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战场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

    核心要点:

    ■ 在当时法西斯肆虐、绥靖主义盛行的国际环境中,在世界主要国家长期置身于反法西斯斗争之外的情况下,中国的局部抗战打响了反法西斯战争的第一枪,在世界范围内树起了反法西斯侵略的旗帜。美国总统罗斯福称赞“中国人民在这次战争中是首先站起来同侵略者战斗的”。

    ■ 抗日战争中,中国付出了巨大的民族牺牲。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人以上,按照1937年的比价,直接经济损失1000多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5000多亿美元。中国军民表现出的不可征服的力量、不屈的意志以及辉煌的战绩,一扫百年来中国积弱不振的形象。

    ■ “中国展开了8年顽强反击,遏制了日本兵力,使苏联避免了两线作战”。1941年12月,日本发起太平洋战争,其南进战略正式付诸为战争行动,但此时距其确定南进经过了一年多的犹豫和延宕。可以说,正是中国战场对日本的牵制,为美英军队备战提供了宝贵的时间。

    ■ “伟大的中国抗战,不但是中国的事,东方的事,也是世界的事。”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血火淬炼中,中华民族不仅为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坚持斗争,而且以巨大的牺牲承担国际责任,赢得了世界尊重和大国尊严。

 

    70年前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是一场决定世界前途和人类命运的大决战。在这场大决战中,中国人民把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斗争与世界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正如习近平主席所指出的:“伟大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开辟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为挽救民族危亡、实现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为争取世界和平的伟大事业,作出了彪炳史册的贡献。”

    一、中国战场不断挫败日本法西斯的侵华战略企图,注定其彻底覆灭的历史命运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德、意、日法西斯集团为称霸世界而发动的侵略战争。日本早在1927年就提出“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这一侵略扩张的总构想。在这一构想中,发动侵华战争是必不可少的前提和关键。正如毛泽东指出的,日本“为了南攻南洋群岛,北攻西伯利亚起见,采取中间突破的方针,先打中国”。(《毛泽东选集》第2版第2卷第509页)

    中国的局部抗战吹响了世界反法西斯的战斗号角。1931年,为“完成未来争霸世界的战争准备”,日本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在世界东方形成了第一个战争策源地,成为法西斯全球扩张的开端。面对高度军事化和侵略成性的日本法西斯,中国抗日军民不畏强暴,在东北的白山黑水之间,在淞沪、察哈尔和绥远等地,持续不断地开展英勇顽强的抗日斗争。在当时法西斯肆虐、绥靖主义盛行的国际环境中,在世界主要国家长期置身于反法西斯斗争之外的情况下,中国的局部抗战打响了反法西斯战争的第一枪,在世界范围内树起了反法西斯侵略的旗帜。美国总统罗斯福称赞“中国人民在这次战争中是首先站起来同侵略者战斗的”。

    七七事变后,中国全民族抗战开辟了世界第一个大规模反法西斯战场,打破了日本的“速战速决”战略。1937年中日战争全面爆发,日本企图通过一场短期速决战争征服中国。在中华民族存亡续绝的关键时刻,中国共产党倡导并推动建立了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国军民同仇敌忾,共赴国难,国民党正面战场和共产党敌后战场相互支持,正规作战与游击作战相互配合,使日本侵略军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到1938年10月,中日双方投入总兵力400余万人,战区面积约160万平方公里,中国实施了淞沪、太原、徐州和武汉等会战,毙伤俘日军25万余人,牵制日军70余万人,挫败了日本迅速灭亡中国的战略企图。

