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映时代精神是文艺创作的神圣使命

     “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文艺作为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引导一个时代的社会风气、代表一个时代的精神风貌、倡领一个时代的人文风尚。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指出,“文艺的性质决定了它必须以反映时代精神为神圣使命”,这既是对文艺创作价值取向的深刻阐发,也是对作家艺术家履职尽责寄予的殷切希望。

    一、反映时代精神是文艺创作的重要价值取向

    时代精神作为对现代文明内核与精髓的抽象与概括,是一个时代所特有的、代表社会发展方向、引领时代进步的人文质素,是一种为全体社会成员所共同尊奉的先进思想理念。文艺作为时代的心音、弦歌、徽志和节律,在刻录时代既往、驱引时代当下、辟划时代未来的过程中,必然要律动和高扬时代精神。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人类发展的每一个重大历史关头,文艺都能发时代之先声、开社会之先风、启智慧之先河,成为时代变迁和社会变革的先导。”这表明作家艺术家不仅是时代迁变演进的亲历者、见证者和抒写者,更是时代精神的擢拔者、时代风气的彪炳者、时代风尚的垂范者。

    当今中国,正处在大踏步赶上现代化潮流并站在世界发展前列的历史时期,正处于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重要贡献的伟大时代,忠实记录、深刻反映、艺术再现这个恢宏时代的巨大变迁,为人民群众提供优质的精神食粮,既是文艺创作的中心任务,也是当代中国作家艺术家的重要价值体现。而要确保文艺创作始终坚持正确的价值取向,就必须大力倡导和弘扬时代精神,这不仅是文艺创作的内在要求,更是文艺创作的本质特征。

    回望我国文学发展史,不难发现,一大批经典名著之所以能够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代代流传,且至今依然辉耀着璀璨的艺术魅力,一个重要原因便是这些作品均从某一侧面折射出特定历史时期的时代风貌与时代精神。

    每个时代孕育着每个时代的精神,每种时代精神都表征着当代人最崇高的价值追求。我国近40年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培植铸塑了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这一时代精神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人类文明优秀成果相承接,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契合,成为当代中国的主旋律和最强音。

    文艺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是一定社会生活在作家艺术家头脑中反映的产物,是时代精神在创作实践中的濡化、淬炼、投射、聚合和涵育。诚如英国作家劳伦斯所说:“艺术家的职责,是揭示在一个生气洋溢的时刻,人与周围世界之间的关系。由于人类总是在种种旧关系的罗网里挣扎,所以艺术总是跑在时代前头。”

    近年来,我国作家艺术家倾情服务人民群众,倾心创作精品力作,开启了我国文艺事业繁荣发展的崭新气象,发挥了“文艺是时代前进号角”的特殊效能。但也应当清醒地看到,我国文艺创作在很大程度上还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难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高层面精神需要和高品位审美需求。

    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而实现这个目标,必须高度重视和充分发挥文艺和文艺工作者的重要作用。”作家艺术家要自觉扬厉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拱卫和恪守文艺创作的正确价值取向,进一步承负和履行时代赋予的神圣使命与责任担当,以饱含激情与饱蘸诗意的笔触,精准有力地状绘当今大变革时代背景下的生活主潮与社会景观,把更多体现中华文化精髓、反映中国人审美追求、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符合世界进步潮流的优秀作品奉献给伟大的时代。

    二、反映时代精神是打造经典文艺作品的重要路径

    作为社会生活与社会变革的观念浓缩和意识升华的时代精神,是在现实经济基础上整合聚变而成的上层建筑,是对人民群众社会实践的典型化认知和理性化表达。文艺创作只有高扬时代精神的旗幡,镂刻时代足迹,鸣响时代回音,镌绘时代图谱,才能构织出具有深湛意蕴和新异气派的经典作品。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任何一个时代的经典文艺作品,都是那个时代社会生活和精神的写照,都具有那个时代的烙印和特征。”经典文艺作品蕴藉着人们的情感和梦想,体现着一个民族的思想深度、文化厚度和精神高度,在纾困心理、慰藉心灵、淳化心绪和提升心智等方面发挥着独特作用。

    经典文艺作品虽然不是历史学文本和社会学专著,但却承载着不同时代的世道人心,浓缩着不同时代的社会面影。这正如别林斯基所指出的:每一部包涵时代精神的文艺作品,都无异于“俄罗斯生活的百科全书”,并由它们构筑了整个国家和民族的精神高地与信仰圣域。

    文艺经典作为经过时代涵寓、历史淘漉和社会磨砺所形成的鸿篇嘉构,揭示了时代发展的本质特征和基本规律,潜蕴着强大思想力量和丰厚精神釉质,不仅启发着哲人的心智和灵慧,而且陶冶着大众的性情和德操。习近平总书记对经典作品的特质和功能进行了精辟阐释:“经典通过主题内蕴、人物塑造、情感建构、意境营造、语言修辞等,容纳了深刻流动的心灵世界和鲜活丰满的本真生命,包含了历史、文化、人性的内涵,具有思想的穿透力、审美的洞察力、形式的创造力,因此才能成为不会过时的作品。”

