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在延安时期建设了“一个好的政治生态”

    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通过明确“走历史必由之路”这个坚定不移和科学正确的政治方向,培育“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的理论勇气和政治勇气,塑造“眼睛向下”、“不尚空谈”的实干作风,发扬“保卫祖国”、“解放人民”的担当精神,坚持“共产党员犯法从严治罪”的先进理念,把政治生态建设成为了党史上的一个标杆。曾于1946年9月去延安采访的美国记者斯蒂尔就曾发出感慨:“不到延安实在不能深触到中国问题的内脏;到了延安使我对中国问题的认识深化了。”“我体味到共产党常常说的‘为人民服务’,在延安所亲见的各种具体事实,我认为这是货真价实的。”“我要是在延安住上十一天,那我一定也将变成为一个共产主义者!”

    2014年6月,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十六次集体学习时,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加强党的建设,必须营造一个良好从政环境,也就是要有一个好的政治生态。”如何在新形势下建设“一个好的政治生态”,有必要探寻并借鉴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政治生态建设的路径与方式方法。

    一、延安时期党的政治生态建设

    延安时期党内政治生态环境的培育,无疑是具有特色而且卓有成效的。

    中国共产党明确了“走历史必由之路”这个坚定不移和科学正确的政治方向。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人总结经验与教训,对新民主主义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之间的关系有了更加深刻和科学的认识。1939年5月,毛泽东同志就自信地提出:“若问一个共产主义者为什么要首先为了实现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社会制度而斗争,然后再去实现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那答复是:走历史必由之路。”这是中国共产党人坚定不移的政治方向,正如毛泽东同志在《愚公移山》中所讲的,对于帝国主义与封建主义两座大山,“中国共产党早就下了决心,要挖掉这两座山。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要不断地工作,我们也会感动上帝的”。“走历史必由之路”,在今天看来,就是坚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不动摇,就是要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如果不坚持这种政治方向和理想信念,我们就会在精神上“缺钙”,患软骨症。

    中国共产党培育了“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的理论勇气和政治勇气。1945年,党的七大在延安召开,会场两侧悬挂着六个插着鲜红党旗的旗座,每个旗座上都写着“坚持真理,修正错误”。毛泽东同志对这八个大字的解释是:“共产党人必须随时准备坚持真理,因为任何真理都是符合于人民利益的;共产党人必须随时准备修正错误,因为任何错误都是不符合于人民利益的。”这八个大字把党的群众观点与工作方法和领导方法紧密结合起来,成为延安时期党的事业“转危为安、转败为胜”的根本动因和凝聚民心的力量源泉。2013年至2014年,全党范围内进行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就是要党员领导干部力戒作秀、力戒教条主义,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以为人民服务为“道”,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路”,以党的群众路线为“生命线”,“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真正做到毛泽东同志在《为人民服务》中所提到的“我们如果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行。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你说的办法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照你的办。”

