选编自人民出版社2015年5月出版的《中国抗日战争史简明读本》)

责任编辑:李艳玲

 

 
标 签:
( 网站编辑:张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