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权贵们的走秀场

    2016年美国大选进行得如火如荼。当前,民主党与共和党两大总统候选人入主白宫的角逐已经进入白热化。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以其大胆近乎疯狂的表达常受人诟病,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的信誉也因此前“邮件门”事件等受损。尽管如此,希拉里和特朗普两个候选人之间的竞争备受世界瞩目。他们之所以能在众多候选人中脱颖而出,不仅是因为其个人形象与政治主张与众不同,更是因为其身份显赫、财力丰厚、手段非凡。希拉里为美国第42任总统比尔·克林顿的夫人,特朗普则为地产大亨、赌场老板,及拥有众多品牌的亿万富翁。这么“显赫”的身世与身家,使他们有充足的资本进入最后阶段的大选,也再一次引发人们对美国政治“权贵式经营”的关注。

  一、美国政坛的“权贵”及世袭现象

  尽管美国宪法规定,“无论何人,当选担任总统职务不得超过两次”,而且明确注明:美国不授予任何人贵族头衔。然而,这并不代表美国的政坛上不存在“贵族”及“世袭”现象。事实上,自建国初起,在美国的权力中心,无论是政府,还是国会,都不乏豪门望族把持。

  1.建国之初的亚当斯家族。亚当斯家族堪称美国历史上的“第一望族”。在美国还未独立时,亚当斯家族的塞缪尔·亚当斯就热心政治,参与了美国独立战争的发起和组织。1774年,在他的倡议下,马萨诸塞议会通过决议,决定召开北美各殖民地代表大会。他的堂弟约翰·亚当斯作为马萨诸塞州的代表,先后参加了两次大陆会议:第一届大陆会议通过了由他起草的《权利法案》,向英国殖民当局明确提出了北美人民的权利;第二届大陆会议上他提名华盛顿担任大陆军总司令,并当选为“五人委员会”的一员,参与起草、修改了《独立宣言》,并说服各州代表通过此宣言。塞缪尔·亚当斯更是在《独立宣言》上签下自己名字,成为美国的“国父”之一。

  当然,亚当斯家族对美国政治的影响远不止于此。虽然当时华盛顿、杰斐逊及富兰克林等人声誉斐然,然而,由于没有男性的合法继承人,他们对美国政治的贡献与影响更多留在了历史文本之中。而亚当斯家族对美国政治的贡献则存在于实际的权力掌控中。约翰·亚当斯(老亚当斯)成为美国第1任副总统,第2任总统;他的儿子约翰·昆西·亚当斯(小亚当斯)先后任驻普鲁士、荷兰和俄国的大使,众议院议员,国务卿,后来更是成为美国第6任总统。他们成为美国历史上出现的第一对父子总统。

  亚当斯家族在出了“国父”和“总统”之后,虽然没有保持在权力的顶峰,却仍然不减荣耀。家族中仍然出了许多地方立法会成员、美国驻外大使、富豪、历史学家、诗人等等。进入20世纪后,查尔斯·弗朗西斯·亚当斯三世曾任胡佛政府海军部长,他的儿子查尔斯·弗朗西斯·亚当斯四世1948年成为雷神公司总裁,1960年成为雷神公司董事长,执掌雷神公司长达20余年。虽然这些人的成功少不了个人努力,但比起一般人来,家族力量无疑给他们提供了宽阔的“捷径”。

  2.20世纪前半叶最有权势的罗斯福家族。尽管在美国还未建国之时,罗斯福家族就已经存在,但其掌握权力的顶峰却是在20世纪前半叶。众所周知的有来自该家族的两位美国总统,包括第26任总统西奥多·罗斯福(老罗斯福)和第32任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小罗斯福)。他们与美国的向外扩张紧密相连。

  1901年,西奥多·罗斯福在时任总统威廉·麦金利遭枪击身亡后成为美国总统,竞选连任至1909年。他在国内推行“反托拉斯”政策,在国际上推行扩张政策,出台了著名的“胡萝卜加大棒”外交政策。1933至1945年间,富兰克林·罗斯福连续出任4届美国总统。这一段时间正值美国经济大萧条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罗斯福一方面积极施行新政,复兴国家经济,另一方面反对希特勒,提出《租借法案》支持打击法西斯主义,与丘吉尔发表联合公报,宣布《大西洋宪章》。在日本偷袭珍珠港后,他宣布美国参战,直接加入反法西斯战争。在战争还未结束时,他就已经与盟国磋商未来世界的和平规划。

