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应对国际经济的新变化新趋势

    2016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2017年是实施“十三五”规划的重要一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要妥善应对风险挑战,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准确把握明年世界经济的变化趋势是做好未来经济工作的重要内容。今年以来,世界经济虽然出现了一些积极变化,但总体延续缓慢复苏态势,加之政治、经济、地缘、民族等问题交织演化,世界经济更加纷繁复杂。

  一是世界经济呈现结构性变化,增长动力依然不足。短期看,在发达经济体中,美国经济增长尚不稳固,美元升值和美联储加息等因素将给世界经济带来较大不确定性;欧洲经济走势依然较弱,由于经济分化严重,欧元区面临分裂的风险;日本经济难以摆脱日元升值、通缩压力等因素的拖累,经济难有起色。新兴经济体虽然是世界经济持续增长的重要动力源,但增长势头有所减弱。明年,一些新兴经济体还将可能面临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地缘政治冲突、货币贬值、资本外流等多重压力。总体上看,未来实际利率还将持续走低,政府、企业、个人资产负债表的修复尚需时日,上一轮科技革命带来的增长动能正在衰减,投资创新趋缓,新一轮科技产业革命尚未形成,世界主要经济体都还没有回到危机前的增长路径,也没有恢复到危机前的增长速度。世界经济将继续面临动力不足、需求不振、金融市场动荡、国际贸易投资低迷等多重风险的挑战,世界经济未走出长期停滞的阴影。

  二是国际贸易环境严峻,经济全球化面临更大阻力。受全球经济疲弱态势影响,世界地缘政治紧张局面有增无减,贸易保护主义盛行,国际贸易体系日趋碎片化。2008年至今,国际金融危机已经过去8年,但全球直接投资仍未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若以投资与贸易占GDP的比例来衡量,经济全球化指数处于停滞甚至下降之中。短期看,发达国家正试图通过提高主导贸易规则、再工业化,在国际产业竞争中取得新优势;新兴市场国家、发展中国家经济结构调整的压力进一步加大,对外贸易依存度依然较高。明年,在世界经济低增长、高波动的大背景下,全球贸易将持续低迷、国际竞争更加激烈、产业转移趋于放缓、汇率持续震荡,经济全球化进程面临更大阻力。另外,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声称要退出TPP,但应清醒地看到,即使美国退出TPP,也并不代表其重返亚太、制衡他国的立场发生了根本改变,贸易保护主义可能会更加盛行。

  三是全球债务不断积累,金融风险逐步增大。虽然国际金融监管改革取得明显进展,但由于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较大,主要央行还在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但这些以需求管理为主的刺激政策,并未换来全球经济的结构调整、产业创新和发展,反而刺激了资本市场,增加了杠杆和债务水平,其效果和可持续性令人忧虑。事实上,国际金融危机后遗症还未完全解决,政策分化、资本剧烈流动、超高债务水平、超低利率引发危机的风险仍在积累,并不断冲击新兴市场国家汇率和市场稳定。一些经济体已经出现了低利率、低增长、高负债“有毒组合”不断积累的趋势。这意味着2017年爆发金融风险、造成市场动荡的可能性依然较大。

  四是贫富差距日趋扩大,社会冲突和矛盾加剧。长期贫困是各种反社会思潮乃至极端主义滋生的土壤,特别是年轻贫困人口容易从生计困难转向对社会不满,接受极端主义甚至恐怖主义。这不仅会带来严重社会问题,而且会给经济发展带来严重后果。数据显示,全球最富有的0.1%的人群拥有全球20%的财富,最富的1%人群拥有全球50%的财富,最富的10%拥有80%—90%的财富,而全球一半人口的财富总和不足全球财富的5%。这种自2010年以来全球财富不公平的程度,在某种程度上极类似第一次世界大战前1910年左右的财富差距。一段时期以来,“特朗普现象”“桑德斯现象”的出现,恐怖主义、极端宗教势力的崛起,保守主义、民粹主义、民族主义、保护主义冲突不断,政治观点日趋分化和极端,其主要原因都是源于贫富差距加速扩大。这些问题如若处理不好,不仅国家对立情绪蔓延,社会分裂加剧,甚至会引发严重的局部冲突和社会动荡。

