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是党的一项最根本的政治纪律

  经过重新修订并于2016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其第四十五条是“分则”中“对违反政治纪律行为的处分”一章的第一条。该条规定:“通过信息网络、广播、电视、报刊、书籍、讲座、论坛、报告会、座谈会等方式,公开发表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反对四项基本原则,反对党的改革开放决策的文章、演说、宣言、声明等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这一规定凸显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坚持党的改革开放决策这两个基本点,在党的政治纪律中的根本性地位。本文仅就该条中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规定谈一点体会。

    一

  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见全国优秀县委书记时的讲话中指出:“要做政治的明白人,对党绝对忠诚,始终同党中央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保持高度一致,坚定理想信念,坚守共产党人的精神家园,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自觉执行党的纪律和规矩,真正做到头脑始终清醒、立场始终坚定。”四项基本原则是党的理想信念和精神家园的根基,四项基本原则动摇,理想信念与精神家园就会有崩塌和丧失的危险。因此,可以说,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与坚持党的改革开放决策一起,都是同党中央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保持一致的最根本性的标准,也是我们党的最根本的政治纪律和最大的政治规矩。

  资产阶级自由化是我国改革开放之初逐渐出现的一股政治思潮。这股思潮一开始就把矛头对准了党的执政地位,对准了人民民主专政政权,一些人甚至与国外反华势力相勾结,其危害远远超出了思想文化的范围,直接影响到我国的社会稳定和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方向。邓小平敏锐地洞察到这一问题的实质。1979年3月,在党的理论工作务虚会上所作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重要讲话中,邓小平首次提出了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思想。他明确指出,之所以提出四项基本原则,主要就是针对目前出现的这股自由化思潮。“社会上有极少数人正在散布怀疑或反对这四项基本原则的思潮,而党内也有个别同志不但不承认这种思潮的危险,甚至直接间接地加以某种程度的支持。虽然这几种人在党内外都是极少数,但是不能因为他们是极少数而忽视他们的作用。事实证明,他们不但可以而且已经对我们的事业造成很大的危害。”(《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66页,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从此,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就成为共产党员必须遵守的政治纪律。

  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是立国治国之本。对于资产阶级自由化,邓小平明确要求,党员不仅要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而且也决不能背着党同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发生联系。他指出,“中国要搞现代化,绝不能搞自由化,绝不能走西方资本主义道路。对搞资产阶级自由化并且触犯了刑律的人,不严肃处理是不行的。”“自由化思潮一发展,我们的事业就会被冲乱。”(《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23、124页,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1987年初,中共中央下发了《关于当前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若干问题的通知》,要求全党要充分认识自由化的危害和反自由化的重要性。1992年10月,党的十四大对党章进行了修改,把“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整个过程中,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写进了党章,用党的根本大法的形式,规定了全体党员必须遵守的政治纪律。

  进入21世纪,中国改革开放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中国共产党始终没有放松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警惕。2003年12月中共中央印发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规定:“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公开发表反对四项基本原则,或者反对改革开放的文章、演说、宣言、声明等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第一次把党章中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规定具体化为党的纪律。这对于加强党的纪律性,提高党的战斗力,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随着我国改革开放不断深化并取得世人瞩目的成就,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影响不仅没有减弱,反而不断以新的形式表现出来。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一些人大肆宣扬西方的“普世价值”和“宪政”理论,认为中国应该遵循由西方文明确立的“普世价值”,在政治上走西式民主之路,实行多党制、议会制、三权分立制等,以此来否定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和党的领导。有些党员无视党章党规,公开发表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或者违背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论,有的甚至利用网络大V的身份,公开抹黑党的形象,歪曲党的历史,虚无共产主义理想,甚至否定党的领导,否定我国深化改革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方向。

  《条例》根据资产阶级自由化新的表现形式及发布错误言论渠道的新变化,进一步充实和完善了党的政治纪律规定,提出不仅对通过信息网络、广播、电视、报刊、书籍、讲座、论坛、报告会、座谈会等方式,公开发表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论行为做出处分,并且对为这些错误言论提供发布渠道和发布平台的,也要视情节不同分别给予不同的处分。上述这些内容围绕党纪戒尺的新要求,开列负面清单,重在立规,划出了党组织和党员不可触碰的政治底线。这对于贯彻全面从严治党要求,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切实维护党章和其他党内法规的权威性、严肃性,保证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决议和国家法律法规的贯彻执行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二