  虽然小罗斯福由于身体原因没有亲自参与联合国成立大会,但他对美国的国家能力建设、对战后世界秩序的贡献赢得了美国人的赞誉。在2010年的一项评选调查中,他成为美国历史上的“最佳总统”,而第二名则是他的叔叔西奥多·罗斯福。可以说,罗斯福家族对美国历史特别是美国政治状态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了其他家族。

  二战结束后,小罗斯福的儿子们也开始涉足政坛。长子詹姆斯担任了6届洛杉矶国会选区的众议院议员,三子艾略特于60年代当选为迈阿密市市长。时至今日,罗斯福家族依然是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家族之一。

  3.极富且贵的布什家族。除了希拉里和特朗普之外,2016年美国大选在初选阶段还有一位备受关注的热门候选人杰布·布什。虽然他已早早退选,然其背后的家族仍然受到众人的关注。自老布什的祖父塞缪尔·布什以来,布什家族的人曾五次在白宫宣誓,其中老布什两次当选副总统,一次当选总统,其儿子小布什两次当选总统。这使美国政坛上出现了一个新的独立的“豪门”——布什家族。之所以说“独立”,是因为起初,布什家族只是在工业生产占据一席之地,并未直接涉足政界。而与另外两个豪门——沃克家族和戴维斯家族的联姻将其与后者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人们提起布什家族会自然想到两个家族。是老布什和小布什的父子总统将其家族真正塑造成美国最具影响力的政治家族之一。这次杰布·布什一开始宣布参加大选时,所依赖的底气不仅在于自己曾两次当选佛罗里达州州长,也在于父亲与兄长皆曾是美国总统,有着广泛的人脉关系,更是因为家族经商,有着雄厚的财力支持——比如两个弟弟的职业,不是银行家就是商人。

  4.后起之秀克林顿家族。相比其他几大豪门望族,克林顿家族算不上传统的政治家族。在比尔·克林顿与希拉里投身政治之前,双方家庭均未有能载入历史的政界要员。从规模和历史上远不及其他几个显赫的家族,因此有人将其称为“政治家庭”。不过,即便如此,克林顿夫妇目前在美国政界的影响力仍不容小觑。参加2016年大选的希拉里拥有出色的个人能力和强大的政治影响力,美国历史上很可能会出现一对“夫妻总统”。而他们的女儿切尔西·克林顿数次表示未来会踏上仕途,很可能将这一家族的荣耀承继下去。

  当然,除了上述几大家族,在美国的政治史上,我们也经常听到其他几大家族,肯尼迪、洛克菲勒、塔夫特等等。这些家族之间关系盘根错节,他们在美国政府、白宫内阁、联邦参众两院、各州把持“朝政”,多的是父子相继、叔侄承传、兄弟携手等各种现象。

  二、金钱是美国政治的“母乳”

  从政治发展史来看,掌握权力的政治家族将自己手中的权力传于下一代比较常见,散见于不同历史时期不同国家。通常,这样的现象被人们认为是封建社会的“遗毒”,在现代政治话语中是自带“负面意义”的。然而,在自诩为世界民主标杆,一直将民主作为炫耀其政治体制优越性标语的美国,出现如此之多的政治世家与权贵,而且这些世家没有受到美国民众明显的抗拒,甚至得到欢迎,这就不得不让人深思。在如此“优越”的政治制度中,这种豪门望族政治是如何寻隙生存并不断壮大的呢?

  1. 精英用金钱砌成家族的政治首“金”。政治家族的形成与家族内的精英和金钱紧密相连。有政治学家指出,治理美国的并不是民众,而是精英。“精英是有权的少数;民众是无权的多数。”因此有人辛辣地指出,“美国实际上是由富人来制定规则,维护富人利益的社会”。这点从政治家族的形成就可以看出。在政治“发迹”之前,几乎每个家族都是族内具有政治头脑的精英人物在不薄家底的基础上,以金钱开路,广交政界首脑人物,逐渐涉足政界。以美国最具代表性的几大家族为例:亚当斯家族的祖先是个麦芽制造者,并拥有自己的酒厂。在这样的家庭背景下,塞缪尔·亚当斯才能衣食无忧在哈佛求学,并和朋友出版政治刊物,成立地下组织,积极鼓励殖民地人民反抗宗主国英国的殖民统治;罗斯福家族不仅自己经营着制糖业,管理着大量的房地产,其姻亲也是船舶业商业巨子。正是稳定的生活使西奥多·罗斯福走上了政治之路;布什家族的塞缪尔最初经营钢铁制造业,后来发展成为制造业大亨,产业遍及石油、银行、军工乃至体育项目。依靠着巨额的财富,老布什的父亲普雷斯科特才有机会与艾森豪威尔总统建立私交,并竞选成为联邦参议员,带领整个家族步入美国政坛;克林顿家族中,克林顿本人虽然没有多么显赫的家庭背景,但其妻子希拉里却生于芝加哥的富商家庭,况且两人都是出身耶鲁的精英,拥有精英圈里广泛的人脉与资源。而今年参选的特朗普本人即是亿万富翁,其口无遮拦的大胆言论建立在其傲人的财产基础之上。

