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学军:以看齐意识践行‘四个自觉’”等5则

    王学军:以看齐意识践行“四个自觉”

    “三严三实”是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安徽代表团审议时首次提出的,我们聆听在先、学习在先、贯彻在先。面对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专题民主生活会上提出的“四个自觉”更高要求,我们理应落到实处、继续走在前列,奋力争当“四个自觉”模范。要争当模范,前提是要增强看齐意识,坚定不移向党中央看齐,以保持看齐的清醒、践行看齐的行动、保障看齐的硬招,层层立标杆,级级作示范。保持看齐,要求我们必须常补精神之“钙”,常培思想之源,深入学习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和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做到信念坚定、政治明白、理论清醒。惟其如此,方能在大是大非面前旗帜鲜明,在风浪考验面前无所畏惧,政治上坚定自信、思想上同心同向、行动上高度自觉,立根固本,矢志笃行。践行看齐,要求我们必须把忠诚、干净、担当作为座右铭,把“三严三实”作为行为准则,时时铭记、事事坚持、处处上心,真正以严的要求修身做人,以实的作风用权律己,以真的担当干事创业,做政治上的明白人、落实上的带头人。齐则有序,齐则有力,齐则有效。要坚持以党中央为最高标杆,以中央要求为行动指南,以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为准绳,拿出实际行动维护中央权威,维护党的集中统一。中央提倡的坚决响应,中央决定的坚决照办,中央禁止的坚决杜绝。

    (来源:《人民日报》2016年1月12日)

    顾海良:发展中国马克思主义的“系统化的经济学说”

    从“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到发展“系统化的经济学说”,集中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必修课”、要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发展贡献“中国智慧”的重要思想,也是对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提出的新的要求和新的任务。一是“系统化的经济学说”要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为理论基础。“系统化的经济学说”就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与中国经济建设和发展实践相结合的理论结晶。建设中国“系统化的经济学说”,要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为基础,这已经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经济实践和理论发展所证实。二是“系统化的经济学说”要以中国改革开放的经济实践为事实依据。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从来就主张“从当前的国民经济的事实出发”,即从实际的和现实的经济关系和经济问题出发。“系统化的经济学说”的建设和发展,深刻地立足于我国国情和我国社会主义经济改革发展的实践,是对这一实践中形成的规律性成果的揭示和提炼,是对这一实践中积累的经验和理性认识的升华。三是“系统化的经济学说”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历史进程中得以升华。党的十八大以来,按照贯彻实施“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要求,以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战略目标,在深刻理解和把握当代中国经济关系发展的趋势性变化和阶段性特征、深刻理解和把握当代国际经济关系变化发展的特点和趋势中,驾驭经济新常态,继续保持经济持续平稳发展,中国“系统化的经济学说”得到了新的发展。这些“系统化的经济学说”的理论新见解,也是对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建设实践经验和理论探索的总结,是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的新的运用。

    (来源:《光明日报》2016年1月11日)

    程恩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是重大创新

    习近平总书记在阐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要意义和发展创新等问题时,其中提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的一个重要创新,便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可以说,这是当代中国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的基石和核心,其他有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理论均是以此为中心来构建和创新的,因而必须深化认识和认同。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的有机结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大理论和伟大实践。相比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和实践,它不仅在理论上能站得住,而且在实践上能行得好。一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具有系统的创新性。早在1979年改革之初,邓小平就提出“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从党的十四大报告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到党的十八大提出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再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方向和举措,表明了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已逐渐显示出全面的创新性。二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具有学理的科学性。在中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之前,无论是社会主义国家,还是资本主义国家,不管是马克思主义学者,还是资产阶级学者,普遍都把市场经济等同于资本主义、把计划经济等同于社会主义,认为市场经济同资本主义的结合是天然的最佳结合,社会主义则不能搞市场经济。但是,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中外绝大多数马克思主义学者已改变了这一传统观点,而国外资产阶级学者和政治家仍然固守这一教条。三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具有实践的可行性。一种理论行不行,不仅要接受理论逻辑的检验,而且要接受客观实践的检验。我国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成功实践表明,不仅社会主义可以搞市场经济,而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优越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四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具有深厚的理论渊源。由此可见,当前要积极响应习近平总书记的号召,学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和方法论,有利于我们掌握科学的经济分析方法,认识经济运动过程,把握社会经济发展规律,提高驾驭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能力,更好回答我国经济发展的理论和实践问题,提高领导我国经济发展能力和水平。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12月24日)