  对于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我们党始终有着清醒的认识。早在1981年中宣部召集的思想战线问题座谈会上,胡乔木同志就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进行了描述,他说:所谓资产阶级自由化,“它的特征正是极力宣扬、鼓吹和追求资产阶级的自由,想把资产阶级的议会制、两党制、竞选制,资产阶级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自由,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和一定范围内的无政府主义,资产阶级的金钱崇拜、唯利是图的思想行为,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低级趣味,资产阶级的道德标准和艺术标准,对于资本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世界的崇拜,等等,‘引进’到或渗入到我国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活中来,而从原则上否认、反对和破坏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否认、反对和破坏中国共产党对于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这种思潮的社会实质,就是自觉不自觉地要求和实行资产阶级的所谓自由制度。所以我们把它称之为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三中全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第906页,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这是我们党第一次详细地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内涵与特征作出解释和说明。

  1986年9月,在党的十二届六中全会上,邓小平针对当时一些人的误解,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内涵进行了明确界定,他指出:“自由化本身就是资产阶级的,没有什么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的自由化,自由化本身就是对我们现行政策、现行制度的对抗,或者叫反对,或者叫修改。实际情况是,搞自由化就是要把我们引导到资本主义道路上去,所以我们用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这个提法。”(《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82页,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1987年1月,中共中央下发的《关于当前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若干问题的通知》中,揭露了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实质与危害,指出,“搞资产阶级自由化,即否定社会主义制度、主张资本主义制度,核心是否定党的领导。”

  显而易见,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是与四项基本原则直接对立的,就是指否定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否定党的领导,否定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各种错误思潮。这些思潮,随着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推进,随着我国对外开放的拓展和深入,必定会以各种新的面目表现出来。但万变不离其宗,其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立场是始终没变的,这也是我们辨识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重要标准。因此,《条例》对党员违反这方面纪律进行严厉处分,既是我们党对历史经验的深刻总结,也显示了我们党坚定捍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始终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和信心。

  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一项长期的任务。还是在党的十二届六中全会上,邓小平就指出:“看来,反对自由化,不仅这次要讲,还要讲十年二十年。”(同上,第182页)1986年12月30日,在一次谈话中他又一次提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至少还要搞二十年。”(同上,第196页)邓小平强调,在整个实现四个现代化的过程中都存在一个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问题。他在1987年3月又一次谈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长期性,他说:“在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整个过程中,至少在本世纪剩下的十几年,再加上下个世纪的头五十年,都存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问题。”(同上,第211页)

  实事求是地说,只要国际上还存在着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种社会制度,只要我们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还没有相当的发展,就会存在着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斗争,存在着马克思主义与形形色色的非马克思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的斗争。因此,说服那些不相信社会主义的人需要长时间的发展实践来证明。“如果我们达到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四千美元,而且是共同富裕的,到那时就能够更好地显示社会主义制度优于资本主义制度,就为世界四分之三的人口指出了奋斗方向,更加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性。”(同上,第195—196页)因此,只有我国充分实现了社会主义的现代化,社会主义全面赢得与资本主义的比较优势,才能从根本上彻底清除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影响。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现在,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第83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从中国梦的提出到“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再到当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部署,可以说,我们正取得越来越多的比较优势。经验告诉我们,越是承担重大的历史使命,我们的党就越需要铁一般的纪律纯洁我们的队伍,坚定我们的信念和方向。而资产阶级自由化正是对我们党铁的纪律的最严重的侵蚀和破坏,其目的就是要打断或阻滞我们不断取得比较优势的历史进程,全体党员对此必须高度警惕,严加防范。《条例》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其重要意义或正在于此。

  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严明党的纪律,首要的就是严明政治纪律。”“严明政治纪律就要从遵守和维护党章入手。遵守党的政治纪律,最核心的,就是坚持党的领导,坚持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基本要求,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自觉维护中央权威。”(同上,第131、132页)而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核心就是要否定党的领导,就是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因此,它是对党的政治纪律的最严重威胁,突破了最不可碰触的政治底线。我们应依据习近平总书记对于党的政治纪律的重要论述,深入把握和理解《条例》第四十五条之规定,既严格约束自己,做自觉遵守政治纪律的模范;又要旗帜鲜明地同违反相关纪律的现象和行为进行坚决的斗争,做捍卫党的政治纪律的战士。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马克思主义政治学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马建辉

 

 
标 签:
  • 四项基本原则,资产阶级自由化,政治纪律
( 网站编辑:董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