  在目前的竞选体制下,没有金钱作后盾,没有良好的家族背景,没有大财团的支持,谋求高位非常困难。因为“竞选需要大量的资金,政治家族在募款能力上更强,渠道也更多。”当年西奥多·罗斯福的竞选不仅有摩根财团的帮助,还有铁路大王哈里曼的支持。现任总统贝拉克·奥巴马虽然出身平民,被诩为美国民主最有力的证明,但我们别忘了,他的竞选也离不开巨额的筹款。正是有了稳定的经济基础,这些家族才能有机会在政界掘其“第一桶金”。而一旦得势,马上将金钱与权力结合在一起,为自己制造更大的政治抑或经济上的收益。这些政治及经济收益又为新一轮的权力争夺提供基础,如此不断循环,最终造成美国的父子总统、叔侄总统,甚至极有可能的夫妻总统等现象。谁会确定:现在的“平民总统”奥巴马,不会成为下一个豪门望族的开拓者呢?

  2.家族网络为精英的政治梦想提供助力。有人指出,“政治权力是自我延续的”,一个人拥有的权力越多,他的权力越有可能通过家族继承下去。放在政治家族身上,也是一样。一旦初具规模,该政治家族就会很容易继续扩大。这是因为,一方面,在家族内部,成员之间互相影响,潜移默化,后辈效仿前辈,很容易走上和成功者一样的道路。就像克林顿和希拉里的女儿切尔西,即使年纪轻轻,就已表露出和父母一样从政的意向。另一方面,成形的政治家族拥有广泛的人脉网络,这为家族内有志于走上仕途的精英提供了有力的资源。在美国的政治领域,人脉是一种资源,它虽然无形,但却真实地存在。

  在“白人+富人”的美国主流社会中,豪门望族之间的通婚以及各种各样的俱乐部成为维系人脉关系的重要纽带。以大学的秘密精英组织为例。在几乎所有的一流大学中,都存在一些相对私密的精英社团,这些社团的成员来自美国政界、商界、教育界重要人物的家庭。像耶鲁大学的“骷髅会”,作为美国最神秘也最有权势的同学会,其入会条件之一就是出身于美国东部的豪门世家,受过良好的高中教育。这些人后来多数都站在美国政治与经济权力金字塔的塔尖上,例如美国前总统小布什。“骷髅会”的成员几乎遍布美国白宫、国会、内阁各部、最高法院以至于中央情报局。他们彼此之间形成的人脉网络,很多时候比实际的金钱更为有用。

  除了上述以外,金钱和家族势力还能够给立志走上仕途的家族成员带来其他的好处,比如知名度、支持率,以及政治献金等。可以说,家族丰厚的政治遗产为其家族成员取得仕途上的成功提供了非常有力的“捷径”。

  三、美国政治的“权贵式经营”与“美式民主”的欺骗性

  美国政治的“权贵式经营”并不是现在才有的,而是早在美利坚合众国诞生时就已经存在。美国政治是豪门望族在金钱的加持下所进行的自娱自乐的游戏,“美式民主”具有很大的欺骗性。

  1.宪法为权贵掌控国家权力提供了便利。美国宪法一直被人们认为是美国民主制度的来源与依据。然而,制定宪法的美国“国父们”的初衷并不是提倡代表民意的民主,而是以法律和正义的名义来限制民意的畅达。他们不愿意建立一个由众议院主导(或民意主导)的政体,因此费尽心思削弱众议院的权力:由最具有身份、地位与财富的“高贵人士”组成上议院(参议院),分割立法权;赋予总统“帝王般的权力”,让其政治地位高于议会;赋予“具有贵族色彩且不受民意影响的最高法院”权力,在必要时可以宣布立法无效。这样做于他们有什么好处呢?财大气粗的豪门望族可以稳稳地掌控国家权力,不必受到民意的“骚扰”,例如亚当斯、汉密尔顿、罗斯福、肯尼迪等家族。

