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所为有所不为

    发展民生事业,让发展成果充分惠及广大百姓,是人民政府应尽的职责。近年来,中央出台了许多有分量的民生政策,教育、医疗、住房、养老等关乎百姓切身利益的社会民生事业,都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加强和改善。但是在实际工作中,我们也注意到,政府财力不足与老百姓需求不断增长的矛盾普遍存在,事权与财权的不对称使得不少地方政府捉襟见肘,民生政策的普惠性明显不足。如何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把民生事业好事办好,是各级政府需要深入思考和努力把握的现实问题。

    关键在于是否普惠。在民生问题上,投入不足是大问题。而有限的钱往哪里投,优先次序怎么摆,也是同等重要的问题。以教育为例,集中有限资金和高水平师资是一种投向,而发展均等化教育则是另一种投向。医疗服务也是如此,是投入巨资建设城市豪华医院,还是更多地关注社区医院和农村乡镇卫生院的基本医疗条件,形成多层次的医疗服务体系?这些年来,政府投入教育、医疗等事业的经费越来越多,但老百姓上学难、看病难的困境似乎并没有明显改观。这显然不只是投入不足的问题,而是投入方向和结构出了问题。由此可见,如果民生政策失去了普惠性,就会与其宗旨背道而驰。过去那种集中力量造“盆景”的民生工作思路,应当下决心改变了!济宁市近年来在医疗领域首创并大力推行“先看病后付费”诊疗模式,彻底消除了没钱不能看病吃药的现象,政府为此花的钱并不多,但关系到每一个百姓的切身利益,社会反响很好。这就是普惠民生的价值所在。

    重点应当放在农村。我国城乡之间发展不平衡,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社会和谐稳定绕不过去的症结。多年来,数以亿计的青壮年农民宁愿在城里“蜗居”,也不愿意回到故土田园。这既是经济社会发展到特定阶段的结果,更与农村公共服务和公共产品严重缺失密切相关。人们看到,不少地方有钱在城市建设宽广豪华的道路,却没钱解决乡村土路的泥泞;有钱在城市引水造湖、移栽名贵乔木,却没钱根治农村垃圾遍地、污水横流的痼疾。长此以往,城乡差距越来越大,全面小康渐行渐远。济宁市近年来针对农村实际推行了两个重大民生行动,一是“万名医生进农户”行动,鼓励支持公立医院的医生与农户结对联系,定期开展家访,为农民提供一对一的医疗咨询和体检,使每一个农户都有自己的“家庭医生”;二是农村环境综合整治行动,对所有村庄实施“四化”——道路硬化、环境美化、垃圾净化、夜间亮化,改变了农村长期以来脏乱差的局面,广大农民无不拍手叫好。由此我们也深切地体会到,解决“三农”问题,就要缩小城乡之间公共服务上的差距,就要让农民活得体面和有尊严。

    政府应定位于保基本、兜底线。政府保障和改善民生,主要是发挥好保基本、兜底线的作用。也就是说,要满足人们基本的生存和发展需要,守住他们生活的底线。一些地方把本该用于“兜住底线”的公共资源用于奢侈消费,不仅造成公共财政的极大浪费,而且也失去了民生政策应有的合理性。比如,有的公立医疗机构投入巨资,推出所谓“五星级”体检项目,通过注册“会员制”为少数高端客户提供“一条龙”的高品质服务;一些公立学校办成了“贵族化”学校,将许多高消费教学内容以“素质教育”的名义搬上了课堂,却通过高收费将普通家庭的孩子拒之门外。政府资源永远是有限的,决不能无所不包无所不为,要多做些雪中送炭的工作,少做些锦上添花的虚功。

    鼓励社会力量投入民生建设。长期以来,只要涉及到民生,人们都认为是政府天经地义的责任,政府就应该包办一切。如果说这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是合理的,那么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引导和鼓励社会力量进入民生建设领域就显得日益突出和重要。实际上,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和社会组织有投资教育、医疗、文化、养老等社会事业的积极性。社会资本的进入,不仅成为民生事业的重要补充,而且在集聚和配置各类稀缺资源、提高公共服务质量和效率方面表现出独特的优势。我们应该积极引导和发挥好社会资本在民生建设中的重要作用。

    责任编辑:蔡春玲 那非丁 梁佩韵

    

 
标 签:
( 网站编辑:乔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