    武汉会战后,中国持久抗战消耗了日本主要的军力和国力,挫败了其“长期战”战略。日本是小而强的帝国主义国家,决定了其侵略战争不能持久。历史上日本均是通过速决战快速实现战争目的。然而,面对中日战争长期化的实际,1938年11月,日本开始实施“长期持久战”,不再继续扩大进攻,重点实现占领区统治的稳定。但中国的抵抗有增无减,面对长达5000公里的正面战线和面积约130万平方公里的敌后战场,日本不得不一再增加在华军力。1938年10月,日本陆军34个师团中的32个在华作战。1941年12月,日本有35个师团在华作战,而发动太平洋战争只投入了10个师团。1943年,中国战场的日本陆军约66万人,太平洋战场约48万人。战争结束时,在华日本陆军近105万人,太平洋战场为83万余人。随着日军打击重心的转移,敌后战场上升为中国抗战的主战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在犬牙交错、战线多变的游击战场,以灵活巧妙的伏击战、袭击战、破击战、地雷战、地道战,粉碎了日军的“清乡”、“扫荡”、“蚕食”等对敌后战场的疯狂进攻,彻底挫败了日本的“治安战”。仅1940年,日军华北方面军就交战2万余次。同年12月,日本天皇忧心忡忡地对参谋总长杉山元说:“侵入莫斯科的拿破仑就是败在消耗战与游击战上,日本军在中国是否感觉到无法对付了?”八年全国抗战中,中国军队进行会战22次,重要战役200余次,大小战斗近20万次,毙伤俘日军150余万人。日本战败后,向中国投降的日军128万余人,超过太平洋和亚洲其他战场日军的总和。对华作战的巨大消耗拖垮了日本的经济,使其战争机器走向破产。1940年,日军参谋次长泽田茂说:“外强中干是我国今日的写照,时间一长就维持不住了。”日本历史著作写道,1941—1945年,日本投入中国战场的军费占其军费总额的57%,对英美作战的南方战场只占25%。“在以九一八事变为起点的‘中日十五年战争’中,特别是由于自1931年到1941年大约10年间投入巨大的战争军费致使国力耗竭。”日本历史学家菊池一隆也指出:“武汉会战后,日军与中国军队形成对峙,从而彻底陷入了战争泥潭,除非战败则无以自拔。”

    抗日战争中,中国付出了巨大的民族牺牲。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人以上,按照1937年的比价,直接经济损失1000多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5000多亿美元。中国军民表现出的不可征服的力量、不屈的意志以及辉煌的战绩,一扫百年来中国积弱不振的形象。罗斯福说,美国“忘不了中国人民在7年多的长时间里怎样顶住了日本人的野蛮进攻和在亚洲大陆广大地区牵制住大量的敌军”。斯大林盛赞中国人民“在消灭日本帝国主义者的事业中起了巨大的作用”。日本历史学家井上清明确指出:“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不仅败于美国,而且更惨地败给了中国。正确地说,败给了中国人民。”

    二、中国战场坚定支持被压迫国家和民族的抗日斗争,成为亚洲反法西斯战争的坚强阵地

    日本是法西斯集团的东方支柱和亚洲人民的共同敌人。1938年11月,日本发表第二次“近卫声明”,计划以日满华同盟为基础,占领东南亚和西南太平洋的广大地区,建立“东亚新秩序”。1941年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迅速占领了菲律宾、马来亚、荷属东印度、缅甸等地约380万平方公里土地。在共同抗击日本法西斯的过程中,作为亚洲大陆上反对日本侵略者的主要国家,中国自觉扶助弱小国家的抗日斗争,显示了中华民族的担当意识和牺牲精神。

    中国号召东方各被压迫国家和民族团结抗日。1941年10月,中国共产党在延安召开了“东方各民族反法西斯代表大会”,来自日本、印度、荷属东印度、菲律宾、马来亚、缅甸、泰国、越南、朝鲜等地和犹太、蒙、回、藏、满等民族的130余名代表与会。毛泽东在大会上指出:“现在只要我们团结,把法西斯一只手一只脚的撕碎是不难的。”大会讨论了反对日本法西斯的方法策略,成立了“延安东方各民族反法西斯联盟”,确立了“团结东方各民族的力量,建立巩固的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共同打倒法西斯强盗,为东方各民族的自由平等与解放而努力”的宗旨;向中国、日本、苏联、美国和英国发布了告人民书。这次大会,是在1941年9月苏、美、英三国莫斯科会议达成互助协议、反法西斯大国初步合作的形势下召开的,不但奠定了东方各民族团结抗日的政治和组织基础,也对推动国际反法西斯同盟的建立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国全方位支持亚洲国家的抗日斗争。1942年2月,为调解英印纠纷和强化中印合作,中国领导人出访印度,不但“增厚中印友谊”,而且促进了“印人对日之觉悟”。1942年2月,为配合中国远征军作战,中国在缅甸建立了敌后组织机构和工作据点。4月仁安羌一役,中国远征军救出被围困的英军7000余人。中国对朝鲜抗日力量的支持由来已久,全国抗战爆发后日益公开化。1942年12月,国民政府通过了《扶助朝鲜复国运动指导方案》,为朝鲜抗日力量提供经济和政治支持,并将其武装力量编入中国军队序列作战。1942年3月,中国拟定了《对越策动计划大纲》,指导越南抗日力量在华发展壮大。1944年8月,中国提供数万元经费,支持越南革命同盟会领导人胡志明回到越南,开创了抗日斗争新局面。中国还协助“自由泰运动”人员返回泰国参加抗日斗争。

