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思维居文化软实力之首

    理论思维的重要性居文化软实力各种要素之首。因为文化软实力的各种功能,如吸引力、凝聚力、感召力、动员力、创造力、同化力、传播力、引导力等的强弱,无不与理论思维的构造力、解释力、说服力有关。舆论引导、精神激励、品格塑造、形象树立、思想教育、决策谋划、战略制定、话语权掌控等的效果,都与理论含量、理论素养、理论品位、理论导向、理论的逻辑严谨性密切相关。

    国家文化软实力的强弱,最终取决于人的文化软实力水平。而理论思维则是提升人的文化软实力的向导和阶梯。因为理论思维不仅能给人以深刻的智慧,而且理论思维能影响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影响人的品格素养、道德情操、精神境界、理想信念、人生道路的选择。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情况下,这种影响具有决定性的意义。所以,我们有理由说,理论思维决定着国家文化软实力作用的广度、深度、厚度和力度,进而决定民族智慧的高度、国家发展的尺度与速度,即决定民族和国家发展的命运。何以见得?理由如下:

    一是要有广度,就要使文化软实力研究有宽阔的视野。空间的视野要靠眼睛去观察,思想的视野则要靠智慧去拓展。思想视野的宽窄,则取决于理论思维由此及彼、普遍联系的逻辑延伸和对全局的把握。二是要有深度,就要对文化软实力问题有透彻的辨析。深刻的观察、深刻的判断、深刻的理解和深刻的结论,总是需要理论思维由表及里、透过现象看本质,去认识客观事物的内在联系和本质属性。三是要有厚度,就要善于用纵深的历史眼光考察文化软实力现状。历史的发展是多维的复杂体,准确把握当下客观事物的现状,离不开运用理论思维从对立统一规律中去理解事物发展演进的历史脉络和错综复杂的现实依据。四是要有力度,就要使文化软实力作用的发挥方向正、动员广、方法对、速度快、影响大、效果好。而方向正,就要把握正确的价值观;动员广,就要有说服力;方法对,就要有科学的分析工具;速度快,就要洞察快与慢的矛盾、排除干扰因素;影响大,就要善于区分能量的正与负,趋利避害、做强正能量;效果好,就要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而所有这些,都离不开理论思维。

    恩格斯说:“一个民族要想登上科学的高峰,究竟是不能离开理论思维的。”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的领导干部要提高的辩证思维、系统思维、战略思维、法治思维等都属于理论思维。毫无疑问,这些理论思维都有利于提高领导干部的领导能力和执政水平。古今中外,人类在实践中创造出各种各样的理论思维,但迄今为止,没有一种思维能超越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论思维。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一再证明了这个论断。什么时候社会主义运动遵循了辩证唯物论思维,什么时候社会主义运动就蓬勃向前发展;什么时候违背了辩证唯物论思维,什么时候社会主义运动就会遭受挫折和失败。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不是证明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失败,而是证明违背辩证唯物论思维的社会主义运动难免失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世界社会主义低潮中起步,战胜挫折、迎接挑战、融入经济全球化,在风云激荡、错综复杂的国际格局下日益显示出强大的生机和活力;中国成功的秘密,不是背离了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而是坚持和发展了更加符合辩证唯物论思维的社会主义。

    实践没有止境,研究没有穷期。随着我国文化软实力建设的不断加强,理论思维同文化软实力不可分割的紧密联系,将会伴随研究的不断深入而更加清晰。

    (作者:国家文化软实力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包俊洪

 

 
标 签:
( 网站编辑:乔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