  五是数字经济成长较快,但劳动就业面临较大压力。新一轮科技革命正在孕育之中,数字技术在全球大部分地区迅速推广。发展中国家拥有手机的家庭比有电或清洁用水的家庭还多,其中处于收入底层五分之一人口中有近70%拥有手机,近10年来,互联网用户从10亿增加到32亿,企业、个人和政府之间的联系紧密程度前所未有。这催生了“互联网+”、智能制造、分享经济等新科技、新经济、新业态,蕴含着巨大商机。但数字红利并未同步实现,推动经济增长的效果并未达到预期,而且还对传统产业造成巨大冲击,导致相关领域失业增加,明年全球范围内中低收入群体的失业问题可能更加突出。

  六是大国关系分化重组,“走出去”面临更多挑战。当前,大国关系进入新一轮分化重组期,地缘政治因素更加突出,战略对峙、军备竞争抬头,各主要国家围绕国际秩序、国际规则、国家利益激烈博弈,合作需求上升。美国虽然仍在推行“再平衡”战略,但力不从心的窘态日益显现。欧洲经济不振、恐怖袭击、难民危机等多重挑战交织并发,进入内外交困的深度调整期,对外影响衰落。俄罗斯虽然政局稳定,但经济遭遇困难,日本政治则趋于保守。周边国家借力我国、搭顺风车,其经济发展步伐加快,经济投资潜力明显,但一些国家政局发生变化、政权更替、党派政治纷争、种族宗教冲突、叛乱等,都将给我国“一带一路”战略带来政治风险。

  总的看,明年世界经济、政治、安全等方面都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以宽松货币政策为主的刺激效果日趋递减,新的增长动力机制尚不明朗。针对出现的一系列新问题新特点新趋势,应着力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一是进一步加强各国宏观政策的统筹协调。面对世界经济的风险和挑战,需标本兼治,加强各国宏观政策的沟通与合作,综合施策,努力做各国宏观政策的统筹者,做中长期结构性问题的改革者,做全球高效经济金融治理的引领者,做构建合作共赢的全球价值链的协调者。运用好财政、货币、结构性改革等多种有效政策工具,既做好短期风险防范和应对,也要挖掘中长期增长潜力。凝聚共识,形成合力,为促进全球经济增长创造良好环境,促进世界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包容增长。

  二是稳步推进全球治理,特别是国际金融体制改革。不断完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优化国际金融机构治理结构,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合理引导和处置人民币贬值预期,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降低黑天鹅事件冲击的频率和破坏性。稳定全球金融市场,深化汇率改革,避免汇市过度波动引发金融动荡。加强在金融监管、国际税收、反腐败领域合作,提高世界经济抗风险能力。

  三是鼓励产业合作和技术创新,着力挖掘增长新动能。紧紧抓住创新、新工业革命、数字经济等新要素新业态带来的新机遇,以促进外贸快速增长为重点,带动发展理念、体制机制、商业模式等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创新,推动产业、产品向产业链中高端跃升,塑造更多依靠创新驱动、更多发挥先发优势的引领性发展,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优化提高全球产业链上的分工和地位,增加有效供给,使供给体系更好适应需求结构变化。

  四是推动贸易投资便利化,建设全面开放新格局。继续推动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巩固多边贸易体制,构建平等协商、共同参与、普遍受益的区域合作框架,释放全球经贸投资合作潜力。增加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代表性、发言权,防止治理机制封闭化和规则碎片化。坚定不移破解区域互联互通瓶颈,促进基础设施、规章制度、人员交流互联互通,构建全方位、复合型互联互通网络,加强“一带一路”倡议同有关各方发展战略及合作倡议对接,为世界经济增长创造动力。

    (作者单位: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经济学院)

责任编辑:狄英娜 李民圣

 
标 签:
( 网站编辑:张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