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子合不合脚,自己穿着才知道”

—— 拉美国家对发展道路的艰辛探索

  • 2016年12月04日 《求是》2016/23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
  • T中

    核心要点:

    ■ 拉丁美洲是世界上发展中国家最集中的地区之一,自19世纪上半叶赢得独立以来,就一直在实现现代化的道路上苦苦求索。200年来,拉美国家取得了很多成就,也走了不少弯路。既经历过高速增长的“经济奇迹”,也遭遇了停滞不前“失去的二十年”;既快速步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又长期落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

    ■ 20世纪70年代,巴西、墨西哥、智利等国均步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然而,进口替代发展战略企图用国家代替市场,导致生产效率低下,国家债务高企,加上“第三波民主化”浪潮造成政治动荡,“经济奇迹”最终走向终结。

    ■ 拉美国家发展陷入“危机——变革——变革失败——危机”的恶性循环中,这暴露出拉美国家经济结构单一脆弱、社会贫富差距严重、过度依赖外资和外部市场等问题。但从根源上说,拉美至今仍没有找到摆脱发展困境的正确道路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

    ■ 拉美国家的经验表明,对于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来说,国家的作用是决定性的,不但不应削弱,而且还要加强;而建设一个强有力、稳定和高效的国家,最根本的途径就是要有一个有广泛群众基础、能团结全国力量致力于现代化建设的强有力政党的领导。

    ■ 道路决定命运,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只有找到适合自己条件的道路,才能实现自己的发展目标。拉美国家对发展道路的艰辛探索及经验教训表明,“鞋子合不合脚,自己穿着才知道”。世界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发展道路,照抄照搬他国的制度行不通,会水土不服,会画虎不成反类犬,甚至会把国家前途命运葬送掉。

 

    拉丁美洲是世界上发展中国家最集中的地区之一,自19世纪上半叶赢得独立以来,就一直在实现现代化的道路上苦苦求索。200年来,拉美国家取得了很多成就,也走了不少弯路。既经历过高速增长的“经济奇迹”,也遭遇了停滞不前“失去的二十年”;既快速步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又长期落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时至今日,不少拉美国家仍然深陷发展困境之中,究其根源,就在于始终没有找到一条适合自己国情的发展道路。

    一、拉美国家现代化道路的探索历程

    拉美国家对发展道路的探索贯穿于独立200年来整个历史发展进程中,异常艰难曲折。

    早期现代化探索:独立后,大部分拉美国家以美国和欧洲国家宪法为样板制定宪法,建立了以三权分立为原则的国家政权。然而,拉美国家在经济结构上基本保留了殖民时期的封建大地产制,长期缺乏政治民主传统,脱离现实照搬欧美宪法和制度,不仅没有给地区带来繁荣和发展,反而导致了分裂和混乱。政治上,畸形发展的民主制度屡屡被以暴力夺取政权、进行军事独裁为主要特征的“考迪罗”制度取代,拉美政治进入民主与军事独裁交替的历史。经济上,拉美国家相继开启早期现代化进程,以原材料和初级产品出口为主,取得一定程度的发展,但客观上形成了经济发展严重依附西方资本和市场的致命伤。同时,政治上的不稳定使统治者选择投靠外国势力,以国家经济利益为交换,导致经济独立自主地位被严重侵蚀。

    “经济奇迹”:受20世纪20年代世界经济危机冲击,拉美国家的初级产品出口模式难以为继。二战后,民族独立思想促使拉美国家试图摆脱政治经济上对西方国家的依附关系,多数国家开始实施进口替代发展战略,大力发展本国制造业以取代制成品的进口。从1950年到1980年期间,整个地区年均增长达到5.3%。20世纪70年代,巴西、墨西哥、智利等国均步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然而,进口替代发展战略企图用国家代替市场,导致生产效率低下,国家债务高企,加上“第三波民主化”浪潮造成政治动荡,“经济奇迹”最终走向终结。

