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账本晒透了 百姓心里有“数”了

  “钱从哪里来,花到哪里去”向来都是舆论焦点。正因如此,中央财政预算的关注度、曝光度也持续保持高位。今年的中央财政有哪些新亮点、新表述和新信号,值得细细品味—

  近日,“工资福利”、“中央预算”这几个词火了。原来,随着中央预算的公布,工资福利在2015年中央万亿预算中的占比引发了舆论持续关注,更有媒体误称,“工资福利占2015中央万亿预算四成”。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向《经济日报》记者表示,“实际上,工资福利占全部中央本级支出不到二成,占基本支出的比例才是四成。”

  2015年的中央财政预算公开范围更大,透明度更高,相关类目也更为详尽,总表数也由去年的17张变为21张。这些表有哪些亮点,有哪些数据值得关注,还真有点“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的意思。

  弄清表格“族谱”

  别看今年中央预算表格多达21张,其实只要弄清了它们的“家族式”关系,就能理清头绪。比如,表格有“一般公共预算收支系列”,在这一“族谱”下,包括了中央本级支出系列和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系列等。此外,“其他账本”的“族谱”则包含了政府性基金收支系列、国有资本经营收支系列等。

  与往年相比,这些“家庭成员”的组成格局变化不大。但值得注意的是,比起去年17张表,今年多了4张:首次增加了中央本级基本支出预算表、中央本级国有资本经营支出预算表、中央对地方国有资本经营转移支付预算表、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分地区预算汇总表,并将原先中央公共财政收支预算表调整为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支预算表。

  专家就此表示,预算表“首晒”内容大大增加,许多表述更为全面细致,大大增加了预算报告的透明度、能见度。

  基本支出首秀不俗

  今年“首秀”的中央本级基本支出预算表,与此前常常“露脸”的中央本级支出预算表有啥不一样?

  简单来说,前者是后者的一部分。“中央本级支出,包括基本支出和项目支出。”杨志勇说,基本支出包括教育、医疗等与群众衣食住行密切相关的事项,是每年都有;而项目支出则包括修建高铁等大的项目,每年重点会有所不同。

  今年基本支出首次亮相,且“出场”方式新颖—经济分类。“编制支出预算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功能分类,一种是经济分类。以前公布的预算表主要是按照功能分类编制的,比如这次‘中央本级支出预算表’。但经济分类比较‘面生’,其实,从2007年开始已尝试在做,今年第一次对外公布,比如‘中央本级基本支出预算表’。”杨志勇说,这符合新预算法的改革思路。

  今年中央本级基本支出预算总额为9375.71亿元,按照经济分类包括3大类,即工资福利支出为3712.1亿元、对个人和家庭的补助2196.59亿元、商品和服务支出3467.02亿元。由于财政支出预算科目一般分为“类、款、项、目”4个级别,此次报告对基本支出也细化到款级科目。上海财经大学教授邓淑莲表示,基本支出按经济分类编制“吃饭预算”,更直观体现政府具体花这笔钱干了什么。

  转移支付“因地制宜”

  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预算汇总表,也是今年第一次亮相,自然也受到了多方关注。

  在这张表中,31个省份和5个计划单列市转移支付额度都对外公布。根据报告,四川省、河南省、湖南省2015年获得中央转移支付额度最高。“这些都是人口大省,转移支付额度安排要统筹考虑很多因素。不仅包括人口因素,还与地方财政收支差额大小有关,差额较大的对转移支付的需求更迫切。”杨志勇表示。

  以四川为例,2015年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总预算2919.51亿元,在各省区市中拿“大头”。资料显示,截至2010年,四川常住人口约8041万人,人口数量在全国位居第四;同时,其2015年全省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预算安排为3364.4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支出预算为6316.7亿元,其中的差额主要来自于中央的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

  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广东等地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地区,转移支付和税收返还也达上千亿元。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王朝才表示,影响转移支付的因素也在不断调整,像广东这样的东部发达省份,户籍人口少、外来的常住人口多,现在强调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因此也需要合理增加这些地方的转移资金量。

  国债发行有“天花板”

  翻看中央本级国有资本经营支出预算表,也有扑面而来的改革新气息。比如,在加大一般公共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等“四本账”统筹力度下,2015年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调入一般公共预算的额度也逐步增加。“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调出资金去年184亿元,今年230亿元,将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杨志勇说。

  从这张表中,还可了解到央企分红的其他使用情况。比如,在中央本级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支出1405.48亿元中,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及改革成本支出527亿元,包括国有企业棚户区改造支出、国有企业改革成本支出、离休干部医药费补助支出等。

  “国债的管理有两大部分,一部分是发债用于还账,另一部分是用于发展。”杨志勇说,国债发多少是合适的,需要设定一个“天花板”来防风险。而这个“天花板”一方面可以根据3%的赤字率“警戒线”测算额度,另一方面则可以看国债余额的限制,等于有了“双重保险”。后者可以在“2014年和2015年中央财政国债余额情况表”中找到。根据表格,2015年末国债余额限额111908.35亿元,而2014年末国债余额实际数95655.45亿元,两者相减得出16252.9亿元的差额,就是可以发新债的额度。从2015年全国财政预算得知,中央财政赤字11200亿元、地方财政赤字5000亿元,其总和与这一差额匹配。

 

标 签:
  • 预算表,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工资福利
( 网站编辑:师榕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