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出口结构升级是重要任务

  当前我们正处在一个传统比较优势正在快速转换的时期,机遇与挑战并存,机遇更多的不是规模扩张的机遇,而是出口结构升级的机遇。在这种背景下,我们要抓住机遇,向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要出口结构升级的动力

  一

  经过30多年不懈的努力,我们的外贸发展确实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一方面我们从规模上来看,中国已经从一个经贸小国变成了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另一方面,从我国的贸易结构看,我们从一个依赖初级产品出口的经贸小国,变成了一个主要依靠制成品出口的大国。在1985年的时候,我国出口总额中50.5%还是初级产品,现在我国出口中95%都是制成品,可以说是实现了出口结构大跨越。

  在看到这些非常令人振奋的数据的同时,我们对我国对外贸易存在的差距和不足,还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尽管我们有像华为这样的在全球移动通讯设备领域非常有竞争力的企业,但毕竟是很少,总体来看,我们的出口产品主要还是劳动密集型的产品。海关统计显示,30%是高新技术产品,但是把“黑盒子”打开以后,这些高新技术产品在我国还是以劳动密集为主的增值活动。所以我们现在整个出口如果从技术含量来看,主要还是靠中等技术,如果要分成低技术、中技术、中等技术、中高技术和高技术五类的话,我国出口产品则主要是中低技术、中等技术和中高技术。因为海关统计没有适应全球价值链变化而调整,所以没有真正反映出我国在全球价值链上的地位。如果只看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占比这个统计数据,看上去我们和美国差不多,但是从全球价值链视角打开这个过程来看,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确实我们的比较优势长期以来是劳动密集型的,我们的国际竞争力主要也是集中在技术含量中等的产品。

  再就是服务贸易,我国服务贸易发展得也很快,也是全球进出口排在第三、第四位的,但是逆差越来越大,而且其中有一些原来的顺差项目,比如国际旅游变成了巨额的逆差,好多老百姓出去扛着大包买的都是中国货,其实是贪便宜,不是说我们有钱,恰恰是中国游客没钱的表现,如果有钱,就不会到海外去买生活日用品带过来。所以反过来我们要思考国内的流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也反映出我们服务贸易在全球竞争力还是不足的。

  

  我们现在处在一个传统比较优势正在快速转换的时期,这带来很多新的变化。一个国家的比较优势一直在变化,是一个渐变的过程,而目前这个时期,可能是快速变化的时期。我们这么多年在全球竞争主要依靠的还是低成本的劳动力,但从2003年以后,出口部门劳动力比较优势快速地在削弱,比如,2003年以后出口部门工资上涨速度非常快,现在,整个国家跨过了所谓的“刘易斯拐点”,劳动力不再是“无限供给”。另外,可就业人口在2012年就达到了顶峰,未来相当一段时间还处在高峰期,但不再是增长。最重要的是,劳动力的就业结构,特别在供给方面的结构变化非常快,这跟高等教育的快速发展有密切的关系。

  另外还有一个新的变化,从制造业来看,从生产企业来说是招工难,而且工资还在快速增长。因为劳动力供给快速减少以后,找工作太容易了,所以劳动力的流失率也很高。调查显示,有的企业劳动力流失率一年超过100%;再加上“90后”从农村来的农民工就业的压力、挣钱的压力和他上一代是有很大区别,所以劳动条件稍有不如意就会跳槽。那么带来的后果是劳动者劳动态度不如从前,劳动技能反而在退步,因为他没有技能积累,企业也不敢培训,培训完了人却走了。企业原来靠低成本,现在靠升级,升级主要靠劳动力技能的提高,而恰恰劳动力市场的变化,使得出口部门劳动力素质至少没有明显的改善,可能在局部还是有恶化的倾向,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当然,还要看到传统的优势在快速失去的同时,很多新的优势在慢慢涌现出来,国内大市场的优势、基础设施完善的优势、产业配套的优势、综合成本比较低的优势等等,另外还有一部分创新能力在增强,这些新的优势也逐渐显现出来,这就意味着我们在全球竞争中不能再依赖原来靠劳动低成本,而是要靠推进出口结构的升级。

  

  从国际上来看,全球经济处在大调整的时期。从外部来看,确实会看到很多新的挑战:

  第一,国际市场外需不足。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全球面临的外部需求不足。这包括两个层面:一个是经济增长速度降下来以后,外需总量增长得慢,所以我们的出口在快速回落,加入世贸组织到2007年前这一段时期,我国出口是20%至30%的高速增长,但到现在能有7%、8%我们就很满意了。还有另外一个方面,因为我们贸易出口规模现在占了全球整个贸易的11%多,我们出口额已2万多亿,池子就这么大,你再想快速增长,池子的水容不了你。所以这就是贸易大国面临的新挑战,原来数额小的时候可以很轻易地增长,对全球市场来说它的吸收和容纳能力很强,但是现在你增长10%,就意味着你要占全球1%的市场,意味着会争夺别国的市场。这是一个新的挑战。

  第二,传统出口产品面临的国际竞争更加激烈。我们看到随着比较优势变化以后,原来比别人便宜的现在不便宜了,而且现在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纷纷向东亚学习,也走向出口导向的道路,传统密集型产业面临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

  第三,出口结构升级将面临与发达国家的争夺。出口结构要升级,这是必由之路,没得选择。但是我们要警惕的是与发达国家的矛盾和冲突会更加激烈。如何避免与发达国家在产业发展与出口贸易方面的冲突,也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挑战。

  第四,区域一体化带来的新挑战。区域一体化现在有一个新的特点,就是所谓的巨区域一体化,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避免被边缘化。在区域贸易一体化的进程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变化,就是经济贸易规则的重构。

  四

  机遇和挑战都是并存的,除了挑战以外,我们也面临新的机遇。我觉得机遇更多的不是规模扩张的机遇,而是出口结构升级的机遇。

  其一,是引进来的机遇。随着我国经济规模的扩大,国内市场的成熟,生活水平提高以后带来很多新的需求,也就是消费结构的升级、生产结构的升级。对高端产业活动和高端生产要素产生更强的吸引力。

  其二,是海外低成本并购的机遇。各国都希望中国企业去投资。对外投资当然会给东道国带来很多好处。对我们来说,更重要的在于国际金融危机以后,我们面临在海外通过低成本并购来获取技术、获取研发能力、获取品牌、获取国际销售渠道的一个捷径,这是我国企业在升级过程中很重要的机遇。我们要自主创新,推行品牌战略,但是通过并购来获取技术和品牌、国际销售渠道,是一条捷径。

  其三,是技术密集产业逐渐增强国际竞争力,有利于推动出口结构升级的机遇。贸易结构是由自己的产业结构和不同产业的国际竞争力来决定的,如果产业本身没有国际竞争力,在贸易环节做各种各样的措施,其实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所以我们整个产业创新能力的增强、产业升级,为出口结构的升级提供了一个基础。

  其四,服务业发展特别重要的是服务外包的机遇。自2008年以来,我国国际服务外包,一直以40%以上速度发展。2013年,我国承接国际离岸服务外包金额为623.4亿美元,同比增长了42.2%,与2000年相比,合同金额增长了13倍。截至2013年年底,我国服务外包的从业人员达到536.1万人,其中大学生就业人数达到了355.9万人,占从业人员总数的66.4%。

  其五,是全球对资本品的需求的机遇。一是新兴经济体推进城市化和工业化,它会带来对资本品,比如性价比特别高的发电设备、水泥厂、运输设备等等的需求,这也是多年来我们看到我国的工程承包快速增长的重要原因。另一个是全球的基础设施建设热潮,发展中国家要推进新型城镇化,毫无疑问要完善基础设施。发达国家也在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原来的基础设施老化了。所以面临全球性的基础设施建设的高潮,对我国来说,恰恰在这20多年形成了无论是机械装备制造还是工程承包方面、基础设施施工建设方面,都有很强的竞争力,也是对性价比比较好的资本品带来的机遇。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要抓住机遇,必须向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要出口结构升级的动力。为此,我们要做好五件事:一是着力增强技术与资本密集产业的国际竞争力;二是要加速增强现代服务业国际竞争力;三是要打造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级的跨国公司;四是打造引领国际竞争力升级的新平台;五是营造一个互利共赢的外部经贸环境。

  (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标 签:
  • 出口结构,出口导向,出口总额,出口产品,出口贸易
( 网站编辑:师榕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