廓清党性与人民性关系的认识误区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强调:“党性和人民性从来都是一致的、统一的。”党性与人民性相统一,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观点,是意识形态领域关乎舆论导向的重大问题。但在这个原则性问题上仍存在一些认识误区,特别是那种把党性和人民性割裂开来、对立起来的错误认识,不仅曲解了党性与人民性的相互关系,而且还对党的性质和使命造成了混淆甚至迷失了正确的方向。当前廓清这些认识误区,对于我们坚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阵地,站稳人民立场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1.认识误区的主要表现。 一是误认为既然党性源于人民性,那么为了人民性就可以放弃党性,甚至有人提出党性要为人民性让路。在这种观点看来,人民性是党性的来源和根基,那么人民性对于党性来说,就具有优先性,为了人民性,可以不讲党性,甚至可以放弃党性。所谓“什么时候人民政府变成了党的政府”就属于此类。这种观点割裂了党性与人民性的有机统一关系,甚至将两者放在对立的位置,形成所谓非此即彼的关系,其错误的严重是不言而喻的。

  二是误认为既然党性是人民性的集中体现,那么两者讲一个就够了,主张讲党性就不需要讲人民性了。这种观点肯定中国共产党代表了广大人民的利益,党性是人民性的集中体现,但却强调没有必要再讲人民性,这又进入了另一个误区。所谓“你是替党说话,还是替人民说话”,“我们只讲党性,不讲人民性”就是这种认识在作怪。这种观点并没有完整准确地把握党性和人民性相统一的内涵,要害在于貌似很讲政治,实质上动摇党的群众基础,是对党与群众关系的破坏。须知脱离了人民性的党性是不存在的,不讲人民性,党性最终也会受到伤害。

  三是误认为既然西方发达国家都是讲“公意”“公共意志”和“人民主权”,那么我们也应该突出“公意”,只讲人民性,不要讲党性了。这种观点深受西方所谓的“契约论”和天赋人权思想的影响,又被西方议会民主制和普选制的表面现象所蒙蔽,认为在这些国家当中未经人民同意的政府不是合法的政府,国家的政策如果侵害了人民的利益,人民可以表示抗议和不服从,而各个政党的党性只是代表自己政党的党派性,不能与人民性并列。诸如此类的观点因为有所谓西方的民主理论作为掩护,具有很大的蛊惑力,其危害性是显而易见的。

  四是误认为既然党在历史上犯过错误,现实中又有很多党员干部贪污腐败,那么党性就会背离人民性。这种观点以我们党历史上曾经经历的一些挫折以及现实生活中一些党员领导干部腐化堕落的案例作为依据,得出党性可能会背离人民性、党性不一定始终与人民性保持一致的结论。这种观点乍一听似乎很有道理,但却是以个人这个局部代替了党这个整体,是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在党性与人民性相统一这一原则上的反映。

  2.认识误区的思想成因。一是脱离了一定的社会关系就不可能正确认识党性与人民性的关系。政党总是一定社会阶级斗争的工具,人民是一定社会的主体,党性与人民性的关系反映了政党与社会的关系,归根结底应当放在具体的社会条件中去考察。马克思曾指出,不存在一个独立于世界之外的抽象的、普遍的人性。同样,也不存在独立于世界之外的抽象的、普遍的党性与人民性,必须联系政党与人民所处的具体的社会经济关系,才能够准确把握党性与人民性的本质内涵,也才能够深刻认识党性与人民性相统一的关系。而上述认识误区的一个共同点便是脱离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下党性与人民性的具体关系,或者将西方发达国家中的党性与人民性的关系简单地移植到中国,泛泛而谈所谓的党性与人民性的关系,得出的结论肯定是似是而非的不切合中国实际、甚至是荒谬的结论。

  二是缺少历史的科学分析,对党性与人民性关系的认识就容易陷入各种各样的误区。列宁曾指出,对于任何问题的认识,都必须提高到一定的历史高度,看看它发生的具体历史条件和历史作用。把政党和人民群众紧密联系起来,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根本原因。在95年波澜壮阔的历史进程中,中国共产党紧紧依靠人民,跨过一道又一道沟坎,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为中华民族作出了伟大历史贡献,深刻改变了近代以后中华民族发展的方向和进程,深刻改变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命运,深刻改变了世界发展的趋势和格局。这些都是不争的历史事实。考察党性与人民性的关系,就必须要考察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人民群众生活的历史变迁、党带领人民取得的辉煌成绩,等等。如果撇开这些去谈党性与人民性的关系,就是罔顾历史事实。

  三是离开了联系、发展、全面的观点,就容易在党性与人民性关系问题上产生片面性。联系、发展、全面的观点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也是我们分析党性与人民性关系的一个重要的方法论原则。如果只看到党曾经犯过的错误,看不见党是怎么改正错误的;党又如何从改正错误走向成功的,那么就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片黑暗的感觉,对党性与人民性的关系就会得出带有片面性的判断。如果只看到人民性是党性的来源,却看不到党性对人民性的引领和提升,只看到一些党员干部背离人民性的现象,却看不到党从整体上在维护、实现人民利益上所做出的巨大努力,当然也就会得出为了人民性可以不要党性这样偏激的结论了。

  3.需要正确把握的几个理论问题。一是党性与人民性关系反映了政党与人民的关系,反映了政党获得人民支持的程度,是一个表征政党社会基础的重大问题。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经验来看,苏共党内存在的严重腐败现象、党员干部理想信念的动摇和宗旨意识的缺失等,最后导致了党性的淡化,扭曲了党性与人民性的关系,直接动摇了苏共的社会基础,最终被人民所抛弃,也就不足为怪了。中国共产党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人民立场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立场,始终代表广大人民的利益,以实现人的自由全面的发展为根本追求,是中国共产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我们党始终扎根于人民群众之中,坚持党性与人民性相统一,是我们党所以获得广大人民的衷心支持,拥有最为广泛的社会基础的原因所在。

  二是应当从党性的深刻内涵来全面理解党性与人民性的关系。刘少奇同志认为,党性是阶级性的最高而又集中的表现,是无产阶级利益最高而又集中的表现。这是从历史唯物主义出发,对党性的本质内涵所作的抽象概括。按照这一概括,中国共产党的党性可以从两个方面理解:一方面,党性是所属阶级意志的体现,也是广大人民群众意志的体现;另一方面,党性是从全局和长远的高度对人民群众意志和利益进行升华和引领。由此可知,党性与人民性是完全一致的。同时,党是由一个个的党员所组成,要通过一个个的具体政策来实现执政理念和目标。因此,党性还必须落实到具体行动上,在党的路线政策之中体现出来,在党员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执政为民的行动中体现出来。我们常说的一个党员党性强不强,就是指的这个意义上的党性。

  三是在全面从严治党中始终坚持党性与人民性相统一。党的先进性不是与生俱来的,也不是一劳永逸的。苏联解体,归根结底在于苏共背离了党性与人民性相统一的原则。而我们党历经革命、建设和改革,始终坚持党性与人民性相统一,这与我们党95年来始终高度注重自身建设是分不开的。治国必先治党,治党务必从严。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从党和国家工作大局出发,作出了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部署。我们必须坚持问题导向,加强党性教育和党性锻炼,教育引导党员干部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增强党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能力,保持和发展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始终坚持党性与人民性的高度统一。

  (作者:上海市委党校第四分校副教授)

  责任编辑:李艳玲 高天鼎

 
标 签:
( 网站编辑:宋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