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汉俊:我们应该如何保持初心” 等5则

    刘汉俊:我们应该如何保持初心

    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七一”重要讲话精神,每一名党员都要问一问:我们应该不忘什么样的初心、应该如何保持初心。一是不忘初心,就要牢记历史。一个不记得来路的民族是没有出路的民族。习近平同志“七一”重要讲话,从历史角度切入,回顾了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不懈奋斗的光辉历程,分析了中华文明的历史、中华民族的历史、中国革命的历史。历史和人民选择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事业是正确的,必须长期坚持、永不动摇;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开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正确的,必须长期坚持、永不动摇;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扎根中国大地、吸纳人类文明优秀成果、独立自主实现国家发展的战略是正确的,必须长期坚持、永不动摇。不忘初心,就要重视从人类发展史、民族进步史、国家奋斗史、社会兴衰史、政党成长史中吸收营养、汲取力量。二是不忘初心,就要坚守政治灵魂。马克思主义信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是我们党的政治灵魂。不忘初心,就要始终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此,我们要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三是不忘初心,就要敢于担当。习近平同志在讲话中指出:“先进性和纯洁性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本质属性,我们加强党的建设,就是要同一切弱化先进性、损害纯洁性的问题作斗争。”保持和发展党的先进性、纯洁性,必须开展严肃认真的党内政治生活,建设风清气正、充满正能量的政治生态。要健体强身,必先祛病疗伤、刮骨疗毒,有自我纠偏、自我疗伤、自我纠错、自我革命的勇气。这是一场始于建党、贯穿党史,没有终点、永远在路上的伟大斗争,也是新时期建党、管党、治党、兴党的重要政治任务。建设一个大而强、敢于担当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是我们不能忘记的初心。四是不忘初心,就要不忘人民。习近平同志在讲话中指出:“人民立场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政治立场,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今天,少数党员干部脱离群众,把自己当成“官老爷”,这就忘记了初心、违背了诺言。习近平同志在讲话中强调,“要坚信党的根基在人民、党的力量在人民,坚持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充分发挥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不断把为人民造福事业推向前进”。不忘初心,就是不能忘记人民,始终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践行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

    (来源:《人民日报》2016年8月16日)

    何秉孟:牢牢把握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价值定位

    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是我国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从经济调节机制角度看,要始终坚持政府调节与市场调节相结合;从所有制性质角度看,在宏观层面,是国有经济、集体经济、私有经济、外资企业等多种所有制经济成份并存;在微观层面,要积极发展国有资本、集体所有资本、私有资本(包括外资)合营的现代股份制企业,即“混合所有制经济”。这种经济结构,从字面上或从形式上看,同新古典综合派笔下的“混合经济”区别不大,但从本质上看,有重大区别: 首先,正如我们在前面已经指出的,西方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二战前后发展“混合经济”的实践, 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为了应对自由竞争市场经济的“市场失灵”、稳定宏观经济,巩固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资本主义制度;其次,其所谓“国有企业”或“国有经济”,并不是代表全民的国家所有,而是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特别是垄断资本利益。而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主张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同时,坚持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不仅是为能在资源配置方面发挥市场的基础性作用过程中,克服市场的盲目性、逐利性不可避免地会导致的市场失灵时,更好发挥政府调节作用,以确保宏观经济平稳发展;更重要的是,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能防止两极分化,确保发展成果共享,实现共同富裕,并通过长期地、持续地努力,创造发达的物资条件,最终消灭私有制, 实现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由此可见,要落实三中全会《决定》关于发展“ 混合经济”的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必须坚持“三个有利于”的指示精神,应该把握以下原则。第一,国有企业改革釆取何种形式不可“一刀切”。第二,发展“混合所有制企业”,应坚持公有资本、私有资本(外资)双向流动。第三,在公有资本、私有资本(外资) 双向流动,组建“混合所有制企业”的过程中,必须注意坚持公有资本、特别是国有资本的主体地位。第四,严格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审批和验收程序。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6年第5期)

    谢春涛:用科学机制防止干部“带病提拔”

