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国家如何通过文化产业传播核心价值观

  文化是价值观念的主要载体。一个国家发展文化产业,不仅可以带来可观的经济利益,还能在“润物细无声”中传播本国核心价值观和主流意识形态。多年来西方国家正是通过将其价值观念全面渗透到文化产业链中,使核心价值观与文化产品进行有机融合和高效传播,从而达到向其他国家推销其核心价值观的目的。

  以本国语言为载体在全球推广文化是西方国家传播价值观的重要策略。语言是文化的载体。西方国家搭载着经济全球化的快车,把本国语言推向世界,强化宣传了自身的核心价值观念。

  美国“隐形”的语言文化输出。美国之音广播电台(VOA)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新闻广播机构之一,制作的英语节目被誉为“一部活的教科书”,帮助全球各地的英语爱好者学习现代英语,在带领人们进入“原汁原味”美语世界的同时,浸染美式文化与价值理念。此外,为了更好地学习美式英语,青年学子反复观看那些贴近生活、简单易懂的好莱坞电影和美剧,如《阿甘正传》《老友记》等,在不知不觉中接受或亲近美国文化及其背后的价值观念。

  法国政府非常重视法语文化的对外输出。1975年开播的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每天用法语及19种外语向全球24小时播音。早在1883年,法国就建立了负责对外教学和推广、遍布全球的庞大法语教学网络“法语联盟”。现在法国已形成一个由164个使馆文化处、142个文化中心、96座法国学院和850个法语联盟构成的海外文化传播网络。这些机构每年举办艺术节、演出展览、论坛讲座等各类活动达5万余次,在促进法国文化产品出口、展示法国艺术成果、增进与各国交流的同时,也在源源不断地输出法国的核心价值理念。法国哲学思想流派等各种理论渊源对于全球精英群体的影响久远而深刻,也是法国核心价值观传播的重要学术载体。

  德国建立了覆盖全球的德语文化对外宣传网络。比如,通过开设歌德学院以促进国外的德语语言教学以及国际文化合作。如今,德国在世界范围内建立了128所歌德学院分院、117所驻外德国学校、14所德国学术交流中心分支机构和48所信息中心、180家由德国政府资助的外国文化协会、12家各类研究所,它们对于传播德国核心价值观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深度研发各类文化创意产品是西方国家价值观主要传播手段。通过大量生产符合大众审美、具有市场竞争力、融入西方主流价值的文化产品,让普通民众在消费文化产品的同时,潜移默化地接纳其核心价值观,是西方国家传播核心价值观的主要手段。

  美国致力于以“文化创意产业”为核心概念进行多元化拓展与传播。美国力求将不同行业中能“体现价值的思想”予以商业化,形式丰富多样,它们既可以表现为影视作品的台词,也可以是奢侈品的标识,更可以是某个广告桥段。同时,美国大力开展以文化为主的公共外交活动,涉及时尚、科技、商业、艺术、环保等领域,通过文化交流影响国外公众对本国的价值认同。例如,美国的迪士尼公司在推出动画片的同时,还在世界各地建立主题公园,创办文化节,制作玩具、图书、电子游戏等。通过各种文化创意产品既能体现美国的创新精神,又能为美国主流核心价值观的传播推波助澜。

  法国有着重视文化构建的悠久传统。早在18世纪,“文化时尚”就已成为法国最有代表性的国家形象。法国每年举办2000多个文化艺术节,包括巴黎在内的许多城市都是国家级甚至世界级文化机构的所在地;同时发展出极富特色的文化品牌,如1910年开始的每年两次的“巴黎时装周”,如今已成功实现了城市文化软实力的有效外化。此外,法国的美食、葡萄酒、化妆品等,也都具备了“跨文化”的功能,对营造法国国家形象和传递核心价值观至关重要。全球消费者对法国产品的钟爱,更多的是对产品所蕴含的法国文化及其内在价值观的认同,甚至是对法国文化的痴迷。

  德国是世界出版大国。通过五花八门的德国“符号”推销商业、文化、政治、生活方式和价值理念,制造“全球趣味”;通过商业运营和文化资本的渗透,使“德国内容”逐步深入人心。以贝塔斯曼集团为例,1995年,贝塔斯曼将“书友会”的概念带到中国,在中国的会员数一度达到150万人,并创建了中国最大的图书俱乐部。贝塔斯曼利用各种合作方式参与图书出版的各个环节,然后通过强大资本达到对出版内容的影响和控制。另外,由德国政府主办的杂志《德国》以11种语言在全球180多个国家发行,它传递了现代德国开放、包容、自由的核心价值理念,成为了德国对外传播的名片。

  影视产业是西方跨文化发展与价值传播效果最显著的领域。艺术无国界,但影视文化产品的主旨和思想必定是有国界的,影视文化产品的输出过程同时也是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辐射及影响过程。西方影视作品在迎合观众消费口味的同时,也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人们的思想行为、价值观念。

  美国多样化的影视作品形式吸引了大量受众。无论是《纸牌屋》《绝命毒师》《摩登家庭》等多元题材的美剧,还是各类卖座的好莱坞大片,都在世界各国吸引了大批观众,也可看出美国对于文化产品的重视程度。美国的电视综艺节目类型更是层出不穷,《美国偶像》《急速前进》等节目版权被售卖到世界各地。多样化的影视文化产品能够吸引到不同年龄层次、不同兴趣爱好、不同价值观的受众,为传播美国核心价值观奠定了基础。

  法国是电影生产大国。多年来,法国制作了众多观众耳熟能详的影片,比如《钢琴教师》《巴黎夜未眠》《光荣岁月》等。为促进和保护本国电影业的发展,提高国产影片的竞争力,法国从1948年开始便颁布政府令,规定国家对电影业的生产、发行和放映等各个环节给予扶持性资助;政府还通过国家电影中心对电影业进行政策指导、法律监督、行政管理和财政资助。

  德国每年举办众多的戏剧节、音乐节和电影节。对于很多德国人来说,戏剧已成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德国瓦格纳音乐节每年都有8倍于座位数的听众来订票;柏林国际电影节则成为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之一。这不仅促进了国际文化交流和艺术的繁荣,更重要的是,将德国的文化价值观不落痕迹地植入到大量游客的观览之旅。

  总之,西方发达国家正是通过文化贸易全球化、资本支持国际化和商业运作跨国化,实现文化传媒的“传播培育”功能,将核心价值观和文化产品进行有机融合和高效传播,让普通民众在消费文化的同时,浑然不觉地接纳其核心价值观。同时,西方国家惯用自身文化逻辑来逐步替代他国传承的文化逻辑,并进一步扭曲和腐蚀他国的主流价值观,使其失去正当性基础,取而代之以西方所谓的主流核心价值观,对此我们要保持高度警惕。

(作者单位: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责任编辑:狄英娜

 
标 签:
  • 文化,价值观念,文化产业,核心价值观
( 网站编辑:师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