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新变化?

    继英国公投脱欧之后,特朗普以华盛顿政治体制“局外人”的身份,在美国内外各方讥讽、批评、打击下,凭借“离经叛道”的竞选方式,冲破重重阻力,最终赢得大选,成为美国的第45任总统,入主白宫。由此提出一个新课题:如何看待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新变化?本文仅就以下几个问题谈一些看法。

  1.英国公投和美国大选折射出英美等国严重的阶级对立。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大选在不同程度上折射出英、美这两个主要资本主义大国存在的社会严重分裂现象,即广大普通民众与精英阶层的尖锐对立。广大普通民众对现行体制、社会现实极其不满,对极力维护现行体制的精英阶层内心充满愤怒。按照美国历史学家乔治·纳什的说法,大选已使“双方之间的紧张关系达到意识形态上的‘内战’状态”。不是大选造成美国社会的分裂,而是大选使美国社会严重分裂的现状暴露无遗。

  对导致出现“特朗普现象”的美国社会的严重分裂,一些美国学者早有预见。美国外交学会会长理查德·哈斯在去年3月24日曾发表文章指出,此次大选是3.2亿美国人的主要情绪“如果称不上公然愤怒,也是严重焦虑”的情况下进行的,“反对当权派的参选人正是这种心情的受益者”。特朗普恰恰在美国广大民众极为不满的问题上,以一种极端的语言和表达方式,响应了“民众的愤怒”。这就是为何他遭到社会精英、职业政客以及共和党大佬的打压、排挤,但却得到草根阶层以及社会地位下降的中产阶级坚定支持的原因。

  中产阶级群众支持特朗普,与他们的社会经济处境变化有关。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期潘曾撰文指出,国际金融危机后,“美国已经分裂成两个:一个是超级富人的美国,他们在经济复苏中赚到了高额的奖金;另一个则是大量中产阶级、中小企业主的美国,他们仍在艰难地挣扎”。据统计,由于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美国普通家庭在3年内平均收入缩水近40%,大致回到了1992年的生活水平。据美国皮尤公司的调查,美国中产阶级(收入中值为5.4万美元)在美国总人口所占比重从上个世纪70年代的62%,降至目前的43%;家庭债务从1980年的9300美元提高到2015年的6.5万美元。2015年华尔街6家银行高管分红1.3亿美元,而半数美国家庭拿不出400美元现钞,必须借钱或变卖东西。

  “特朗普现象”折射出的普通民众与精英阶层的对立,说到底是美国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的,是当今垄断资本主义时代资本主义国家内部阶级斗争尖锐化的突出表现。对于西方资本主义世界正在发生的变化,只有用阶级分析的方法,才能洞悉其实质,掌握其内在规律,准确研判其前景。

  2.“逆经济全球化”的说法需作深入分析。“经济全球化”现象由来已久,只是不同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内涵,美苏冷战结束后,美英等垄断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实力在世界上占据绝对优势地位,因而它们倡导的“经济全球化”是垄断资本主义制度在世界占据主导地位的“经济全球化”。这种“经济全球化”,从一开始就是不平等的。相比而言,它有利于富人,不利于穷人;有利于大跨国公司,不利于中小企业;有利于发达国家,不利于发展中国家;有利于经济实力最强的美国,不利于经济实力相对较弱的其他发达国家。

  资本主义制度的固有弊端是贫富两极分化,“不平等”是这种制度的主要特征。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带头推行新自由主义思潮引领下的“经济全球化”,更把这种“不平等”现象扩展到全球范围。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曾经推动经济全球化最为积极、获益最多的美国,也遇到了它不曾想到的恶果:众多跨国公司为追逐利润最大化将工厂转移到国外,从而导致国内实体经济萎缩、经济增长乏力、失业人口居高不下。这是造成近年来美国社会因利益分配不公而形成社会严重分裂的一个重要原因。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曾说过:“资本主义内在的罪恶在于幸福的分配不均”。

