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向调整社保费率有助稳增长

  面对养老金较大缺口压力的现实,全面大幅降低社保费率显然不现实。但是,定向对实体经济灵活降低社保费率是可行的。降低社保缴费率并不意味着保障水平的降低,由此产生的缺口部分应该通过加大财政投入和国有企业资产划拨、分红上缴等途径来弥补

  日前有媒体报道,我国社保支出占个人工资的4成多,北京一名平均工资水平的职工在30年里企业和个人缴费近百万元,理论上由企业负担的部分超过总额7成。

  社保费率高、企业负担重,是近来社会关注的一大话题。较高的社保费率增加了企业的劳动力成本,影响到我国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同时,我国社会保障支出占财政支出比重偏低。国际上通常采用“社会保障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重”来衡量各国政府的社会保障财政责任,发达国家在30%至50%之间。我国社保“十二五”规划明确要求,各级财政将社保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重提高到25%左右。但有数据显示,目前这一数字只有12%。为此,一些企业和专家多次呼吁适度下调企业和个人社保费率,有关部门也作出了相关回应。

  在笔者看来,要想改变上述局面,启动临时性社会保险费用减免政策将是有益尝试,这有助于企业渡过暂时性的难关。上世纪80年代中期遇到严重经济衰退时,新加坡政府认为是过高的公积金缴费率尤其是雇主缴费率削弱了出口产品的竞争力,于是将公积金缴费率从50%下降到35%,其中雇主缴费率从25%下降到10%。随着经济渐趋稳定,新加坡的公积金缴费率逐步调高,目前基本稳定在40%左右。

  同时,不同行业对社保费率的承受力差别很大,面对养老金较大缺口压力的现实,全面大幅降低社保费率显然不现实。但是,定向对小微企业、制造业等实体经济灵活降低社保费率,提升实体经济活力,应该是可行的,也是稳增长的现实需求。银行、保险、房地产等资本密集型行业盈利能力强,从业人员收入高,对社保费率承受力较大;而劳动密集型企业、小微企业等盈利能力弱,职工工资水平低,近千元的社保缴费已经严重影响到企业盈利能力、职工收入水平。在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的背景下,社会保险费用下调有助于提升实体经济活力,而实体经济是实现社会充分就业的中流砥柱,广大普通职工收入增加有助于有效提升消费能力,推动经济向内需拉动转型,这都是符合社会收入再次合理分配愿景的。但是,制造业等实体经济降低社保缴费率并不意味着保障水平的降低,由此产生的缺口部分应该通过加大财政投入和国有企业资产划拨、分红上缴等途径来弥补。

标 签:
  • 社保费,缴费率,实体经济,公积金
( 网站编辑:师榕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