    中国积极支持海外侨胞参加所在国的武装斗争。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国政府就号召海外侨胞“一致奋起,协助友邦抗敌”,大力筹划在新加坡、印度、马来亚等地编组义勇军。1942年2月日军进攻新加坡,中国驻新总领事馆组建华侨守备军参战,大量杀伤日军第18师团先头部队。1942年在印度等地组建的华侨抗日武装“136部队”,多次派人潜入马来亚敌占区搜集情报,为盟军制订作战计划提供重要依据,成为国民政府指导华侨进行武装斗争的典范。在中国共产党影响下于1942年5月成立的菲律宾华侨抗日游击支队,在3年多的时间里,作战260余次,歼敌2020余人,给日军以沉重打击。

    中国还努力为亚洲各被压迫民族的独立解放而奔走。1941年8月,美国和英国发布《大西洋宪章》,中国积极拥护的同时,指出宪章中解除各侵略国武装和民族自决等原则,应适用于全世界。1943年11月的开罗会议上,在中国的努力下,朝鲜自由独立的内容被写进《开罗宣言》,为其独立提供了法律保障。中美达成了战后协助越南和泰国独立的共识,罗斯福还要求英国给予印度人民政治独立。中国扶助弱小的实际行动,不但极大地促进了亚洲被压迫民族的独立和解放事业,而且使中国当之无愧地成为亚洲反法西斯战争的坚强阵地。

    三、中国战场有力牵制日本法西斯的全球战略步伐,铸成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坚固支撑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反法西斯力量与法西斯国家在全球范围的殊死较量,每个局部的作战都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有机组成部分。中国抗战按住了日本兵力有限这个“死穴”,长期牵制日本陆军主力,使其兵力运用始终处于捉襟见肘的窘境,不断干扰日本既定的战争节奏,使其陷入无解的战争困局,不但使法西斯集团未能在侵略扩张上“密切合作”,而且促成了世界反法西斯力量的团结与联合。中国抗战以自身的力量影响着战争的发展变化,“在全世界反法西斯阵线中尽了它的伟大责任”。(《毛泽东选集》第2版第2卷第375页)

    中国的持久抗战是牵制日本战略决策的首要因素,不但遏止了日本北进,还延迟了其南进。1936年8月,日本将北进和南进确定为基本国策;11月,德日签订《反共产国际协定》,伺机扩大侵略。这使苏联面临着严峻的两线作战形势。但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日本陆军主力深陷中国战场,实际上已大大减轻了对苏威胁。1938年和1939年,日军在张鼓峰和诺门坎的两次“北进尝试”惨遭失败,其原因正如日本关东军副参谋长石原莞尔所说:“苏联所持以威胁日本者,则以日本对华用兵故;日本忍辱屈服于苏联者,亦以日本对华用兵故。”1939年9月欧战爆发,英法无暇东顾,给日本的北进和南进均提供了可乘之机。但由于“中国事变”尚未解决,日本举棋不定,只得采取“不介入”政策。1940年6月法国败降,日本南进方向几成真空,为其提供了“千载一遇”的时机,促使日本将南方确定为未来主要战略方向。但由于受中国战场的兵力牵制,使日本又一次坐失良机。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日本国内重新掀起北进浪潮,并开始秘密进行准备对苏作战的“关东军特别大演习”,希特勒也一再催促日本夹击苏联。而日本国内对南进或北进意见纷纭。7月2日,日本御前会议正式确定先南后北的战略方针。8月9日,日本陆军放弃3年内对苏行使武力的企图。德日的战略协同落空,苏联“两线作战”的威胁基本解除。对此,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研究员、退役中将阿纳托利·克利缅科指出,“中国展开了8年顽强反击,遏制了日本兵力,使苏联避免了两线作战”。1941年12月,日本发起太平洋战争,其南进战略正式付诸为战争行动,但此时距其确定南进经过了一年多的犹豫和延宕。可以说,正是中国战场对日本的牵制,为美英军队备战提供了宝贵的时间。