  2.由金钱加持的“选举”让民主仅“服务”于少数人。选举一向被认为是民主最直接的体现形式,选举制度也是美式民主的基石。然而,由金钱所加持的选举并不能让所有人都可以依靠这一制度进入美国的权力体系,美国选举的公正性并非真实存在。尤其是在2014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通过一项取消政治献金上限的法律规定之后。实际上,2010年1月在著名的“联合公民诉讼案”中,最高法院以“政治募捐属言论自由的一种”为由,裁定政府限制企业、工会“投资”选举宣传的行为非法,就已突破了对“金主”投资的限制。2012年奥巴马、罗姆尼等候选人为了大选得利,千方百计讨好富人,获得巨额筹款,最后花费高达60亿美元,被称为美国历史上“最烧钱的大选”。而今年的大选,有美国机构预计其花费甚至高出2012年选举。著名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指出,美国1%的人每年拿走国民收入的25%,控制着40%的财富。美国所有的参议员和大部分众议员赴任时是这1%人的跟班,在任时服侍这1%,留任时依赖这1%。按照有些人的说法,“美国选举已经成为‘钱举’”。

  在政治“家族化”“世袭化”现象影响下出现的掌权者,在制订政策时,必然会优先考虑自己及盟友的利益,而非普通民众的利益,这大大降低了美国民主的广度。“金主”出钱支持候选人并非一无所求,而是建立在金钱与权力的交易基础上的。一旦候选人获胜,那么就会对自己的“金主”要么进行政治任命,要么制定有利的政策加以回报。以小布什政府为例。在大选筹款中,当时贡献最大的是“先锋俱乐部”。小布什就任总统后,前后共任命了该俱乐部43人,其中2位担任部长要职,19位出任驻外大使。而2001年小布什政府冒着世界反对舆论退出《京都议定书》的决定,也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支持(至少不得罪)石油和天然气等支持过自己竞选的大公司。除了小布什政府,类似的案例不胜枚举。简单依靠选票的选举竞争为政客们的政治投机大行方便,导致资源集中在少数人手中,社会大众的利益遭到决策者的漠视,社会弱势群体亦无法得到保护。可以说,钱与权的交易使美国的民主更多地为少数富人“服务”,而离普通民众越来越远。

  3.权贵家族长期把持“朝政”,破坏了美国民众的民主观。我们经常在各种场合和媒体报道中了解到美国民众对少数几个豪门望族垄断美国政治的担心与反感,但政治家族在选举中一再胜出也透露出美国人对这一现象的接受和妥协。美国网络杂志《Slate》曾指明,“家族政治本来就是美国的一部分,从建国初始,这样的情况就一直存在。”长期以来,美国权势的集中性已经在民众心中造成一种对民主的误解。几大家族成员长期霸占美国权柄,“这一现象或许违反了机会平等原则,但并没有违反统计学规律。在全世界,在政商界,权力仍然集中在少数家族手中。权势王朝正被普遍接受。”而从美国民众对希拉里和特朗普竞选结果的期待,以及克林顿家族和布什家族的后辈是否还会在下一轮、甚至下下一轮的大选中竞争的猜测中,我们也可以得出结论,政治家族长期把持权力这一“既定事实”,已经降低了美国民众对民主的感知,破坏了美国民众的民主观。

  表面上,美国的权力掌控者都是经过选举代表普通民众的,美国自己也标榜为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然而,一个个权贵家族轮流执掌美国政坛的历史现实却有力地揭示出:一场场大选就是美国权贵的走秀场,他们通过这场走秀,为下一步掌控国家权力寻求正当性的外衣。2016年的总统选举也不例外。不论是民主党的希拉里获胜,还是共和党的特朗普获胜,都改变不了他们非富即贵的事实。这再一次证明,美国政治仅是豪门望族的游戏场,美国的民主是少数人的民主,美国的历史是美国特色的家族统治和门阀政治的历史。豪门望族以金钱加持选举,随后,他们又以选票来为手中的权力披上正当性的外衣,使其为自己及盟友服务。美国民主的本质实际上就是少数有钱有势者制定规则,以维护他们利益的工具。在美国国内如此,在世界上其他西方国家也是如此。

  (本文系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编号:802680]研究成果)

  (作者单位:兰州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中亚研究所)

责任编辑:李艳玲 高天鼎

 
标 签:
( 网站编辑:张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