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化趋势下的产业结构优化升级

  金融化一般是指金融因素或金融份额在社会经济生活中的作用或比重不断增强或扩大的趋势。宏观层面,通过金融及相关部门产值占国民生产总值比例的增加来体现;微观层面,可以从非金融企业金融行为的增加,或非金融企业中利润更多地来源和用于金融领域来体现。当前,金融化已成为我国社会经济运行的重要形态。根据相关数据估算,我国金融资产总值与GDP的比值在1999年是2.14,到2013年已上升到3.48,金融化趋势不断加深;我国股票总市值增长迅速,在2014年11月27日达到4.448万亿美元,首次超越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股票市场;金融化趋势的最新体现是互联网金融。互联网企业依托所掌握的有关消费者的海量数据,借助互联网、云计算等技术,开始涉足金融业务,创新出更多金融业态和商业模式,加速资本流动,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

  产业结构是指各类产业之间的技术经济联系及其比例关系,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是产业结构合理化和高度化的有机统一。当前我国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涉及三个方面:一是推动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二是加快传统产业转型调整;三是大力发展服务业,特别是现代服务业。今后,我国的产业升级需要适应金融化的新态势,因为金融化恰恰与产业结构升级密切关联:金融化通过推动工业化、市场化、国际化,分别促进战略性新兴产业培育、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现代服务业发展。

  金融化推动工业化,有助于加速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培育。工业化是指我国经济以农业、轻工业为主要产业向以重化工业为主要产业的演变过程。战略性新兴产业,是指关系到国民经济社会发展和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具有全局性、长远性、导向性和动态性特征的新兴产业,具体包括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和新能源汽车。在经济新常态下,我国的工业化应当由注重总量提高转变为质量和效益提高,由强调重化工业发展转变为加速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目前,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面临的核心问题是:工业占比和创新研发水平低,能耗及环境污染高。要解决这两个问题,就必须为战略性新兴产业提供充足的资金保障。然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新兴性特征,决定了其在发展过程中会面临融资额度大、融资难度高的问题。首先,战略性新兴产业在发展初期具有较高的风险,商业银行不能满足其对融资的巨大需求;其次,从事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主体是中小企业,而不是大型国有企业。大型国有企业容易获得银行贷款资金,中小企业却存在贷款门槛高、资本市场进入难的困境。缓解战略性新兴产业所面临的资金约束,需要从以下方面着手:第一,政府提供资金担保,以及税收优惠政策;第二,鼓励商业银行放开贷款利率,适当降低针对战略性新兴产业中的中小企业贷款约束;第三,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拓宽融资渠道。鼓励符合条件的中小企业通过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上市,支持发行企业债,着重引导风险投资注入。

  金融化推动市场化,有利于倒逼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市场化是指我国由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向现代市场经济体制转变并不断趋于成熟的市场经济的过程。传统产业主要指以制造加工为主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我国经济整体市场化改革成效显著,从1997年至2007年的十年间,市场化率增加了87.5%,而传统产业领域却存在市场化程度不足的问题。当前传统产业的问题表现在产能利用率低;产能过剩严重;结构性问题突出。据权威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钢铁产能利用率为67%,水泥和平板玻璃产能利用率低于75%,船舶产能利用率仅为50%左右。在金融化趋势下,流动资金更容易借助市场机制,进入具有高回报的金融领域和高成长性企业,从而将传统产业置于更加危险的境地。因此,推动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应当注意以下三个方面:第一,促进投资主体多元化。适度控制地方政府政策性补贴冲动,引导私人、企业、银行、其他金融与非金融机构共同参与产业投资。第二,加速传统产业转型升级。鼓励传统产业技术改造,与高新技术有效结合。近日,国务院印发《关于促进云计算创新发展培育信息产业新业态的意见》提出,要加快发展云计算,打造信息产业新业态,推动传统产业升级和新兴产业成长。第三,完善市场化退出机制。以充分利用市场机制为根本原则,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允许落后产能被市场淘汰。

  第三,金融化推动国际化,促进现代服务业加速发展。国际化是指一国经济由单向开放向全方位开放的转化并与全球经济融为一体的过程。现代服务业包括生产性服务业、消费性服务业、公用性服务业和基础性服务业,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要支撑。其中,生产性服务业是现代服务业的主体,包括现代物流业、交通运输业、金融服务业、商务服务业和信息服务业等。当前,我国生产性服务业的问题主要是中高端人才短缺、技术创新能力不足、国际服务贸易比重低。2012年,我国服务贸易进出口额占货物贸易的比重只有12.5%,比全球平均水平低10%。同年,我国服务贸易额占GDP的比例为5.8%。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这一数值在世界范围内仅略微高于哥伦比亚、委内瑞拉、苏丹、巴西、日本、墨西哥和阿根廷。促进现代服务业发展,应借助金融化趋势,以外商投资为突破口。第一,引导外资优先进入生产性服务业。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最新发布的《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显示,2014年我国吸收外资规模超过美国,外资流入量首次成为全球第一。其中,服务业吸收外资662.4亿美元,在全国占比中达到55.4%,高出制造业22个百分点,为生产性服务业提供了充足的资金。第二,深化体制改革,实现国内生产性服务业与国际水平对接,推动人才与技术的国际交流合作。

  (作者单位: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当代垄断资本金融化研究”[12AJL002]的阶段性成果)

标 签:
  • 金融化,生产性服务业,产业结构
( 网站编辑:张利英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