  奥巴马去年11月16日在柏林发表告别欧洲的演讲中称,“当前经济全球化进程存在问题,引发不公正感。不少选民觉得被快速推进的经济全球化进程抛在身后,产生沮丧和愤怒”,“世界通向经济全球化的道路必须纠正。现实给人们的教训之一是,不同国家面临相同的挑战,那就是必须着手应对社会不平等”。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同一天在伦敦金融城发表讲话,也指出,英国公投脱欧和特朗普当选,“在一年内改变了世界”,“政府必须关注人民对经济全球化给就业和社会带来的影响的担忧”,“英国拥护自由贸易,但同时应管理经济全球化力量,以便它为所有人服务”。

  特朗普在今年1月20日的就职演说中,强调“我们国家被遗忘的男男女女将不会再被遗忘”,“从这一刻开始,只有美国优先——美国优先”,“我们将遵循两条简单的原则:买美国货,雇美国人”。他这番话是根据经济全球化给美国造成的负面效应而讲的,但他的这些主张有多少能实现是受体制限制的。

  有人把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乃至欧洲反一体化思潮的崛起,统统归之为“反经济全球化”“逆经济全球化”“反自由贸易”等等,是不恰当的,也不符合实际。经济全球化、欧洲一体化进程当前遇到的这些问题,是其自身造成的。任何事物发展到一定程度都会出现变化,“物极必反”。当前“经济全球化”遇到的问题同样在于此。

  3.慎用“民粹主义”概念。“民粹主义”(或“平民主义”)源于19世纪俄国革命运动中出现的一个小资产阶级派别——民粹派。它主张发动农民与沙皇专制制度进行斗争,掀起“到民间去”的运动,因而得名。民粹主义属于农民民主派的思想体系。后来它被视为马克思主义在俄国传播的障碍,受到普列汉诺夫、列宁等人的批判。

  当下,西方学者所谓的“民粹主义”,与其原义不相同,实际上是与“精英政治”“精英主义”相对而言。他们把反对“精英政治”“主流社会”“现行体制”的各种言论、主张,统统斥之为“民粹主义”。左倾的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桑德斯、法国极右翼国民阵线主席玛丽娜·勒庞、匈牙利总理奥尔班等,统统被贴上“民粹主义”的标签。这是不严肃的。

  美国内外学界、舆论界多将特朗普的内外政策冠以“孤立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的定性,并不确切。特朗普并未放弃维系美国全球霸主的战略,只是在战略布局、策略运用、方式方法上与过去有所不同而已,何从谈起“孤立主义”?!基辛格讥讽这是不懂外交政策的一些人的“浪漫幻想”。美国等西方大国从来都在奉行“贸易保护主义”,奥巴马下台前还公开背弃诺言,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这难道不是“贸易保护主义”的表现?!“贸易保护主义”并非特朗普独有的特征。其实,西方国家都是唯利是图的,凡是符合他们利益的都不算“贸易保护主义”,凡是不利于他们的事,他们都会挥舞“贸易保护主义”大棒。

  至于说特朗普是“民粹主义”,同样是不贴切的。特朗普确实是借助美国广大民众对精英政治、现行体制的不满入主白宫的。但他作为美国垄断资产阶级的一员,必然也要服从于、服务于美国的根本利益,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华尔街的利益。他上台后废除了奥巴马时期定下的金融监管措施,受到华尔街的欢迎。美国股市从特朗普当选迄今一直保持历史高位,从一个侧面表明特朗普的政策究竟会有利于谁。美国社会的严重分裂是垄断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的,特朗普即使作为总统也是无法解决的。为了弥合分歧、顺利执政,他只能做些表面文章,以平息“民众的愤怒”。怎么可能成为体现普通民众利益的“民粹主义者”呢?!

  特朗普标榜自己奉行“美国优先”“美国第一”,其实他的执政理念是奉“极端民族利己主义”为圭臬的。英国公投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表明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出现了重大危机。我们应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对其进行密切跟踪和研究。

    (作者:资深外交家、外交部政策研究室原主任)

责任编辑:狄英娜

 

 
标 签:
( 网站编辑:张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