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青山:要带着感情去学习和认识党史” 等5则

    曲青山:要带着感情去学习和认识党史

    从历史对未来的启示和深远意义看,历史就是我们的一切。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一切,满怀感情地学习和认识党的历史是牢固树立党的历史自信的基本要求,也是学好学深、融会贯通的基本要求。要倍加爱护和珍视党的历史。爱护珍视党的历史,是我们正确学习和认识党的历史最深厚的情感基础。当前爱护和珍视党的历史就要旗帜鲜明地抵制历史虚无主义。以事实为依据,以历史为出发点,实事求是从来都是我们学习和认识历史的根本原则和根本方法。而历史虚无主义对待历史的态度则是片面引用史料,任意地打扮历史、假设历史,随意地改变对近现代史和党史中重大事件、重要人物和重要问题的科学结论。有的打着重新评价历史的幌子,以客观公正的面貌出现,要求按照所谓的人性论的原则来看史、读史和治史,否则就是脸谱化、扣帽子。还有一些以思想解放、理论创新的名义来糟蹋和歪曲历史。这些观点从根本上说是唯心主义历史观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复活。新的形势下学习和认识党的历史必须对这些观点提高警惕,加强防范和坚决抵制。要善于学习党的历史基本著作。现在叙述党史的书非常多,编写和研究党史的人也很多。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立场,从不同的观点出发研究党的历史,得出来的结论也是大不一样的。所以,我建议我们首先应该去读严肃的、严谨的党史基本著作,就是以前我们所说的党史的正史。当然,与某些外国人的党史著作相比,这些著作或许在通俗性、可读性、生动性上还显得不够,还需付出努力。但是相比以讹传讹,我认为追求准确、追求真实始终应该是第一位的,因为我们编写和读的是历史书而不是文学书。

    (来源:《新湘评论》2016年第14期)

    赵剑英: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不动摇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背离或放弃马克思主义,我们党就会失去灵魂、迷失方向。在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这一根本问题上,我们必须坚定不移,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有丝毫动摇。”在坚持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问题上,习近平总书记突出强调了两个关键词,一是“根本”,二是坚定不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关系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一是从理论的角度指出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马克思、恩格斯基于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唯物史观)和资本主义特殊规律(剩余价值学说)的把握,实现了社会主义由空想到科学的伟大转变,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马克思主义没有过时,“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科学如何进步,马克思主义依然显示出科学思想的伟力,依然占据着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二是从信仰的角度指出马克思主义的强大精神力量。马克思主义是我们党的信仰,是支撑党克服困难和挫折的强大精神力量。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指导思想是一个政党的精神旗帜。95年来,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完成近代以来各种政治力量不可能完成的艰巨任务,就在于始终把马克思主义这一科学理论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并坚持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这使我们党得以摆脱以往一切政治力量追求自身特殊利益的局限,以唯物辩证的科学精神、无私无畏的博大胸怀领导和推动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不断坚持真理、修正错误。无论是处于顺境还是逆境,我们党从未动摇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三是从历史事实和实践的角度指出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有效性。正是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取得革命和建设的不断胜利,走出了一条不同于西方国家的成功发展道路,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确立了一套不同于西方国家的成功制度体系,“使中国赶上了时代,实现了中国人民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彰显出强大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四是从发展的角度指出马克思主义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要建设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完全有信心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可以说,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发展呈现出勃勃生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7月28日)

    李明:信仰,就要理直气壮

    研究和传播马克思主义,是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义不容辞的使命和职责。这就要求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理直气壮地信仰马克思主义。理直气壮的前提是理直,只有理直方能气壮。马克思主义的“理直”,既是因为其思想理论的科学性,深刻揭示了自然界、人类社会、人类思维发展的普遍规律,占据着真理的制高点;也是因为其研究的是如何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和全人类的解放、如何实现人类对理想社会的美好憧憬,占据着道义的制高点。马克思主义从诞生之日起就对全人类的前途命运有着深切关怀,体现了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和意愿。实践证明,马克思主义提供的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立场观点方法,是我国经济发展、政治清明、文化繁荣、社会稳定、人民团结的科学指南。马克思主义的“理直”,为我们研究和传播马克思主义提供了足够底气。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应从“理直”入手,深入研究和传播马克思主义,用真理的力量、道义的力量打动人们,使马克思主义真正入耳、入脑、入心。实践性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理论品质。为此,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需要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只有让马克思主义“接地气”,对人民群众来说真正“解渴”、真正管用,我们研究和传播马克思主义才能更加理直气壮。

