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民主”概念陷阱

    民主,是人类共有的政治文明成果,也是当今时代最时髦光鲜的政治概念!但是,西方尤其是美国为向全世界推广兜售其民主理论和民主制度,将民主变成“鲜花”掩映下危险的概念陷阱:将“普世价值”、“民主价值”、“西方民主价值”、“西方民主制度”、“美国民主制度”、“投票选举程序”、“普适制度”划等号,诱导人们以西方标准检视、否定本国民主理论及实践。反对西方标准的民主就被认为是“反民主”,不同于西方主流民主理论就被认为是“异端邪说”,不实行西式的民主制度就被认为是“独裁专制”。

    在此背景下,民主问题已成为中西方意识形态斗争的前沿阵地,成为西方西化、分化、弱化、丑化中国的重要武器。打赢民主话语权争夺战,有利于维护我良好国家形象,有利于维护我意识形态安全和国内政治稳定。对民主概念进行正本清源,厘清其内涵和外延,清除西方在“战线”上布下的“陷阱”,是我们与西方争夺民主话语权的基础。

    一、民主指什么?

    民主是一个分层的概念,人们常在不同层面谈论民主,以致逻辑混乱,跌落“陷阱”。因此,搞清楚民主的概念内涵尤其必要,全部问题在于确定民主的真正含义。许多专家学者也力图分层次分析民主概念,但尚不够透彻明晰,笔者尝试从以下五个层面来解析民主概念内涵。

    从民主价值追求层面来说,民主就是主权在民,一切权力来自人民、为了人民,人民对涉及自己的公共事务自己作主。古希腊语“民主”一词的意思就是“人民的统治”,人民自己统治自己。法国哲学家卢梭等提出,民主的真谛在人民主权,国家主权属于全体人民。从这个层面来说,民主具有突出的正义性,是现代政治权力的重要合法性来源,推动了人类政治文明的发展。当然,对民主的追求不能停留在理念上,而要以务实的态度探索实践民主理想。

    从民主政治安排层面来说,民主就是政治,即确定哪个阶级主导权力运作的政治安排。从这个角度,民主可分为资本主义民主和社会主义民主。前者以资本主义私有制为基础,资本家为自身利益主导国家和地方决策,本质上是“私人资本的寡头政治”,是“富人有、富人治和富人享的民主”。社会主义民主以公有制和按劳分配制度为基础,人们不分出身、性别、种族尤其是经济实力,平等参加国家和社会事务的管理和决策,实行最广泛的人民民主。

    从民主制度设计层面来说,民主是一种政体选择,即人们设计怎样的制度、方法来实现民主价值和民主政治安排,民主选举、民主协商等都属这个层面的概念。制度层面的民主具有工具性、手段性,需基于各国自身的历史、文化、宗教、政治传统、现实国情及自然地理条件,不能绝对化、神圣化某一种民主政治制度。

    从民主权利保障层面来说,民主指人民的民主政治权利。人民当家作主体现在所享有的民主权利,也只有人民有权才能保障当家作主。民主政治权利包括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即依法对国家和社会事务进行民主决策、管理、监督的权利。看待人民的民主权利不能特指是否有直接选举执政者的权利,而要看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是否有持续参与的权利,以及是否享有实实在在的民主权利果实。

    从民主观念素养层面来说,民主指行为主体的一种观念意识、能力素质、方法作风。比如,民主指参与意识,人们寻求参与涉及自身和公共利益决策的自觉;比如,民主指一种理性、包容精神,人们相互尊重、平等协商、包容妥协,依法依规、理智平和表达诉求、争取利益的精神、素质;比如,民主指开明作风,表明某行为主体在决策中广泛吸纳各方意见,不搞一言堂。民主观念素养与民主政治进程相伴随,既是实现民主的要求又是民主实现的表现。

    二、民主概念陷阱何在?