    “失去的二十年”:到20世纪80年代,在债务危机和民主化浪潮冲击下,拉美经济从高速增长迅速陷入“失去的十年”。此后,拉美国家在“华盛顿共识”指导下进行新自由主义改革。改革片面强调市场作用和资本自由而忽视社会公平,加剧了贫富分化和社会分裂,不少拉美国家的贫困率达到或接近50%;由于接受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组织的贷款与援助,拉美国家不得不接受彻底的私有化和开放市场等附加条件,造成外债急剧恶化与扩大,拉美经济再次被拖入泥潭。20世纪90年代成为拉美国家的又一个“失去的十年”。

    独立探索的发展道路: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拉美左翼提出反对和替代新自由主义模式的主张,得到社会中下层的广泛拥护,一批左翼政党赢得选举上台执政,积极探索国家发展道路新模式,主张发挥国家作用,实行关键部门的国有化,实施大规模的社会政策,反对美国主导的一体化和全球化,推动本地区的一体化。左翼上台后,拉美国家政治上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时期,同时抓住了世界经济大发展的机遇期,经济实现稳定和较快增长,平稳度过国际金融危机,减贫工作取得一定成效,社会平等问题有所缓解。然而,拉美国家的发展思想与政治体制决定了其发展策略是短期的,强烈的民粹主义倾向加上轮流执政的民主体制,使得任何针对结构性深层次问题进行的改革都难以实现。

    总之,经历了200年的艰苦探索,拉美国家取得了重大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成就,积累了宝贵经验,但仍面临严重的发展困境。

    二、拉美国家发展陷入困境的深层次原因

    拉美国家发展陷入“危机——变革——变革失败——危机”的恶性循环中,这暴露出拉美国家经济结构单一脆弱、社会贫富差距严重、过度依赖外资和外部市场等问题。但从根源上说,拉美至今仍没有找到摆脱发展困境的正确道路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

    第一,缺乏强有力政党的领导,国家治理能力和政策执行力不足。许多拉美国家实行多党制,国内政党林立,且大多缺乏令选民信服、有能力掌控国家全局的强大政党。这是西方多党制在政党建设上带来的普遍性弊端。不少拉美国家党争激烈,党内宗派主义倾向严重,将本党利益置于国家和民族利益之上;许多政党忽视理论和组织建设,一些在历史上有重要影响的传统政党不能与时俱进,逐渐失去民心,最终走向衰落。20世纪90年代后拉美出现的不少新兴政党是为了参加选举而临时拼凑起来的“组织”或“运动”,即使能赢得大选并获得执政地位,但既缺乏科学的思想理论,又没有切实的行动纲领,难以有大的作为。此外,拉美政党组织性和党员忠诚度差,党员改换门庭司空见惯。统计发现,巴西2002年议会选举后仅一年就有102位议员改换门庭。由于长期缺乏可以掌控全局的强有力政党,许多拉美国家执政党更迭频繁,政治动荡,政策多变,发展战略难以持续,对国家中长期发展造成明显的消极影响。

    第二,缺乏稳定和可持续的政治指导思想和理论体系。拉美国家独立后,许多源于欧美国家的思想理论和拉美本土的思想理论相互竞争、渗透、融合,都力图主导这些国家的现代化进程。保守主义、自由主义、考迪罗主义、威权主义、民众主义、基督教民主主义、社会民主主义、革命民族主义,以及各种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思潮和民族主义,“你方唱罢我登场”。美国为了维护在拉美地区的传统和特殊利益,大力向拉美国家推销自己的价值观和发展理论。这些思想都有自身难以克服的理论缺陷,相互之间既缺乏内在的密切关联性,也不能相互贯通;无论在理论还是在实践上,通常会表现出一定的排斥性和竞争性,导致国家缺乏长远发展规划、政策缺乏连续性,甚至“朝令夕改”,现代化进程一次次被阻断。