    (来源:《人民日报》2016年7月28日)

    仲呈祥:不忘初心方能勇攀“高峰”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文艺创作迎来了新的春天,产生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同时,也不能否认,在文艺创作方面,也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存在着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问题,存在着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应当说,面对市场经济大潮和前所未有的文化体制改革,文艺创作出现这种现象,有其深刻复杂的社会经济原因和历史必然性。马克思早在《资本论》里分析剩余价值的产生时就精辟指出:一切资本运作即市场运作的最大原则是追求利润的最大化;而人类的精神生产其中包括文艺创作作为审美创造活动,其最佳境界是“超功利”。想一想西方从毕达哥拉斯到黑格尔,东方从老子、孔子、庄子到现代的朱光潜、宗白华,都强调过审美须“超功利”,陶渊明的名言“不为五斗米折腰”便典型地说明了这个真理。唯其如此,马克思在《资本论》里的结论才是:“资本生产对于精神生产的某些部门如艺术、诗歌相敌对。”为什么迎来了文艺创作的新的春天,又确如习近平总书记尖锐批评的:“在有些作品中,有的调侃崇高、扭曲经典、颠覆历史,丑化人民群众和英雄人物;有的是非不分、善恶不辨、以丑为美,过度渲染社会阴暗面;有的搜奇猎艳、一味媚俗、低级趣味,把作品当作追逐利益的‘摇钱树’,当作感官刺激的‘摇头丸’;有的胡编乱写、粗制滥造、牵强附会,制造了一些文化‘垃圾’;有的追求奢华、过度包装、炫富摆阔,形式大于内容;还有的热衷于所谓‘为艺术而艺术’,只写一己悲欢、杯水风波,脱离大众、脱离现实。凡此种种都警示我们,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否则文艺就没有生命力。”

    (来源:《光明日报》2016年8月13日)

    陈文玲 刘秉镰 刘维林:新经济爆发性增长的内生动因

    首先要深刻认识互联网革命与传统业态变革产生的新经济,认识其对人类社会和世界经济发展产生的革命性和颠覆性影响。一是互联网革命开启了一个崭新的时代,从单一的技术革命转化为社会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变革的内在动因,给人类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带来全方位改变。二是互联网革命呈现不同于以往历次科技革命的独特特征,以大数据化、高度智能化、强融合化、移动化和泛在化作用于经济社会各个方面。三是互联网革命导致世界经济形态、经济表征与产业链接方式产生颠覆性变化,世界经济内涵发生着一系列深刻变化。四是世界各国都实施创新发展战略,抢占全球新技术革命的制高点,互联网革命与传统业态变革为我国实现赶超战略提供了重大机遇。其次要深刻认识互联网革命引发传统业态深刻变革的趋势特征,在加速形成“五个下一代”业态变革中掌握主动权。一是下一代制造业业态——主要特征是智能化、柔性化、服务化、即时传输、流程再造。二是下一代贸易业态——“E国际贸易”与其他贸易形式并存,并成为主要贸易方式。三是下一代服务业态——服务智能化、需求个性化、移动互联网成为消费主流。四是下一代农业业态——订单生产、信息可追溯、农村电商成为主渠道。五是下一代大数据集成协同与市场交易业态——大数据存储、大数据交易与消费、数据生产和增值。第三要深入研究互联网革命的基础理论,对互联网革命与传统业态变革的实践进行提升,提炼出一系列崭新的理论、理念与概括。一是信息时代打破传统经济学的基本假设和规律,打破了传统西方经济学的“理性人假设”。二是互联网革命打破传统信息经济学与博弈论等表述,赋予信息要素以全新的内涵,重建和拓展了经济理论体系的核心概念。三是互联网革命引发的业态变革,打破了基于一般均衡理论体系的经济状态,代之以非均衡为特征的新常态。第四要系统分析互联网革命与传统业态变革在我国的现状与发展趋势,寻找我国目前的差距和问题,争取把握主动权。我国属于发展中国家,在很多方面还处于赶超过程中,互联网在我国应用呈现出不同于发达国家的典型特征,因此在我国互联网发展面临重大机遇的同时,我国互联网发展也面临诸多挑战,我们必须珍惜我国目前在互联网革命中取得的先发优势,争取在这一轮国际竞争中把握主动权。

    (来源:《全球化》2016年第7期)

    

 
标 签:
( 网站编辑:张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