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实干作风克服形式主义

    据《世说新语》载,东晋偏安,士大夫却崇尚清谈,王羲之对此非常不满。他曾与太傅谢安共登冶城,谢安“悠然远想,有高世之志”。于是,他对谢安说:“今四郊多垒,宜人人自效,而虚谈废务,浮文妨要,恐非当今所宜。”意思就是说,如今整个国家都处在战乱之中,每个人都应该为国家贡献力量。一味空谈而荒废政务,崇尚浮文而妨碍国事,不是现在该做的事。“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便是此理。

    所谓空谈,不过是形式主义的冰山一角,折射出空谈者“中看不中用”的虚华本质。在延安时期,毛泽东曾经引用一副对联给“徒有虚名并无实学”的人画像,他说:“有一副对子,是替这种人画像的。那对子说: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这副对联同样也是对形式主义者入木三分的刻画,画像搬到现实中来,便化身为吼嗓子、做样子、摆架子等形式主义做派。比如,用拉闸停电代替节能减排,把荒山涂绿当作创新环保,让报表问卷取代实地走访,等等。让人大跌眼镜之余,亦感叹“形式主义害死人”。

    辩证唯物主义认为,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是形式与内容的矛盾统一。形式服从于内容,内容需要一定的形式呈现,两者相互依存、密不可分。然而,在实际工作中,依旧有少数形式主义者热衷于弄虚作假、片面地追求形式,他们“扎扎实实走程序,认认真真走过场”,极端地夸大表面效果,却忽视内容、不讲求实际成效,从而导致对上、对下不平衡,口号与行动不对等。如此空留一副“臭皮囊”、毫无“真善美”的做法,足以证明“形式主义是一种幼稚的、低级的、庸俗的、不用脑子的东西”。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形式主义实质是主观主义、功利主义,根源是政绩观错位,责任心缺失。”可以说,政绩观一旦错位,“形象工程”“面子工程”就随之而至,只求轰动一时、不图造福一方,便会成为干事常态。责任心一旦缺失,就容易脱离群众,深居“衙门”不察百姓疾苦、开展工作不顾地方实际。或喊着空口号、趁机造声势;或借着花架子,骗取真赏识;或凭着伪政绩,铺垫升迁路。长此以往,催生出空洞无物、跟风照搬、虚张声势等形式主义,给党的建设带来的危害是十分严重的,不仅严重损害党群、干群关系,还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妨碍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贯彻落实。因此,形式主义被列在“四风”之首,需要坚决反对。

    正所谓“为政贵在行,以实则治,以文则不治”。在持之以恒纠“四风”的要求下,化空谈为务实、变口号为行动是克服形式主义的关键。一方面,在改进工作作风上出实招。从实处入手,以民声为行动指南、以求真为工作目标,把人民满意作为最高追求,动真格、祛虚功,切实斩断“走形式”的思想苗头。同时,用实干考量,树立形式与内容并重、务实与创新并重的考核导向,打造电话、网络、信访“三位一体”的监督平台,让领导干部勇于担当、善抓落实,真正用实绩说话。另一方面,在密切联系群众上下实功。立足实际谋发展,汲取民意做决策,多一些学用结合、少一点夸夸其谈,多一些真抓实干、少一点好大喜功。用对人民负责的态度,抓好改革发展、精准扶贫等核心工作,给人民以看得见的福利,为务实干事凝聚持久动力。

    纵使形式歪风难散于心、就算名利双收诱惑至极、哪怕改革发展前路坎坷,领导干部都应回归为民本位,从实际出发,不搞形式,不鼓虚劲。以“不受虚言、不听浮术、不采华名、不兴伪事”的实干精神,将纠“四风”、树新风进行到底。

    (作者单位: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官厅镇政府)

    责任编辑:李艳玲 高天鼎

 
标 签:
( 网站编辑:张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