    防止干部“带病提拔”,是干部选拔任用工作的重中之重。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关于防止干部“带病提拔”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在《干部任用条例》基础上,总结党的十八大以来干部选拔任用工作的经验,就切实防止干部“带病提拔”作出了具体规定。《意见》具有三个突出亮点:一是明确和落实干部选拔责任。对各级党组织而言,选好用好干部是其最重要的职责,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过分。《意见》坚持把责任挺在前面,规定各级党委(党组)对选人用人负主体责任,党委(党组)书记是第一责任人,组织人事部门和纪检监察机关分别承担直接责任和监督责任。《意见》还明确提出建立健全干部“带病提拔”问责机制,要求加强经常性监督检查,实行选人用人全程监督;对干部“带病提拔”问题实行倒查,甄别相关责任人的责任。这些规定,一定会使相关领导干部真正意识到自己的责任,从而努力履行好这一责任。二是强调日常了解和分析研判。一个干部有没有“病”,平时就得观察和研判,仅靠选拔考察时了解是远远不够的。三是加大审查把关力度。分析“带病提拔”的案例,干部选拔任用的主要环节审查把关不严是重要原因。《意见》的制定和颁布,是用科学机制把好干部选出来用起来的重要举措。这一文件的贯彻落实,不仅对提高选人用人质量有重要意义,对于加强干部队伍的日常管理和监督也将产生积极影响。

    (来源:《光明日报》2016年8月31日)

    邱稚博:说一说美国的“爱国主义”

    美式的“爱国主义”可谓无所不在。一是“不爱国”,就会被孤立和欺凌。“爱国主义”在美国以不同的方式、不同的渠道、对各个人群进行覆盖。个人任何涉嫌“不爱国”的行为和言论可能都会被人另眼相看,招致被孤立和欺凌。一旦贴上“不爱国”的标签,往往会被别人用更苛刻的眼光来评价和议论。爱国主义是潜移默化的,甚至成为一种无形的外在压力,是一种“不容置疑”和“不容辩解”的“政治正确”。二是世界上最爱插国旗的国家。在美国,全国性的公共假日中,一半以上都与爱国主义教育有关,如马丁·路德·金日、总统日、独立日、阵亡将士纪念日,以及退伍军人日。伴随着庆典,从政治家讲话、媒体报道和社交媒体评论,都时时刻刻在提醒美国公民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国家。国旗和带有星条旗式样的装饰及服装也是游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美国的“星条旗”可能是商业化程度最高,也最成功的国旗。从好莱坞大片、美剧,到家居用品和服饰服装,星条旗的元素无处不在。此外,政治集会,尤其是选举期间,也是展现美国“爱国主义的舞台”。三是“爱国主义”也是软实力。美国学校的爱国主义教育更是“系统工程”,每个阶段有不同的方式和重点。幼儿园以认识、了解国旗以及学会唱国歌为主。小学阶段,还会强化孩子对美国成功史的了解,爱国主义教育则会从孩子所在的社区、城市、州,逐渐上升到国家,最后让孩子觉得“身为美国人值得骄傲”。进入中学以后,美式爱国主义教育以公民教育为主,将美国的传统价值观深植于心。年满18岁时,宣誓效忠祖国是成人礼中的组成部分之一。毋庸置疑,在任何一个国家,都始终存在不同程度和不同表现形式的爱国主义及民族主义。从公众到学者,看待爱国主义也不应该使用“双重标准”,“爱国主义”不应该在一个国家是对的,而在另一国家就是不对的。正视我们的爱国主义教育,也正视其他国家的爱国主义。不必过分丑化自己、美化他人,反之亦然。

    (来源:《环球时报》2016年8月16日)

    [英]马丁·雅克:西方新自由主义陷入全面危机

    2007年到2008年的西方金融危机是自1931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但是,这场政治危机的原因远比金融危机或者过去10年来的死而复生深刻得多。它们直指新自由主义事业的核心,这场事业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末和里根与撒切尔的政治崛起,把商品、服务和资本的全球自由市场作为核心理念。大萧条时代的银行管理体系在美国和英国分别于上世纪90年代和1986年被废除,这为2008年金融危机创造了条件。应该指出,按照历史标准,新自由主义时代的履历不佳。战后西方最繁荣的增长期出现在二战结束之后到上世纪70年代初,那是福利资本主义和凯恩斯主义的时期,增长率比1980年到目前这个新自由主义时期高一倍。但是,新自由主义时代最灾难性的特征是不平等的急剧恶化。之前,这几乎都被无视。但是不平等的加剧已经迅速发展成为大西洋两岸最重要的政治问题之一,而且在美国表现得尤为突出。正是这个问题驱动着当前席卷西方的政治不满,令人困惑甚至震惊的是,这个问题竟然被无视了这么久,唯一的解释或许就在于新自由主义及其价值观的霸权。美英都有大批人群开始反抗自己的命运,民众的这种反抗常常被某些人以略带贬损和不屑的方式称为民粹主义。民粹主义是一场反对现状的运动。它代表某种新事物的开始,尽管通常说来它反对什么比支持什么要明确得多。它可能是进步的,也可能是反动的,但更多的是二者兼具。

    (来源:《参考消息》2016年8月24日)

    

 
标 签:
( 网站编辑:张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