    中国共产党塑造了“眼睛向下”、“不尚空谈”的实干作风。1941年3月,毛泽东同志在给《农村调查》写的序中强调,共产党人不仅仅要“昂首望天”,还要“眼睛向下”,要给人民群众“当学生”,同时“必须恭谨勤劳和采取同志态度”,否则一辈子不会真正懂得中国的事情。1941年底,当被请示中央党校的校训是什么时,毛泽东同志回答:应是“实事求是,不尚空谈”。1942年3月8日,毛泽东同志特意给《解放日报》写下了“深入群众,不尚空谈”的题词。1945年毛泽东同志在“七大”纪念册上又题了“实事求是,力戒空谈”八个大字。在“不尚空谈”、“力戒空谈”的基本准则指引下,延安时期共产党人“他们的态度是积极的,在他们的思想中、行动中,没有丝毫消极态度。他们完全不怕困难,他们像生龙活虎一般能够征服一切困难”,去创造性、负责任地开展工作,完成任务。时光荏苒,白驹过隙,“眼睛向下”、“不尚空谈”的实干作风依然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一项基本要求,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关键在于落实”,一再重申“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中国共产党发扬了“保卫祖国”、“解放人民”的担当精神。党中央在延安13年,中国共产党以满腔热血和无限英勇担当起了“保卫祖国”和“解放人民”的历史重任。这种担当精神,有着为民族、为国家、为人民奉献鲜血乃至生命的斗争,有着不计前嫌与国民党携手抗战的大局观,也有着“在世界上最小的司令部里指挥了最大的战争”的豪迈。1943年5月8日,公布的《陕甘宁边区政务人员公约》规定,政务人员“要忠实于自己的职责,勇敢任事,切实负责,有自动性,有创造性,有计划性。不避难就易,不避重就轻。不要指定做才做,不指定就不做”,这是中国共产党人对历史使命与责任勇于担当的最生动、最鲜活的表现。正是有了这种担当精神,中国共产党才成为历史和人民的选择。时过境迁,担当精神依然是共产党人应该具备的精神品质。习近平总书记就强调指出:“是否具有担当精神,是否能够忠诚履责、尽心尽责、勇于担责,是检验每一个领导干部身上是否真正体现了共产党人先进性和纯洁性的重要方面。”

    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了“共产党员犯法从严治罪”的理念。从枪毙因恋爱不成枪杀恋人的黄克功,到严惩贪污的肖玉璧,都生动地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从严治党以及在边区依法执政的理念。1937年10月10日,毛泽东在致边区高等法院院长雷经天的信中强调指出:“正因为黄克功不同于一个普通人,正因为他是一个多年的共产党员,是一个多年的红军,所以不能不这样办。共产党与红军,对于自己的党员与红军成员不能不执行比较一般平民更加严格的纪律。”1941年5月,《陕甘宁边区施政纲领》规定:“厉行廉洁政治,严惩公务人员之贪污行为,禁止任何公务人员假公济私之行为,共产党员有犯法者从重治罪。”《陕甘宁边区政务人员公约》也明确要求,政务人员要“公正廉洁,奉公守法”,“这是我们政务人员应有的品格,要在品行道德上成为模范,为民表率。要知法守法,不滥用职权,不假公济私,不耍私情,不贪污,不受贿,不赌博,不腐化,不堕落”。这些规定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理念。当前,历史方位的变化,对党的执政能力有了更严峻的考验,对其先进性、纯洁性有了更高的要求,但毫无疑问从严治党仍是首要任务和基础性工作。

    二、延安时期政治生态在新中国的历史上成为一个标杆

    政治生态是一个时期政治生活现状以及政治发展环境的集中反映,是党风、政风、社会风气的综合体现,其核心是领导干部的党性、觉悟和作风问题。建设“一个好的政治生态”,是中国共产党长期致力的一个奋斗目标,是关系党能否制定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和策略,能否应对各种复杂局面的关键。

    1957年,在全面开始探索走中国自己的道路之初,毛泽东同志就提出在全党“造成一个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政治局面”。这无疑就是“一个好的政治生态”的具体标准。毛泽东同志还指出:要形成那样一种政治局面,“以利于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较易于克服困难,较快地建设我国的现代工业和现代农业,党和国家较为巩固,较为能够经受风险”。这就阐明了建设“一个好的政治生态”的意义和作用。1980年11月,陈云在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中央主要领导人事变动时发言指出:揪出“四人帮”,是华国锋对党的一个很大贡献;但是,揪出“四人帮”以后,我们党没有能够实现心情舒畅、生动活泼这样的局面,使人“大失所望”。可见,“心情舒畅、生动活泼”这样好的政治生态是这个时期党的建设急需的,是历史所向、人心所向。

