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未来的不仅仅是物质,还有精神

    《家国大义——共和国一代的坚守与担当》一书,让人蓦然想起毛泽东说的“进京赶考”。1949年3月,中共中央从西柏坡起程前往北平,毛泽东说了这句话。那场“赶考”已经过去了67年,斯人已逝。考试仍然在这块土地上继续,一代又一代人,都在做出自己的回答。

    其实当年中共那场“赶考”,外界并没有多少人真正重视。不论考得好与不好,中国都不是世界性话题。尽管美国一些人因为“谁丢失了中国”吵得脸红脖子粗,也主要是为了在政党争斗中多捞几张选票。世界的中心在欧美,他们心目中那个“远东”且被称为“东亚病夫”的国家,虽因政权更迭带给他们极大不快,不久也就会被用惯了的瓷器、茶叶、烟花、丝绸带来的欢愉和温柔所掩盖。“马照跑,舞照跳”,世界格局、权力中心、财富分配,不会因中共“赶考”不“赶考”、成绩及格不及格而发生丝毫的偏转或位移。

    谁也没想到,第一张考卷就写出了“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大手笔。大跌眼镜的,决不仅仅是被撤职丢官的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其实,以这种方式让世界第一次认识“新中国”,对刚刚进城“赶考”的共产党人来说实属万般无奈:国家百废待兴,本想集中精力于经济建设,但人家一直逼到了家门口。虽然反复警告对方不要过线,但其就是置若罔闻。于是这些不被看好的“赶考者”们,只好以这种方式,几乎在一夜之间就把对方脑海中任人践踏的“东亚病夫”变成了咄咄逼人的“红色中国”。不打不成交。此后对方的结论倒也清晰明确:在涉及国家安全的问题上,新中国再也不会退让。这一结论一直支撑着新中国前期的安全,直到1971年7月9日基辛格秘密访华,才算最终承认这个被他们包围了20多年、内心里实在不愿意承认的国家应有的地位和作用。

    今天,第一代、第二代“赶考者”都已逝去,填写考卷的已是一代新人,考卷的内容也已完全不同。如果说第一代“赶考者”为中华民族解决了“挨打”问题,第二代“赶考者”解决了“挨饿”问题,那么今天这一代“赶考者”要解决的就是“挨骂”问题——确立中国道路的正当性。

    新中国67年,我们建成了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我们实现了联合国所有成员国中最大规模的脱贫致富。我们持续几十年经济高速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家的面貌、社会的面貌和人们的精神面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做一个调查,询问世界各主要国家普通民众对未来的预期,人们会发现,中国民众对未来预期的正面比例远高于美国、日本、德国、英国、俄罗斯等绝大多数国家。十几亿人对未来的自信与憧憬,是支撑国家发展多么雄厚的资本和多么巨大的能量。世界因中国而改变,西方世界没有想到,东方世界也没有想到。

    前人交出了合格的答卷,现在轮到共和国一代了。不知困难,不识挑战,不思忧患,无法写出合格的答卷。正因如此,我要特别列出本书中的一些观点:

    ——中国人通过自己的努力,以自己的方式,从另外的起点和路径,同样走近了世界文明的制高点。

    ——近30多年来,关于中国发展、变化和现状的解释、论述多如牛毛。但这些论述很多都存在两个局限:在分析工具上,多沿用从西方历史情境中提炼出的既有理论和方法,少见从中国实际出发的创新;在观察立场上,囿于西方“普世价值”观念,惯于从个人与政府对立的角度出发,罕见对中华民族国家整体利益的维护与坚守。

    ——解决“挨骂”问题,绝不是在思想和文化层面向别人求饶,在价值和制度层面缴械投降,而是要向世人证明中华文明本来就有的正当性,让世人看到和认可中国道路的正当性。

    ——扭转意识形态领域西强我弱的局面,目前中国尚处于“战略防御”阶段。未来,如果我们能够围绕“民生和发展”构建出一套中国的话语和价值观,与西方那种口惠而实不至的“民主和宪政”相对抗,那么在意识形态领域,中西之间的力量对比就将发生扭转。

