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确把握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争夺的新形势

    近年来,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使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争夺呈现出许多新特点、新趋势。准确把握当下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争夺的新形势,对于维护马克思主义在我国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具有重要意义。

  一、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的关键节点

  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的生成,需要在互联网空间从话语主体开始,经过话语载体的传播,影响话语客体的认知、判断与评价,最终达到影响与控制网络舆论走向的效果。其中,话语主体的传播权、话语主题的设置权以及话语载体的使用权是三个至关重要的节点。

  1、话语主体传播权是前提

  今天,由互联网技术发展而导致的去中心化特征日益明显,人人在互联网上都拥有平等说话的权利,表面地实现了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的平权化。事实上,尽管普通个人在互联网空间都能享有相同的表达权,但由于享有的网络资源不同,因而在传播权上使得个人表达出来的“声音”往往十分微弱,并不能够形成对网络舆论的影响力和控制力。要生成完整的意识形态话语权,表达权与传播权都是权力链条中不可或缺的要素。互联网拓宽了话语表达的渠道,赋予了普通个体以平等的“说话”或“表达”权,在这样的情况下,话语主体享有的传播权就成为意识形态话语权生成的关键环节和前提。就此而论,话语权优势仍然掌握在拥有网络资源的大媒体手中。

  2、话语主题设置权是枢纽

  在互联网空间,抢先对事件和意见进行发布十分重要,进行发布的主体可以通过不同表述赋予事件不同意义,并将自身的意见和态度附着其上,影响人们对于事件的判断。2015年初,关于西方价值观在高校传播的讨论,就衍生出“禁止西方价值观进入课堂”等标题进行传播,并被设置为“全盘否定西方价值观”、“中国打算重搞闭关锁国”等完全曲解其本意的议题。在既已设置成的混淆视听的议程下,又衍生出“如何区分‘西方价值’和‘中国价值’”、“如何区分‘攻击诽谤党的领导、抹黑社会主义’和‘反思党曾经走过的弯路、揭露黑暗现实’”等继续诱导舆论向着错误方向发展的质问,并引发互联网舆论场上的尖锐争议。从中不难判断,拥有网络话语主题设置权,可以通过提供信息和安排意义来影响舆论,左右人们“想什么”、“怎样想”,是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实现的枢纽环节。

  3、话语载体使用权是根本

  互联网带来了话语运用的大众化时代,但是,在技术发展拓宽互联网话语渠道的表象下,掩盖的是技术统治和网络霸权导致的话语权的不平等和集中化。2013年的“棱镜门”事件,揭露出美国通过把持互联网渠道大谈特谈“互联网自由”的虚伪性。通过隶属于其商务部的ICANN公司,美国享有互联网域名地址的分配权和寻址系统的管理权,不仅能借此实施对其他国家网络系统的监控,而且能对流入互联网渠道的信息进行符合其利益和意志的二次加工,左右网络舆论走向。同时,美国的不少大型跨国互联网企业实现了在全球范围的市场垄断,例如微软、英特尔等产品,几乎每一个使用电脑接入互联网的用户都离不开对它们的依赖和使用,其所内嵌的价值观也不免对用户的思想观念造成影响。在把控互联网话语载体的情况下,美国无时无刻不实施着对中国的渗透,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在中国的互联网舆论场上总有许多声音“呲必中国、捧必美国”,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多次的网络舆论热点不免涉及“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的论争。

  二、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争夺的新特点

  当前,对于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的争夺,呈现出三个新特点、新趋势。

  1、从“阵地争夺”到“话题抢夺”

  在互联网普及应用的初期,新浪、搜狐、腾讯等大型互联网企业把持了主要的网络阵地,网络阵地的拥有者享有话语权优势地位。但随着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互联网、移动平台、大众媒体、社交网络等全方位集成,网络信息传播的开放性、交互性、实时性、整合性等全面增强。互联网对人们思想观念所造成的影响不再仅仅局限于通过掌握某一特定的阵地来实现,而更多的是通过争夺议程设置的优先权。在2015年5月2日发生的“徐纯合事件”中,由于事发后近两周庆安警方都没有将事件始末完整公布,导致“上访”、“警察枪杀百姓”、“老母幼女目睹一切”等概念先入为主地成为舆论主流,非主流意识形态和反主流意识形态趁势而起,利用事先“设置”好的“议程”不仅使当事警察遭到网络暴力的围攻,而且让当地政府与官员受到极大困扰,使舆论朝着“仇官”、“仇政府”的方向发展。尽管5月14日庆安警方公布的监控视频和调查结果使舆情出现了大的逆转,但仍然有不少人相信“枪杀访民”的谣言,对政府不满、人权拷问以及法律质疑的声音仍不时出现。类似如2014年发生的昆明火车站暴徒砍人事件、巴州轮台县爆炸袭击案件等,无一不显示“话题抢夺”已经成为左右舆论走向的关键因素,同时也成为争夺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的重要新特点。

  2、从“自在”状态到“自为”状态

  在话语渠道打开阀门之初,由于各种非主流意识形态纷繁复杂、泥沙俱下,人们容易感到疑惑与迷失,因而形成的思想观念及话语表达也极不稳定,主要呈现出自发性和非理性的特点。但经过多年的发展与沉淀,人们的思想观念逐渐由原先不自觉的“自在”状态转变为今天有意识的“自为”状态。值得高度警惕的是,某些非主流意识形态已经站到了主流意识形态的对立面,企图解构主流意识形态话语的正能量。近年来,对于诸如中国道路、国家政策,以及抗日战争史、中国革命史、领袖毛泽东、私有制与阶级、中国特色与“普世价值”等问题的争论从未停止,谣传“刘胡兰是小三”、“董存瑞炸碉堡是凭空捏造”、“雷锋典型系虚构”等各种抹黑英雄、虚无历史的现象此起彼伏,充分反映了互联网空间意识形态话语权斗争的严峻态势。