    如上所述,民主是分层次的概念。但一些西方理论家、政治家及国内某些“崇欧媚美”的所谓“公知”,却借此玩文字游戏,或偷换概念,或循环论证,或缩小内涵,或扩大外延,引诱人们落入“民主”概念陷阱。

    陷阱一:将民主价值追求矮化为民主选举程序,不搞“一人一票”竞选就是“不民主”。作为一种价值追求的民主理想,是现代政治文明的重要体现。但西方制度实践与民主理想之间有着巨大差距,如何填满鸿沟?靠西方理论家“舞文弄墨”!熊彼特、亨廷顿、达尔等决定提出“另一种民主理论”,将民主价值转换为“一种政治方法”,即“舍弃民治,代之以由人民批准的治理”,人们如何批准?“把选举作出政治决定的人作为最初目标,即人民的任务是产生政府”,“民主的精髓是最高决策者通过普选产生”。就这样,人民当家作主的价值理想就与作为一种程序的投票选举划上约等号。从实际操作来说,将选举作为实现民主的一种方式具有重要意义。但是,西方理论家、政治家们有意模糊民主价值与西方实践之间的区别,并借民主价值的“普世”光环向全世界推广西式民主制度,以选举与否评判他国政治文明程度,显然是别有用心。

    陷阱二:将西方民主原理神化为绝对的、普世的民主价值,不同于西方的民主观就被当作“异端邪说”。上世纪中叶以来尤其是冷战结束后,西式民主被包装成“神话”、“绝对的善”,能带来经济发展、政治稳定、有效治理、社会和谐、公平正义、世界和平,能反腐败、能保人权,能“满足人类获得认可的根本精神需求”。世间一切美好,皆因民主而生。然而,西方社会并非完美的“天国”,西式民主在实践中也并不完美,甚至问题重重、表现糟糕。对此,福山等狡辩,是因为西式民主实行得不到位、不彻底,“并非原理本身的缺陷”,西式民主完全可以自我发展、自我完善。至此,西式民主终于“羽化成仙”,成为一种政治宗教,变成先验的、完满的、绝对的理念,不容怀疑、不用思考,只需相信、只需实践。并且,只有西式民主“不存在根本性矛盾”,人类其他政体均具有严重缺陷及不合理的特征从而导致其衰落,西方民主之“善”必将战胜其他政治制度之“恶”,人类终将统一于西式民主全球化的“历史终点”,这完全是强词夺理的腔调。

    陷阱三:将美式民主制度幻化为“普适”制度模式,与西方政治制度不同就是“专制独裁”。作为制度层面的民主,是民主理念、民主政治安排与一国具体国情相结合的产物,具有特殊性和多样性,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政治制度。同一颗果树上尚无法长出同样的果实,广阔的世界上自然没有所谓“普适”的民主制度。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故意混淆民主价值的一般性与一国民主制度的特殊性之间的区别,通过大众传播、学术交流、隐秘渗透、军事干涉等,给西方尤其是美式民主制度抹上“普遍性”的“圣油”,并向全世界大肆推广。美国的民主实践具有重要意义,但其核心内容代议制、普选制、多党制,在理论上、实践上均存在颇多问题,难称“普适的”甚至“最不坏的”制度。但是美国等将自身制度作为民主的标准和化身,与之不同便被称作“专制”,似乎只有白马是马,黄马、黑马必须被染成白色方能称之为马,典型的强盗逻辑。

    陷阱四:将民主概念泛化为包含自由、平等、人权、法治等的政治文明理念,与西方理解不同就是“假民主”。西方理论家们为使民主担起“普世价值”的重任,极力扩大民主的概念内涵。一方面,将自由、平等、人权、法治等裹挟入民主内涵之中,并且只能是西方标准的理解,强行捆绑销售。否则,自由、平等、人权、法治均不真实,自然无法实现真正的民主。另一方面,把西式民主说成是自由、平等、人权、法治能否实现的条件。否则,自由面临威胁,平等只是空谈,人权无法保障,法治无法实施。实际上,自由、平等、人权、法治等与民主尤其是西式选举民主本质上不存在包含与被包含关系,其存在也不互为条件,尤其是自由、平等、人权、法治等既不由选举民主产生,也不由选举民主维持,更不是西式民主的内涵。将西式自由、平等、人权、法治等与西式民主捆绑,不过是要用双重标准否定他国的民主政治实践,可谓“横蛮霸道”。