    刘润为:拿起辩证法反对历史虚无主义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泛滥,已经对我国的经济、政治和文化安全构成了现实威胁。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保卫中国历史,尤其是保卫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历史免遭歪曲和篡改,已经成为坚持民族独立、维护国家主权、实现民族复兴的迫切要求。要把历史虚无主义反得彻底,就要拿起辩证法的武器。一是必须坚持反对唯心主义与反对机械决定论的统一。在历史领域,机械决定论只讲客观性不讲主观性,只讲必然性不讲偶然性,只讲本质方面不讲非本质方面,把复杂、曲折的历史过程看作一条直线,把用唯物史观研究历史当作按图索骥式的演绎推导。这种违背历史研究规律的错误倾向,往往以唯物史观的名义大行其道,因而让后者的形象受到玷污和损害。其结果是让唯心主义抓住“把柄”,钻了空子,从而使历史遭遇更加深广的破坏。二是必须坚持自由与责任的统一。给人以思想自由和学术自由,既为社会发展的客观趋势所决定,也是繁荣史学研究的必然要求。但是,自由不是一厢情愿的幻想,而是脚踏实地的社会实践。既然是社会实践,就离不开群体和社会;既然离不开群体和社会,就要对群体和社会承担责任或义务,而不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自我放纵不是自由,而是无政府主义的自专。恶搞历史、抹黑历史绝不是学术,而是对国家利益的严重伤害,对学术自由的粗暴践踏。这好比过日子,你吃着自家的饭又砸着自家的锅,哪里还有全家人吃饭的自由?要对搞历史虚无主义的人提出告诫:既然身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那么无论你怎样强调个人的思想自由,也不能逾越爱国主义的底线;无论你怎样翻滚腾挪,也不能侵犯国家民族的利益。三是必须坚持主体性与客体性的统一。无论是历史研究还是文艺创作,都是复杂的精神劳动。没有主体的主观能动性,不可能产生任何成果。不过,问题还有另一面,即主体性不能离开客体性的依托,主观意识不能背离历史的真实。对于史家来说,越是尊重历史的客体性,其主体性(见识、眼界、才情等)越能得到积极的激发和表现。对于文艺家来说,坚持客体性,并不是要求作家像史家那样去追求历史事件、历史情节的真实,而是要求必须尊重历史本质的真实。

    (来源:《环球时报》2015年12月29日)

    张江 段吉方:建设文艺研究的中国话语体系

    与盲目地求新求异相比,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进行文艺研究话语体系的整合。当前,我们的文艺研究存在多种理论资源与话语体系,彼此之间的隔绝冲突显而易见。有效整合多重话语体系是对既有理论资源的消化吸纳,也是建设文艺研究中国话语的必要工作。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理论话语体系,首先需要深入理解马克思主义基本立场和理论见解,充分掌握马克思主义美学传统与批评原则。其次,要充分关注当代文艺批评实践,特别是对中国当代各种新兴审美文化经验要有充分的理论把握。再次,要充分考虑中国文学与艺术问题的基本语境与现实,在马克思主义文艺批评与中国问题、中国经验相结合的过程中充分展现理论研究与当代语境的关联性。当代西方新兴文化思潮的崛起,既给当代中国文艺理论话语体系建设带来了对话与发展的机遇,也带来了严峻的挑战。当下,中国传统文论、中国现代文论、西方文论、西方马克思主义文论是当代中国文艺理论话语体系建设最重要的四种理论资源。在理论建设中,既离不开对它们的有效借鉴,更需要做出深刻的批判鉴别。特别是当代西方文论在一个较长的时期内已经影响了中国当代文艺理论研究和文艺批评的思维方式与话语方式,因此,把握当代西方文论范式转换的理论路径及其中国影响,系统反思当代西方文论话语的有效性与理论缺陷,是当代中国文艺理论话语体系建设的一项重要任务。中国文艺理论话语体系建设不是靠简单梳理历史发展就能实现的。我们需要在理论层面上反观传统、反思经验,进行批判性的理论探究,需要在批评实践上,以马克思主义美学传统解析当下文艺发展经验。这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理论话语体系建设既要重视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学理特性,又要系统把握由于历史语境发展变化导致的具体文艺问题的发展与变异。从历史变化和现实语境出发,充分观照审美文化与大众文化经验变迁中的中国审美意识形态现实,方能彰显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的问题意识与实践品格,展现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话语体系建设上的努力和成绩。

    (来源:《人民日报》2016年1月8日)

 
标 签:
( 网站编辑:张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