  3、从“完整叙事”到“碎片传播”

  当下的互联网传播突破了从前中心化传播一对多、点对面的单向模式,话语传播的交互性、分众化日益明显。在这样一个阶段,互联网上的信息呈现爆炸式增长,为使话语在更广泛的范围传播和产生影响,话语主体常常从完整叙事中抓取博人眼球的只言片语进行大肆渲染,解构和颠覆原有的内容和意义,使网络传播的内容趋于碎片化,“标题党”就是其中一个明显的表现形式。一些文章被部分网站恶意肢解成完全与原意不同的话题,“大V”、“公知”趁势而为、疯狂围剿,在互联网空间不断制造一些话题事件,影响社会舆论。前不久,北京大学原副校长梁柱所著的“怎样才能做到真正的历史清醒”一文,标题被篡改为“盲目追求真相不讲立场就是历史虚无主义”,一些网络“大V”不经核实随意转载或发表评论,极大地误导了舆论。可以说,对于“碎片传播”方式的把握,已经成为争夺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的一个新聚焦点和新特点。

  三、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争夺的着力点

  当下,要把握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根本还在于促进理论创新成果的传播,更好地回应和妥善解决我国发展中所面临的各种问题。同时,还应该把握与中国互联网发展一直相生相伴的“资本”和“技术”两大要素,针对新特点提出新路径。

  1、把握理论创新成果传播的一个根本

  面对我国在30多年改革开放进程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以及西方话语霸权在我国互联网领域渗透、泛滥等造成的挑战,要掌握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并赢得话语权优势,迫切需要使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创新理论成果广泛深入人心,以彻底的理论武装人民群众,使更多群众掌握在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中形成的理论成果和宝贵经验,不断深化干部群众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科学性和必然性的认识,并转化为实践的物质力量,为牢牢掌握意识形态话语权打下坚实基础。

  2、掌控资本与技术两个要素

  一是资本控制。在整个互联网兴起和发展的过程中,资本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重要因素。在中国互联网市场上,拥有强大资金支持的天涯、猫扑等网络论坛和社区,腾讯旗下的QQ、微信等即时通讯,百度、谷歌等搜索引擎,网易、新浪、搜狐等商业门户网站,几乎在所属的领域内垄断了互联网市场;同时,资本的扩张性使得互联网领域的一些跨国企业实现了在全球范围的市场垄断,例如微软、英特尔,使用电脑连入国际互联网的每一个用户都几乎离不开对于它们的依赖和使用。互联网传播的去中心化特征正由于大公司的垄断而丧失,取而代之的是由资本垄断所导致的话语垄断。因此,掌握在互联网领域的资本优势,争取对互联网企业的话语控制权,是争夺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的一个要素。

  二是技术统治。互联网的核心技术TCP/IP协议,自1978年被美国国防部确定以来,一直是互联网唯一的、首要的标准,事实上就是技术统治在一个方面的体现。当今世界,美国拥有互联网的关键资源,支撑世界互联网运转的13台根服务器中,美国始终控制着1台主根服务器和9台副根服务器,从技术角度来看,如果一国域名的后缀从根服务器中被删除或被封杀,那么该国的音讯便会从国际互联网中无法寻踪,而享有互联网域名地址分配权的ICANN公司明面上是私营机构,实际上是由美国商务部投资设立并隶属于商务部。因此,打破美国的技术统治,发展我们自己的核心技术,是争夺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的又一要素。

  3、铺就三条具体路径

  一是争得话语主体传播权。当前,实现话语方式的时代转换与创新势在必行。但话语方式的转换与创新不能无原则地进行,割裂与原有话语的“一脉相承”性只会引起人们思想的更加混乱和马克思主义话语权威的更加削弱。因此,应当在坚守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核心话语的前提下,对外在的表达方式方法创新,赋予其时代性和新的活力,使之符合时代潮流并引起广大群众的共鸣。

  二是抢夺话语主题设置权。一方面,应该通过对网络传播渠道方方面面的把握,发挥好全媒体平台的舆论整合功能,构建有利于主流意识形态传播的舆论环境。另一方面,主流媒体应该提高对新近发生事件的敏感程度和报道效率,第一时间抢占议程设置的主动权,通过巧妙地运用传播技巧,把主流意识形态转化为社会大众关心的公共议程;还可以通过培养意见领袖、网络宣传员等群体,支持主流媒体发声,从而实现对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生成的枢纽环节的牢牢把握。

  三是注重话语载体使用权。首先必须进行传播方式和手段的创新,注重占领话语阵地,实现对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生成的根本环节的更好把握。其次,对待话语权争夺的不同情况,应坚持统战与斗争相结合的原则。应该从融入群众所在的网络生态着手,关心群众所关心的话题、解答群众所疑惑的问题,贴近群众的日常生活、关注群众的实际诉求,将国家意志与个人意志更好地结合起来,使主流意识形态更具感召力和说服力。对待“异见分子”甚至敌对势力,应以马克思主义为核心的主流意识形态不断与之展开论辩、交锋,有力地回应质疑、驳斥错误、解答疑问,从而正本清源,进一步提高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的影响力、引导力和整合力。

  (本文为2014年度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中国梦”对青年大学生文化认同的引领研究[项目批准号:14BKS046]阶段性成果;北京市教工委宣教处课题:2014年北京高校意识形态信息分析与工作策略研究[项目批准号:JGWXJCZX2014010]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北京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北京市团市委青少年网络文化发展中心)

责任编辑:李艳玲

 

 
标 签:
( 网站编辑:张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