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平汉:旗帜鲜明讲政治是党的优良传统”等5则

    罗平汉:旗帜鲜明讲政治是党的优良传统

    任何时候都讲政治,开展严肃认真的党内政治生活,是中国共产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重要特征。正如毛泽东指出的“我们共产党人从来不隐瞒自己的政治主张”,中国共产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从不讳言自己的政治属性和奋斗目标。旗帜鲜明地讲政治,是中国共产党一以贯之的要求,也是党的优良传统。早在1929年古田会议上,毛泽东就对当时红军中那种将军事与政治对立起来,认为军事好政治自然好、军事不好政治也不好的观点,进行严肃批评,强调“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要“从教育上提高党内的政治水平”,并将“政治观念没有错误”作为新党员入党的重要条件。抗日战争爆发后,面对第二次国共合作的新形势,毛泽东明确提出领导干部要努力成为无产阶级政治家。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仍一再提醒广大干部要保持清醒的政治头脑,高度重视政治工作。他还提出了“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没有正确的政治观点,就等于没有灵魂”等一系列重要观点。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中,邓小平一再强调各级干部要讲政治,要善于从政治上观察问题和处理问题。讲政治是具体而不是抽象的,不能纸上谈兵、空喊口号,而是要落实到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和党所领导的各项事业中去。在不同历史时期,党所面临的形势、所要完成的主要任务和中心工作是不同的。历史和现实表明,要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并在此基础上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讲政治的目的在于统一全党意志、凝聚全党力量,为实现党的纲领和目标而共同奋斗。历史经验表明,通过讲政治,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成果特别是最新成果武装全党,统一全党同志的思想认识,维护党的团结统一和党中央的权威,就能够进一步地促进党在每一历史阶段中心任务的完成。

    (来源:《光明日报》2017年4月5日)

    梁柱:自觉高举马克思主义的理想旗帜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改革进入了“啃硬骨头”的关键阶段,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决战时刻。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自觉高举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旗帜,坚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正确方向,这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有重大的意义。首先,党的历史表明,坚持马克思主义才能保证我国社会发展的正确方向。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是只有马克思主义才能正确说明中国社会和中国革命面临的基本问题,是能够深刻而科学地观察国家命运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二是只有马克思主义才能为中国社会指明唯一正确的发展道路。其次,党的历史表明,坚持马克思主义才能保证党的领导的正确性。毛泽东说:“在马克思主义产生以前对于社会的发展历来没有预见,或者没有很清楚的预见。”“只有产生了马克思主义,才对社会发展有了预见,使人类对社会发展的认识达到了新的阶段。共产党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思想基础的,它对于将来和前途看得清楚,对于社会各个阶段向什么方向发展也看得清楚”。这是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的一个显著特点和优势。我们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一定要继承和发扬党拥有的这个科学世界观的优势,充分认识只有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为指导,党才能始终体现时代性,把握规律性,富于创造性;党才有可能在自己的历史进程中,判明局势,了解周围事变的内在联系,预察事变的进程,不仅洞察事变在目前怎样发展和向何处发展,而且洞察事变在将来怎样发展和向何处发展;并在这样实践的基础上通过总结和升华,也才能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创新。第三,党的历史表明,坚持马克思主义才能保证党的团结和统一。团结是党的生命,党的团结和统一是党的行动和胜利的一个重要保证。中国共产党不同于其他任何政党,它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思想旗帜的无产阶级政党,是没有任何私利追求的政党;它以无产阶级先进战士的标准接纳和要求自己的党员,具有坚定的理想信念,明确的为民宗旨,勇于牺牲的革命精神和自觉的纪律要求。我们党所经历的挫折也告诉我们,党的团结和统一是建立在坚定的原则的基础上,特别是建立在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统一的思想基础上,这样才能保证真正的团结和革命事业的胜利。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7年第1期)

