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好稳增长与调结构

  2015年宏观经济难题之一就在于平衡稳增长与调结构之间的关系。稳增长、调结构是近几年我国宏观经济发展的主题,平衡好两者之间的关系之所以艰难,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2015年宏观经济面临三大风险、六大挑战。2015年是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关键一年,由旧的经济发展状态向新常态过渡不可能一帆风顺,最需要避免的就是青黄不接的三大风险:第一,增长速度换挡可能出现的熄火风险。第二,发展动力置换出现的新旧动力接续不上的风险。第三,发展体制转轨中出现的政府不会干、不想干的风险。六大挑战为:第一,房地产常态化后的低增长。房地产投资高增长的时代已经结束,我们将迎来一个正常水平的房地产投资时期,而房地产是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其低水平增长将对2015年经济造成重大影响。第二,全球价格下行通道中的低通胀。2012年以来,我国CPI进入2时代,2014年下半年更是连续下行,最低为1.4%,PPI则连续34个月负增长。物价连续低迷对投资、消费、收入、债务都产生影响,在大多数情况下,物价低迷与经济增长乏力甚至负增长联系在一起,尤其要防止生产和价格、通缩和债务之间的恶性循环。第三,就业的阶段性萎缩。近几年就业持续繁荣,但能否在未来持续,值得警惕。从2009年开始就业已经经历了六年的上升周期,会不会迎来一个下降?而且当前制造业和非制造业的从业人员指数已经持续低于50的荣枯线,就业萎缩风险存在。这几年就业岗位增加很大程度上靠服务业,但服务业的稳定性比较差,要关注就业波动风险。第四,金融“融而不通”带来的融资约束。美元升值、美国加息、新兴市场波动导致资本外流,存款分流、不良率上升导致银行不愿意贷款,刚性兑付的突破加大风险意识约束资金供给意愿,这些因素都将增强融资约束。2015年金融领域最大的风险是经济下行和金融供给、金融需求之间收缩性循环,经济下行导致金融供给主体不愿意发放信贷,信贷萎缩又反过头来影响经济下行,形成一个自我封闭的收缩性循环。第五,企业面临“三座大山”重压。产能过剩、成本过高、债务过重三座大山严重影响了企业活力,使很多企业成为僵尸企业,既挤占了社会发展资源,又创造了低效的经济成果。第六,刺激效应递减。随着不断对经济施以刺激,刺激的效果正在衰减。2005年1元社会融资可以形成2.59元的资本形成,2013年已经下降到1.62元。增加1块钱的GDP,2007年只需要2.24元的固定资本形成,现在需要5.68元,这都意味着经济刺激的效应在不断衰减。

  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政策上应该怎么办?目前学界对此颇有争论,有的认为要抛弃对速度的关注,一心一意调结构,有的认为当前经济已经相当危险,要采取更加积极的措施稳定增长。我们认为还是要回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要求,“关键是保持稳增长和调结构之间平衡”。如果说前些年我们在调结构上倾注了更多的精力,那么今年提出这一命题意味着我们要稍微向稳增长做一点倾斜。当然,这种简单的平衡是不解决根本问题的,真正要平衡好稳增长与调结构关键还在于改革。

  要充分认识到中国经济发展潜力仍然巨大。从中国和发达国家的差距来看,中国未来发展空间巨大。以中美为例,以2005年不变价格计算的人均GDP,中国仅仅是美国的7.8%,即使以2011年不变价格(国际元,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GDP,中国也仅是美国的22%。同时,中国经济发展的各项要素潜力也是巨大的。从人口来看,虽然最近几年大家都说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但是中国劳动效率的提升大有空间。按2013年可比美元价格计算的劳动生产率,中国是19666美元,大体上是卢森堡的17.65%,德国的24.61%,美国的17.11%,日本的26.14%,仅劳动生产率的提升就可以使中国经济规模再扩大几倍。从资本来看,虽然中国投资规模已经巨大,近几年投资效率也在下降,但我国投资效率仍然在国际大国经济体中处于较高水平。从增量资产产出率来看,中国是5.68,美国是7.31,日本13.69,印度7.41,巴西7.94,增量资产产出率越大,投资效率越低,这说明中国目前的投资效率不仅与发达国家比有优势,与发展中大国比也有优势。而且,虽然中国资本形成总量很大,但人均资本形成规模小,2013年中国人均资本形成只有1739美元,美国是8961美元,韩国、日本、德国等国大体在6000~7000美元之间。这说明中国投资空间仍然存在。从技术上看,创新潜力也是巨大的。2013年我国R&D人员总量360万人,居世界第一位。《2014世界知识产权指数》报告显示,2013年,全世界共提交了约257万件专利申请,其中中国82万多件,占全球总量的32.1%;美国57万多件,占22.3%;日本约32.8万件,占12.8%。这些人才和技术如果能够和经济发展无缝对接,将形成对经济发展巨大的推动力。

  以上数据充分表明,中国经济发展空间巨大,各项支撑要素潜力巨大。当前的关键就是如何把各项要素的潜力充分释放出来,就像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的,“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的活力竞相迸发”。这种要素潜力的发挥,活力的迸发,只有靠改革。因此,2015年宏观经济政策上平衡好稳增长和调结构可以从两个方面着力:第一,围绕发展这一根本推进重大改革。改革不是为改革而改革,改革的目的是发展,是要让国家变得更加富强、让社会变得更加公平正义、让人民生活得更加美好。改革既要着力长远,又要着眼当前,由于2015年稳增长的需要会更加突出,建议在2015年围绕稳定增长促进发展尽快推进一些改革。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当前应尽快推进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的各项改革,推进更好发挥各类企业积极性的改革,推进资本、土地、技术、劳动力等各项经济增长要素相关的改革,使各项要素、各个主体能够释放新的活力来推动我国在30多年的高速增长后仍能保持持续的中高速增长。为此,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部署加快推进市场化改革,推进企业改革、金融体制改革、土地管理制度改革、科技创新体制改革等。第二,服务改革这一主题稳定经济增长。当前稳增长的意义不仅仅在于经济增长本身,稳增长的意义也在于为改革创造相对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当前舆论很多时候把稳增长与调结构对立起来了,似乎一稳增长,政府就不会花力气去调结构,去推进改革了,实际上两者之间并不是简单的替代关系,而是可以齐头并进的。2015年要积极关注宏观经济数据变化,根据形势变化采取更有力度的财政政策和松紧适度的货币政策,在财政政策上,增加支出、降低税收、增加债务,在货币政策上,适时降准、降息、降低汇率都可以作为适宜的政策选项。

标 签:
  • 人口红利,资本形成,投资效率,世界知识产权指数,增量资产
( 网站编辑:师榕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