    毛泽东等领导人所强调的理想的政治生态,既是对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人曾经建设、拥有的并在建国后得以延续的政治生态的重申,也是对这种政治生态可以继续发展的希冀。1977年7月21日,刚刚在党的十届三中全会上恢复职务的邓小平同志就曾指出:“回想一下,正是根据毛泽东同志的建党学说,才建立了这样一个好的党。从延安整风以后,无论前方后方的人,真是生气勃勃,生动活泼,心情舒畅,团结一致。毛泽东同志建立的这个党,既能够充分发扬民主,充分发挥下面遵守纪律的自觉性,又能够在这样的基础上建立高度的集中。毛主席、党中央的命令、号召,谁不听哪!谁不是自觉地听哪!没有这样的党的风气,我们能够战胜比我们强得多的敌人吗?我们能够在建国以后,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吗?”这是对延安时期党的政治生态标杆地位的高度肯定与赞扬。

    三、延安时期党的政治生态建设的经验与启示

    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针对落后中国存在的严酷环境与党内存在的错误认识,从理论和实践上不断创新,走出了一条截然不同于旧社会、旧政党的政治生态建设道路,使其顺利完成了“建设一个全国范围的、广大群众性的、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完全巩固的布尔什维克化的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工程”,实现了由弱变强、转败为胜的伟大转变,由重重困境到辉煌胜利的伟大突围。正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培育了这样的好的政治生态,延安时期出现了毛泽东讲的“十个没有”的干部新作风和社会新气象,即:没有贪官污吏,没有土豪劣绅,没有赌博,没有娼妓,没有小老婆,没有叫化子,没有结党营私之徒,没有萎靡不振之气,没有人吃磨擦饭,没有人发国难财;也才有了朱总司令说的“只见公仆不见官”的社会新风尚。这样,才有了边区群众对中国共产党局部执政的真诚拥护、真心追随;才有了中国共产党在延安时期干成了看似难以干成的伟业。

    今天,党的历史方位发生了重大变化,党面临的问题和挑战、从事的工作、担负的使命更为复杂,建设“一个好的政治生态”,对延安时期的经验要创造性地学习与借鉴,而不能简单地复制与模仿,这就需要我们对延安时期的政治生态有一个更为深刻的审视与解读。

    一是政治生态的建设是一项系统的复杂的工程。延安时期,毛泽东把党的建设比作一件“伟大的工程”。事实上,政治生态建设也是一个错综复杂的、有着千头万绪但又是千丝万缕联系的工程。延安时期政治生态建设的路径,并不是孤立的、割裂开来的,而是有机联系起来的,是一个整体中几条贯通周体的奇经八脉。

    二是政治生态要让干部“仰望天空”与“眼睛向下”统一起来。“仰望天空”,就是讲领导干部要有着一种坚定的理想信念,过去是对革命胜利、社会主义建设成功的必胜信念,现在更为确切的是指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眼睛向下”,就是指党员领导干部眼睛里面有群众,能为群众的利益坚持真理,修正错误,脚踏实地,重在落实。只有“眼睛向下”而没有“仰望星空”,就会缺乏理想信念,就会缺钙,得“软骨病”,并最终陷入庸俗的事务主义中去;只有“仰望星空”,而没有“眼睛向下”,就会纸上谈兵,只能是空谈误国。

    三是政治生态要让干部把历史自信与实干精神结合起来。历史自信,主要是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历史的自信,对这一过程中的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尤其是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自信,和对建立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以及人类社会解放的理想信念的自信。历史自信的力量来自于理论的科学,来自于历史赋予无产阶级及其先进政党的历史使命。历史自信了,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才能成为现实,否则只能是水中月,镜中花。正是因为有了这种自信,党员干部才有了那么一股子革命的勇气和实践,才能在遭遇挫折之后,坚定光明在前、满怀必胜的信念,越挫越勇。

    (作者单位:延安大学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与文化资源研究中心)

    责任编辑:李艳玲 高天鼎

 
标 签:
( 网站编辑:王润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