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大定向调控的力度

  面对复杂多变、纷繁复杂的国际经济形势和国内转方式、调结构、促改革的繁重任务,我国经济仍面临较大下行压力。从近期主要经济指标看,主要呈现出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社会融资规模同比下降。去年以来,政府相继出台了一系列金融财政改革措施,在管理地方政府债务、银行存款保险、影子银行等方面做出了很大努力,规范了各类融资行为,有利于实现不爆发系统性风险的目标,不过也对社会融资行为产生了压力。同时,央行已进行了多次降准和降息,有效地刺激了银行贷款的增加,股票市场的发展也对社会融资产生了积极作用,但债券市场和信托市场等方面出现了明显的收缩,使得社会融资规模受到影响,从而对经济发展产生较大压力。

  二是工业企业缺乏增长活力。由于劳动力成本不断提升,企业融资成本较高,同业竞争加剧,使得工业企业的获利空间进一步缩减,特别是在国际和国内需求冲击的影响下,有些企业面临着较大的生存压力。同时,我国正在主动调整产业结构,对不利于生态环境的产业进行了限制,压缩了部分行业的过剩产能。以上因素都对工业产值增长产生了不利影响,但我们应区别看待其中的发展压力和主动调整,促进工业企业的健康发展。

  三是通货紧缩预期加剧了需求冲击。从国际市场来看,原材料和初级产品的价格出现了大幅下降;从国内市场来看,由于企业产能过剩、消费者需求增速放缓,使得产成品的价格也出现了下降。国际和国内市场产品价格下降增强了人们对未来通货紧缩的预期,而通货紧缩预期加强又会进一步刺激需求增长放缓,从而形成反复强化的需求冲击,对经济增长产生重要影响。

  近年来,我国在保持宏观基本政策不变的同时,实行了区间调控和定向调控相结合的调控政策。区间调控使得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目前应加大定向调控的力度,从而顶住经济下行的压力,实现“定向调控精准发力,促进经济平稳增长”的目标。

  一是大力推广PPP模式,提高投资和运营效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通过在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领域吸引社会资本的参与,既能有效缓解短期政府财力不足难题,又能有效地提高这些领域经营效率的提升和公共服务质量的改善。当前,应细化相关政策措施,破解PPP模式在推广运用中的各类难题,规范PPP项目操作流程,加大项目透明和公开程度,强化监督机制。

  二是加快深化财税改革,以改革创新为增长添活力,促进企业发展。从目前情况来看,企业的利润空间进一步压缩,面临较大的获利压力,减税措施有利于企业发展、增加就业,也有利于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应该注意的是,减税措施要与税制改革相结合,例如,“营改增”本身就具有重要的减税效果,而且随着“营改增”的推进会进一步扩大减税效果,同时可以发挥调整产业结构的作用。对于需要支持的行业和区域,应该给予相应的税收政策,对于该限制或淘汰的企业,也要实施相应的税收压力。

  三是推动新兴产业的发展,扩大国际和国内市场需求。积极推动“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等发展战略,催生更多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和新经济成分,实现现有产业的转型升级,提高产品质量和效用,创造新的消费需求,扩大国际和国内市场中国产品的占有率。同时,积极推动“一带一路”等战略的实施,加强国际合作,让更多中国企业和中国产品走出国门,打开海外投资和消费市场的大门。推动现有产业的转型升级和新兴产业的发展,既可以创造新的需求,缓解目前需求不足的冲击,也可以解决某些方面供给不足的问题。

  (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 )

标 签:
  • 调控政策,通货紧缩,营改增,减税
( 网站编辑:师榕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