    为何会出现这些概念陷阱?有西方有意无意的推动,也有国内某些所谓“公知”的吆喝。从西方来看,有观念意识方面的原因,比如西方有关历史发展的线性思维和一元思想,以掌握真理的“救世主”自居,以意识形态旧眼光和冷战思维看待民主问题,坚持要以西方民主“化”世界,从而被自负遮蔽了双眼。但根本原因在于,这些概念陷阱有助于西式民主的推广,而西式民主的普及对他们最为有利,亚当·斯密就认为西式民主共和“更有利于资本的统治”。西方以民主为资本开路,力图建立确保其“独家处在社会生物链最高端”的国际秩序,维护西方国家对世界的统治,让后来者、跟随者只能在后面仰西方鼻息、为其所用。在西方的推动下,国内某些所谓“公知”、西方民主信徒、似懂非懂者,为西式民主鼓呼呐喊,故意美化西方、神化民主,引诱人们跌入“鲜花”掩映的西方“民主”概念陷阱。

    三、如何避开西方“民主”概念陷阱?

    中西方的斗争和竞争是长期的,意识形态领域是没有硝烟的重要战场,而民主问题则是双方交锋的前沿阵线。西方潜心挖掘“民主”概念陷阱,使用“民主”大炮轮番轰炸,极力推销推广西式民主价值理念和制度模式。我们务必保持高度警惕,进行有力回击。

    一是加强理论辨析,指明“民主”概念陷阱所在。人们缘何会跌落陷阱?因为西方的理论“包装”、舆论“轰炸”,以及人们对民主概念理解片面、逻辑混乱。因此,要加强理论辨析,厘清民主概念,避免以西方概念逻辑简单套用、检视中国实践。要区分民主本质内涵和民主制度实践、区分民主价值追求和民主选举程序,区分社会主义民主和资本主义民主、区分中国民主和西方民主。要讲清楚民主是具体的、历史的、发展的,没有所谓超越时空的“普世价值”和“普适制度”;讲清楚西方民主价值观不等于民主,西方民主制度、美国民主制度不等于民主,投票选举制度更不等于民主。要在学术研究、课堂讲授、书籍出版、新闻报道、网上传播过程中,充分宣传这些观点,滴水穿石、久久为功,引导跌落陷阱的跳出陷阱、逡巡在陷阱边的警惕陷阱、远处张望的远离陷阱。

    二是加强舆论引导,揭批西方民主的虚伪本质。人们缘何会跌落陷阱?因为迷信西方,认为外国的月亮更大更圆。因此,要持续深入揭露西方民主的虚伪本质,破除西方民主“神话”。指出历史上的西方民主不过是西方人、男性白人作主,美国黑人享有白人一样的民权只比我国改革开放早10余年,托克维尔、密尔等西方主流自由民主理论家更是帝国主义扩张政策的坚定支持者。指出现在的西方民主实践已“腐败变质”,民主变“选主”、选举变“钱举”、选贤变“选秀”、制衡变“拆台”,民主选举“游戏化”、民主运作“资本化”、民主决策“短视化”、民主治理“低效化”。指出西方尤其是美国借推广民主谋求自身利益的不良居心,指出西方民主在亚非拉的失效及在中东等地带来的混乱后果,让国内外清楚认识西式民主的本来面目。

    三是加强经验总结,增强中国民主理论及制度自信。人们缘何会跌落陷阱?根本原因在于不自信,才会迷信西方理论、因循西方话语体系和概念逻辑。因此,增强人们的制度自信、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价值观自信,才是治本之策。要推动智库机构、专家学者等,加强对中国民主经验的总结提炼和理论概括,立足中国实践升华中国理论,传承但更要创新话语体系,提出站得住、立得稳、说得服、传得开、叫得响的中国民主理论。要理直气壮、大张旗鼓宣传阐释中国民主理念及实践成就,强调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走出了一条符合中国实际、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道路,我们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要坚定自信走下去。要善借外人之口说中国民主,“论美国民主”的是法国人,我们也要推动国外理论家、政治家客观看待、正确认识中国的民主;要善将民主实践进行故事化表达,有人讲美国“民主的细节”,我们也要讲好中国民主的故事。总之,要讲出中国民主的理论深度、讲出中国故事的情感温度,真正打动人、感染人、说服人、影响人。

    责任编辑:李振通

 
标 签:
  • 民主,概念陷阱,西方“民主”
( 网站编辑:董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