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价平稳为改革留足空间

  3月10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数据。数据显示,2月份,CPI环比上涨1.2%,同比上涨1.4%;PPI环比下降0.7%,同比下降4.8%。

  有关专家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我国物价水平总体平稳,为完成全年物价调控目标创造了良好开局,也为价格改革留出了宽松的空间。不过,由于PPI持续下滑的态势尚未改变,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专家建议我国应注意防范通缩风险。

  CPI涨幅重回“1”以上

  2月份,全国CPI同比上涨了1.4%,比上月扩大0.6个百分点。这是CPI涨幅继1月份跌至“1”以下、且创下61个月新低后重新回到“1”以上。

  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余秋梅分析说,2月份CPI同比涨幅扩大,一方面由于2月份价格环比上涨较多,另一方面由于春节错月因素,去年同期的基数相对较低。

  数据显示,2月份,食品价格同比上涨2.4%,影响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上涨约0.81个百分点;非食品价格同比上涨0.9%。根据测算,在2月份1.4%的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涨幅中,去年价格上涨的翘尾因素为0,新涨价因素为1.4个百分点。

  从环比数据看,2月份CPI环比上涨1.2%,涨幅比上月扩大了0.9个百分点。其中,食品价格环比上涨2.9%;非食品价格环比上涨0.3%。“春节期间,鲜活食品需求增加,推动了价格环比大幅上涨。”余秋梅说。

  数据显示,2月份,鲜菜和鲜果价格涨幅分别为13.6%和8.9%,合计影响CPI环比上涨0.67个百分点,超过总涨幅的一半。非食品价格方面,2月份正值春运高峰,交通、旅游价格上涨明显。其中,飞机票、长途汽车、出租车价格环比分别上涨13.0%、4.8%、1.5%;旅行社收费和宾馆住宿价格环比分别上涨7.5%和1.6%。随着外出务工人员返乡,部分服务业用工紧缺,价格也水涨船高。

  “今年1、2月份,我国CPI涨幅总体上处于较低水平,这对我国完成全年物价调控目标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官员表示,今年我国CPI涨幅调控目标是3%左右,从开局看,完成这一目标的利好因素不少。

  “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对CPI影响仍将延续。大宗商品价格走低,对于我国的物价调控十分有利。”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裴长洪说,由于国内劳动力工资和稀缺资源价格呈现上涨趋势,对冲之后,2015年CPI涨幅有望控制在1.2%至1.5%之间。

  “物价总水平相对处于低位,这为价格改革创造了宽松的外部环境。”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官员表示,我国将继续稳步推进一系列价格改革,大幅缩减政府定价种类和项目,使具备竞争条件的商品和服务价格原则上都放开。

  PPI连续36个月回落

  2月份,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4.8%,环比下降0.7%;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下降5.9%,环比下降1.0%。自2012年3月份以来,PPI已经连续36个月回落。

  数据还显示,2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环比降幅比上月收窄0.4个百分点。在30个主要工业行业中,3个行业产品价格环比上涨,9个行业持平,18个行业下降。

  余秋梅分析说,PPI环比降幅收窄的主要原因是石油加工、化学纤维制造、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等4个行业出厂价格环比降幅收窄较多,本月分别下降3.1%、0.9%、1.0%和1.5%,比上月降幅分别收窄4.7、2.1、0.9和0.6个百分点,合计影响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环比降幅收窄0.3个百分点。

  “PPI的持续走低,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特别是原油价格走势密不可分。”中国石化福建石油分公司总经理郝国强告诉《经济日报》记者,当前,全球主要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复苏缓慢,原油需求相对疲软;而石油输出国组织又确定不减少石油产量,全球原油供给大于需求的格局十分明显,加上其他大宗商品需求也较为疲软,这是影响我国PPI持续走低的重要因素之一。

  郝国强表示,当前,支撑国际原油需求持续回暖的积极因素仍不明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回升势头仍未显现,国内PPI继续下行的可能性仍然较大。

  好医生药业集团董事长耿福能认为,PPI的持续下行,与我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工业领域产能过剩压力仍然较大、有效需求不足相关。而受国际大宗商品供大于求的影响,预计输入性通缩压力将持续累积。

  “PPI的持续回落,再次暴露我国经济结构存在的深层次问题和矛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分析说,工业在我国国民经济中占据较高比重。PPI的持续回落,在很大程度上缘于我国工业经济产能过剩问题尚未有效解决,新的经济增长点尚未形成,造成工业经济增长乏力。

  李佐军同时表示,PPI的持续回落,也说明当前实体经济对社会资本的吸引力仍然偏弱,而虚拟经济由于投资回报率较高,更受资金青睐,客观上也不利于工业品价格的上涨。

  精准调控有利于稳增长

  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还在加大,发展中深层次矛盾凸显,今年面临的困难可能比去年还要大。2015年,在通缩风险和预期不断上升的背景下,我国如何顺利完成宏观经济增长7%左右的目标?

  “全社会的通缩预期不断增强,制造业的发展面临着许多现实的困难和压力。”郝国强告诉《经济日报》记者,从福建的情况看,预计有七成左右的中小制造业企业过得相当困难,不少企业库存积压比较多、资金贷款比较困难、市场需求乏力、产品价格上不去,“在没有强刺激的背景下,制造业的困境短期内还很难改善”。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认为,从目前的数据来看,我国并没有达到通货紧缩的状况,但应警惕通缩因素的积累,并通过精准调控,防止结构性、局部性通缩的苗头出现。

  “总的来看,我国生产部门的确出现通缩的部分特征,但这并不是整个经济的通缩。”裴长洪委员说,不过,当前也不应忽视对通缩风险的警惕。

  也有专家表示,前些年我国各项经济指标增长过快,但在新常态下,我国进入经济结构调整期,许多经济指标都处于调整阶段,不能因为停止高增长就认为是通缩。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白重恩认为,“由于当前CPI持续处于较低水平,所以,货币政策还有进一步调整的空间,应把握机遇灵活使用货币工具,增强流动性,进一步缓解企业融资难题,缓解实体企业经营困难。”

  裴长洪表示,为了解决生产部门不振的状况并预防整体性通缩的出现,除采取必要的需求管理政策外,企业也应进一步通过研发创新、提高生产率等方式,实现产业的优胜劣汰和转型升级。他认为,当前物价水平较低,也恰恰是改革的机遇期,通过金融、财税、国企等重点领域的市场化改革,可以大大降低总体要素成本和生产成本,进而提高经济竞争力和增长质量。经过各方面的努力,实现2015年我国经济增长7%左右的目标是完全有保证的。

 

标 签:
  • PPI,环比,CPI,通缩,供给经济
( 网站编辑:师榕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