    马永庆:警惕对集体主义的虚无思想倾向

    当今道德领域中,有一种观点认为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条件下,集体主义不应作为道德生活的核心规范而居于重要地位,非议和诋毁集体主义,甚至试图以各种非社会主义价值观混淆社会的主流文化。对集体主义的虚无思想倾向产生的原因有:第一,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深入,利益关系的纵横交错及利益关注点的转移,改变了原有的利益关系格局,使得人们对个人与集体的关系形成一些不正确的观点。首先是对市场经济认识模糊。其次,由于市场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及各种复杂社会因素的影响,使一部分人的个人利益或团体利益没有得到完全实现,或者说在市场经济中没有达到期望值,产生了一定的挫折感。再次,市场经济本身的局限性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第二,集体主义发展过程的复杂性,以及实践中的一些失误与偏差,导致人们对此有不同感受,也会产生对集体主义的虚无思想倾向。第三,改革开放以来,在我们坚持社会主义的主流文化的同时,一些非社会主义文化也渗入社会各个层面,引起人们价值观的变化。对集体主义的虚无思想倾向不仅消减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影响力,而且误导社会价值观,使人们对集体主义产生怀疑。对集体主义的虚无思想倾向的根本缺陷在于:第一,对集体主义的虚无思想倾向割裂集体主义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辩证关系,否认集体主义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价值引领,错误地认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仅仅是为了利益的最大化,集体主义与利益最大化是相矛盾的,把集体主义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对立。第二,虚无思想倾向对集体主义缺乏基本的科学态度,或没有理解集体主义的深刻内涵,或排斥集体主义,或从个人的立场考虑问题。第三,对集体主义的虚无思想倾向在方法论上采取形而上学的态度,这种态度使人们对社会现实的利益关系或只看到利益的对立和差异,或仅仅关注某个主体的利益而忽视其他。矫正对集体主义的虚无思想倾向的建议:第一,坚持集体主义的价值导向,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需要,更是集体主义价值观的优势。第二,建构科学的集体主义价值转化机制。集体主义的实现是一个由国家价值观到大众价值观的转化过程。第三,建构集体主义的道德实现机制,发挥不同道德主体的能动性、创造性。

    (来源:《中国高校社会科学》2017年第2期)

    徐隽:媒体与司法如何良性互动

    今年全国两会上,“内蒙古农民王力军无证收购玉米案”被写入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这起案件最早由媒体报道引发社会热议,继而引起上级司法部门关注并最终再审改判。近年来,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许多案件成为舆情热点后,不仅个案本身最终得到公正处理,有的还影响了立法、司法。例如,孙志刚案直接促成了收容遣送制度的废止;聂树斌案确立了对历史遗留案件纠错的证据规则。然而,媒体与司法的关系呈现出的并不全是良性互动,有时也有“舆论审判”带来的被动。彭宇案中,媒体一边倒谴责摔倒的老太太,而让“做好事反被讹”一度成为社会道德滑坡的标签,多年后,媒体才披露,彭宇确实撞人,但因案件是调解结案,调解书依法不需要公开,所以真相不为人知;唐慧案中,连篇累牍的煽情性报道,让公众对涉案被告人深恶痛绝,好像“不判死刑不足以平民愤”,好在最高法坚持法治标准,没有核准死刑判决。这些案件,引人深思:如何把握舆论与司法的关系?怎样才能实现媒体与司法的良性互动?应该说,媒体和司法机关追求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探寻事实真相,追求社会公平正义。但两者实现目标的路径大为不同,媒体是通过把案件放在聚光灯下,让公众评说,从而达到舆论监督的效果;而司法是依照法定的程序,根据事实、证据和证明规则得出结论。因此,舆论监督不仅是必要的,对舆论监督还应该有充分的雅量,给予尊重鼓励。司法机关依靠司法公开,充分释法说理,坚持实事求是,坚守法治定力,重视舆论而不为舆论干扰,才能真正维护和提高司法公信力。

    (来源:《人民日报》2017年3月29日)

    陈飞:破解理论宣传“十对矛盾”

    理论宣传是推动党的理论、路线、方针和政策深入基层、深入群众、深入人心的重要途径和方法。因此,广泛、深入、持久地宣传党的创新理论是主流媒体的重要职责和主要任务,而这其中,主流媒体的理论宣传要着重解决好谁来写、写什么、怎么写的问题。笔者认为,主流媒体在理论宣传中要正确处理和解决好以下十个方面的矛盾和关系。一是处理好党的创新理论“发展快”与媒体理论宣传“反应慢”的矛盾,要及早谋划、快速反应。二是处理好作者喜欢“长篇大论”与读者喜欢“短小精悍”的矛盾,大小结合、长短结合。三是处理好媒体喜欢“高大上”与群众喜欢“接地气”的矛盾,少一点“高大上”、多一点“接地气”。四是处理好“正面宣传”与“解疑释惑”的关系,要针对问题搞好正面宣传、理论阐释。五是处理好“全面系统”与“突出重点”的关系,把“长安排”与“跟进学”结合起来,增强理论宣传的指导性、针对性。六是解决好语言“呆板生硬”与“通俗易懂”的矛盾,学会用群众语言、生活语言说话。七是处理好“正确对表”与“个性思考”的关系,在确保准确的基础上给个性思考和探讨留下空间。八是处理好“规定动作”与“自选动作”的关系,“规定动作”强调严格落实,“自选动作”要求灵活多样,“规定动作”和“自选动作”应取长补短,相得益彰。九是处理好“不出差错”与敢于“交锋亮剑”的关系,在大是大非面前必须体现主流媒体的战斗性、原则性、先导性。十是处理好“坚持坚守”与“改革创新”的关系,准确定位、保持特色、打造品牌、提高质量、扩大影响。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3月23日)

 
标 签:
( 网站编辑:张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