    中国积极支持盟军作战,保证了“先欧后亚”战略的顺利实施。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为协调反法西斯力量的全球作战,盟国确定了“先欧后亚”的战略方针,“保持中国在战争中”成为该战略顺利实施的关键。美国总统罗斯福明确表示,希望中国发起进攻,使日军不能抽调大量军力到太平洋战场。为化解因美英失利造成的军事危局,中国军队向日军发起攻击,并于1942年1月取得第三次长沙会战大捷,毙伤俘日军5万余人,大大提振了盟军士气。1942年,德军攻入高加索地区,催促日本向印度洋方向进军,但中国的牵制使日本无力西进,粉碎了德日会师中东的战略图谋。日本学者所著的《太平洋战争史》指出,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陆军的主力仍然被死死钉在中国战场上,寸步难移。中国还两度派军出国入缅作战,有效支援了印缅战场和太平洋战场盟军的作战。更为难得的是,中国在承担对日作战重任的同时,还多次为其他反法西斯战场作出牺牲。英国历史学家拉纳·米特指出,中国曾一再把自己的军队按照有利于盟军地缘战略利益,却有损于中国自身目标的方式投入战场,成为支撑欧洲和太平洋战场的战略枢纽。

    中国大力倡导和推动建立国际反法西斯同盟,为彻底打败法西斯和建立战后世界新秩序发挥了重大作用。1935年,中国共产党就在《八一宣言》中提出了建立世界反日联合阵线的主张。1937年3月,毛泽东又提出“中、英、美、法、苏五国应该赶快地联合一致,否则有被敌人各个击破之虞”。(《毛泽东文集》第1卷第487页,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中国反复强调,日本的侵略不仅威胁中国,也威胁世界和平,中国不但要捍卫民族独立解放,也要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中国以坚定的抗战行动,打破了远东慕尼黑阴谋,争取了美国等反法西斯力量。太平洋战争爆发当天,中国政府向美、英、苏三国表示不避任何牺牲,全力与三国和其他友邦共同作战,打败日本和轴心国。次日,中国对德意日法西斯宣战。这些举动,对建立国际反法西斯同盟发挥了积极作用。1942年1月,由中、美、英、苏领衔,26个国家共同签署《联合国家宣言》,国际反法西斯同盟正式形成,从根本上改变了反法西斯阵营与法西斯阵营的力量对比,加快了战争胜利的进程。其后,中国还积极推动将战时同盟转化为战后和平机构联合国,将体现公平正义、民族解放和国家平等的时代理念,反映到筹建联合国和制订《联合国宪章》的过程之中。1945年10月,联合国成立,中国担任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成为国际社会进步的重要标志和世界和平的有力保证。

    “伟大的中国抗战,不但是中国的事,东方的事,也是世界的事。”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血火淬炼中,中华民族不仅为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坚持斗争,而且以巨大的牺牲承担国际责任,赢得了世界尊重和大国尊严。今天,虽然大战的硝烟已经远去,但法西斯的幽灵仍企图借尸还魂,世界并不太平。正在伟大复兴道路上前行的中华民族,将以更加积极主动的姿态,履行负责任大国的使命,为人类进步发展与世界和平安全作出更大的贡献。

    责任编辑:孙煜华 魏天舒

 

    

 
标 签:
( 网站编辑:乔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