    时代精神本身虽然明朗清晰,但其表现形式却如同汪洋大海的波涛般气象万千。图解时代精神、肢解时代精神不足取,游离时代、规避时代更是作品创作的歧途甚至绝路。当代中国,各种思想相互激荡,各种文化相互交融,社会生活目迷五色,社会结构日趋多元,特别是市场经济深刻改变和重塑着社会生活、经济形态以及人们的思想状貌和精神风貌,同时也极大地调整和不断修饰着文艺的形态和质态。其结果便是引发文艺创作在思想倾向、创作方法和价值追求上的多向位移与多种选择。这种位移与选择在客观上偏离了当代文艺固有的美学旨趣和正确的价值取向,主要表现在疏离传统韵味、泛化意义中心、解构主流思想、淡漠人文关怀。娱乐化和媚俗化的创作倾向降低了文艺品位,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文艺创作走向迷乱与虚妄。在文艺创作机制中,如果欲望化取代了社会性,娱乐化屏蔽了义理性,利益化淹没了功德性,恣意化支配了规约性,附庸化替代了先导性,低俗化消解了崇高性,那么文艺创作必然丧失本体价值,同时也丢掉了其本应具有的社会意义与审美功能。其最终结果,就像马克思所断言的那样,文艺创作一旦将崇高、正义、公理、奉献等观念、情感和追求“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的时候,就必然会在形态、性质和功能上异化为精神的疣物。

    有鉴于此,习近平总书记郑重要求:“广大文艺工作者要把握时代脉搏,承担时代使命,聆听时代声音,勇于回答时代课题。”作家艺术家只有把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根本任务,用博大胸怀去拥抱时代,用深邃目光去观察时代,用真挚情感去体验时代,才能不断推出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的传世经典,才能无愧于时代赋予的庄严而神圣的使命。

    三、反映时代精神是作家艺术家德艺修为的重要表征

    作为国家软实力和民族文化风貌集中体现的时代精神,是以人为主体的特定时代生活与社会实践的升华物。因此,要使作为铸造灵魂工程的文艺创作始终充盈时代精神,就必须提升创作主体的综合素养,笃化作家艺术家的德艺修为。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艺工作者要自觉坚守艺术理想,不断提高学养、涵养、修养,加强思想积累、知识储备、文化修养、艺术训练,努力做到‘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除了要有好的专业素养之外,还要有高尚的人格修为,有‘铁肩担道义’的社会责任感。”这就要求作家艺术家努力做到德艺双馨,既要成为否弃不良时代风气的践行者,又要成为践行良好时代风尚的引领者。

    一是树立科学的时代观。作家艺术家书写描摹时代必须坚持辩证法和唯物史观,把握现实生活的基本面和基本走向,分清时代发展的主脉与支流,厘定社会递嬗的表象与本质,正确处理褒扬礼赞与批判鞭挞的关系,积极创作为历史存正气、为世人弘美德、为时代聚精神、为自身留清名的优秀作品,努力释放文艺作品的积极功效和正向能量。

    二是把时代精神融入作品。文艺自有文艺的规律,创作自有创作的法度。时代精神是优秀作品的先决条件和必备要素,惟有时代精神才能赋予文艺作品以精美形质和优良品格。作家艺术家要以改革创新的时代精神统摄文艺创作,不断创作出体现时代精神、彰显时代风貌、切入时代腹地、反映时代本质,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妙作佳构,以人文纽带牵系人与人的心灵,增强人们的生活信心和生存勇气,提升人们的民族骨气和文化底气。

    三是发扬现实主义创作传统。马克思主义认为,“意识在任何时候都只能是被意识到了的存在,而人们的存在就是他们的实际生活过程” 。文艺创作作为物化的意识,只能是对现实存在的时代生活的能动反映。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文艺工作者,要“用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观照现实生活”。现实主义既是一种艺术表现形式,也是一种文艺创作方法。现实主义创作精神倡导贴近生活、贴近时代、贴近人民,主张作家艺术家深入现实生活,汲取时代养分,坚持问题导向,表现大众悲欢。

    我国文艺创作实践和成就充分表明,现实主义作品以其鲜明主题、丰赡内蕴、开放姿态与高迈品格,呈现出不竭的活力、巨大的张力和持久的魅力。作家艺术家只有以现实主义精神审视生活、观照时代,不断进行生活和艺术的积累,不断进行美的发现和美的创造,让文艺创作“接住地气、增加底气、灌注生气”,才能使文艺作品更加富有生活质感与现实温度。

    四是进一步增强精品意识。文艺精品的创作须臾离不开时代生活的补给和滋养。不关注、不追踪时代发展,一味追求“内宇宙”自我膨胀,不仅无助于精品力作的产生,而且可能导致俗品不断、庸品泛滥。作家艺术家只有驻足时代潮头,潜入生活深处,努力获取文艺创作所需要的题材、素材、激情、诗意和灵感,才能创作出思想精湛、艺术精美、制作精良的优秀作品,才能使这些作品成为艺术长廊里的旌帜和文化天幕上的星斗;只有直面当下时代发展主流和人民群众的生存现实,以个性化的感受和体验获得独特的审美发现并藉此增强作品的厚度、深度、力度、精度,才能创造出丰富多样的中国故事、中国形象、中国旋律。

    五是切实加强艺德建设。美国著名诗人惠特曼说过,一切美来自美的血液和美的头脑。文学艺术究其根本是“人学”,文艺作品的高下之分,最终体现在创作主体的人格优劣和道德良莠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艺巨制无不是厚积薄发的结晶,文艺魅力无不是内在充实的显现。”要求作家艺术家“要自觉抵制不分是非、颠倒黑白的错误倾向,自觉摒弃低俗、庸俗、媚俗的低级趣味,自觉反对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的腐朽思想”。作家艺术家要坚决摒弃急功近利的浮躁心理,发扬孜孜以求、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坚决破除唯市场化、唯金钱化的错误创作取向,坚守文艺创作的审美理想,保持文艺创作的独立价值,把艺术理想融入党和人民事业之中,做到胸中有大义、心里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推出更多反映时代呼声、展现人民奋斗、振奋民族精神、陶冶高尚情操的优秀作品。

    (作者单位:黑龙江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

    责任编辑:尹 霞

 
标 签:
( 网站编辑:张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