    ——马克思无情地批判现实社会的一切支柱,特别是私有制、家庭、国家、宗教、意识形态。他让过去、现在和将来的执政当局感到芒刺在背。在私有制、家庭、国家、宗教、意识形态消失之前,作为思想家的马克思是永恒的,他的著作是一切革命者和叛逆者的精神家园。全世界所有优秀的大学都讲授马克思的思想,就是要学子们欣赏其批判精神。

    ——我们太相信市场了,以为市场真的能搞定一切。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一个重要的内容是进行社会建设。政府最该作为的是在民生领域,因为市场在这里是失灵的。

    ——现在很多国际金融机构都在诱导中国资本项目开放,号称这就是接轨。其核心是要中国遵从美国的货币政策。在这个问题上,中国实行资本管制的原则是,国家利益高于一切,而不是资本利益至上。

    ——中国是单一制统一的多民族大国,周边有多个大国或多种其他宗教文明的力量,还有其他远道而来的大国的手臂。他们都不希望中国作为一个统一的大国崛起,即使不能直接干预,也想借助各种力量、通过各种渠道促使中国分裂——这是中国必须面对的现实。如果我们采取多党制或全面的直接民主,将会有极大风险。很多政党都可能变成外国势力的代理人,国家就可能分裂,陷入战争。

    ——“一带一路”战略的制定,表明中国正在全球战略层面建立一种格局。中国过去未形成全球战略层面上的态势,这个局面在过去几年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上任后有明显的改变。

    ——中国的战略原则应该是,狠下内功,把自己的事情办好。目前最重要的,是丢掉春天很快就会到来的幻想,做好应对危机冬天的长期打算和准备。主要是做好四方面的工作:一是建立自信,二是内修民生,三是外引资源,四是制造为本。

    ——社会革命先于经济革命、社会建设促进经济建设,是改革开放前后两个时期的共同经验,是中国道路成功的一个秘诀,是“中国特色”的特之所在。历史和现实都证明,社会主义是中国最大的软实力,是新中国后来居上的法宝,是共产党凝聚人心的旗帜,也是今天全面深化改革的人间正道。

    提出这些观点的专家学者,都是“共和国一代”。他们出生在新中国,经历了新中国的各种艰难、曲折和个人的种种挫折,也见证了这个国家创造的奇迹和带来的沧海桑田般的变迁。如果说第一代、第二代“赶考者”的经历是永远不可重复的,那么这一代人的经历恐怕也是永远无法重复的。在他们关于中国道路、关于可持续发展、关于军队建设、关于大国外交、关于高铁战略、关于依法治国、关于民生保障、关于文化强国、关于理论创新的思考之中,最触动人的不单单是精辟独到的分析和尖锐犀利的观点,更是这些分析和观点背后折射出的国格与人格,以及由国格和人格支撑起来的一代人的坚守与担当。共和国一代已经在担当国家大任。

    2015年3月17日,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北京对习近平主席说了一句话:“真不敢想象,中国终于有一天能够与美国一起讨论整个世界未来的和平与进步了。”作为历史见证人,基辛格眼前走过了中国一代又一代的“赶考者”。这位当年英姿勃勃的美国著名外交家,如今已是93岁垂垂老矣的高龄。他在纽约曼哈顿房价最高的地段租楼层,开办“基辛格咨询公司”,专为美国政界和商界提供有关中国的咨询服务,生意火爆。

    实事求是说,我们距基辛格所说的还有一段距离。但长江后浪推前浪,共和国这一代人必须为填补这段距离做好准备,付出努力。

    1949年3月从西柏坡前往北京时,毛泽东说,“进京赶考去,精神不好怎么行呀?”话语简单,蕴含重大。赢得未来的不仅仅是物质,还有精神。

    (此文系作者为玛雅新书《家国大义——共和国一代的坚守与担当》所作序言,北京出版集团公司2016年7月出版。)

    (作者:国防大学教授)

    责任编辑:李艳玲 高天鼎

 
标 签:
  • 赶考,考卷,中国道路,国民经济体系,战略原则
( 网站编辑:汪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