    第三,照抄照搬西方民主制度“水土不服”。拉美国家独立后普遍移植和复制美国和欧洲的宪法和制度,但由于经济不发达、庇护主义、强人政治、考迪罗主义和专制传统极为深厚,造成拉美许多国家的民主制度有名无实;各党派之间在重大改革问题上陷入无休止的缠斗,更加剧了政治和社会动荡。当前拉美国家虽普遍建立起形式民主,但仍缺乏实质民主;虽然建立了以普选为基础的民主制度,但政治制度依然缺乏对公民经济、社会和其他权利的保护。美洲国家组织前秘书长因苏尔萨曾指出,拉美的问题在于“民主多而制度结构少”。缺乏相应经济、社会、文化、制度基础的拉美民主,不能解决无序的党争,不能有效化解发展进程中“左”“右”更替的钟摆效应,也就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政策摇摆和政治周期性动荡的历史性难题。

    三、拉美国家对发展道路探索的经验教训

    拉美国家与中国同属“后发”现代化发展中国家,双方处于相似的发展阶段,面临相同的发展任务。拉美国家在寻求自主发展和现代化进程中,积累了很多经验和教训,为我们提供了有益的思考与启示。

    一个强有力的政党是实现现代化和建设强大国家的政治保障。拉美国家的经验表明,对于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来说,国家的作用是决定性的,不但不应削弱,而且还要加强;而建设一个强有力、稳定和高效的国家,最根本的途径就是要有一个有广泛群众基础、能团结全国力量致力于现代化建设的强有力政党的领导。那些建立了强有力政党的拉美国家,往往实现了政治稳定和经济较快增长,例如墨西哥在1929年建立的革命制度党,不仅结束了墨西哥革命后旷日持久的内战,而且真正开启了本国的现代化进程,创造了经济快速增长和政治稳定的奇迹。而一些拉美传统政党相继丧失执政地位也表明,党的执政地位不是一劳永逸的,必须解放思想、与时俱进,不断提高自身的领导能力和执政水平。

    科学理论体系的指导是实现现代化和建设强大国家的思想保障。指导思想是党和国家发展的旗帜。拉美国家在思想上也曾进行多次尝试,试图摆脱依附性发展,走自主发展道路;但由于受到以西方为模板的政治制度制约,难以从根本上摆脱西方思想的束缚,影响了拉美的稳定与发展。拉美国家的经验表明,要实现现代化和自主发展,既不能盲目照搬西方发达国家经验,又不能故步自封、封闭僵化;既要合理借鉴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又要防止别有用心的外来思想文化侵略;要从本国实际出发,形成一套具有全局和长远指导意义的理论体系,增强合力,保持定力,使国家沿着正确的道路前进。

    建设符合国情的制度体系是实现现代化和建设强大国家的制度保障。拉美国家独立以来在现代化进程中遭遇的制度窘境,其根源在于拉美受西方政治文化影响太深,但始终不能与本土传统相结合,未能形成适合本国国情的制度体系。设计和发展国家制度体系,必须注重历史和现实、理论和实践、形式和内容有机统一。要坚持从国情出发、从实际出发,既要把握长期形成的历史传承,又要把握走过的发展道路、积累的制度经验、形成的制度原则,还要把握现实要求、着眼解决现实问题,不能割断历史,不能想象突然就搬来一座制度上的“飞来峰”。拉美实践证明,只有扎根本国土壤、汲取充沛养分的制度体系才能为实现现代化提供最可靠、也最管用的保障。

    道路决定命运,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只有找到适合自己条件的道路,才能实现自己的发展目标。拉美国家对发展道路的艰辛探索及经验教训表明,“鞋子合不合脚,自己穿着才知道”。世界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发展道路,照抄照搬他国的制度行不通,会水土不服,会画虎不成反类犬,甚至会把国家前途命运葬送掉。中国探索发展道路也充满曲折,也走过一些弯路,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是历史的结论、人民的选择,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从这个意义上说,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仅是我们的任务,更是我们的责任。

    (执笔:袁东振 杨建民)

    责任编辑:盛 玮 旷思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