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次产业”促农业融合增值

  当前我国农业生产承受着成本“地板”不断抬升、价格“天花板”不断下压的双重挤压,农民仅靠种粮利润有限。要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让农民享受到全产业链的增值,我国农业的竞争力才能不断提高——

  到一些国家旅行,你会发现当地真正宜居的地方不是高楼林立的大城市,而是在乡村。不过,这些乡村的农业已不是传统农业,而是融合了一、二、三产业的“六次产业”,是集农业的生产、生活、生态功能于一身的新型经济结构。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几个月来,“六次产业”在全国各地日渐升温。如何认识“六次产业”?又该怎样发展“六次产业”?

  “六次产业”收益良多

  采枇杷果、赏百合花、摘鲜杨梅、品农家饭……入夏以来,每天前往江西省永丰县藤田镇中西山村的市民络绎不绝,体验着难得的田园乐趣。中西山村是当地有名的百合、水果种植专业村,修通了水泥路、建起了农家饭庄后,成了许多城里人节假日休闲的好去处。

  “普通水果收获后,如果农民直接在地头卖掉,每斤不过几元钱;如果加工成果汁出售,利润就会翻番;再如果是有品牌、有机种植或者质量可追溯的水果,身价会大大提高。在瓜果飘香的季节,城里人来果园赏景、采摘、吃农家菜,农民收入就更不一样了。”永丰县农业局副局长袁阁夏说,农业产业“接二连三”,拓宽了农民的增收渠道。去年全县农民人均纯收入首次突破万元。

  永丰县农业“接二连三”就是发展“六次产业”的例子。所谓“六次产业”是个形象的说法,最早由日本学者在上世纪90年代提出。当时的日本面临着农业后继乏人、农村衰落的问题。为了激发农业发展活力,开始推动农业生产向二、三产业延伸,形成生产、加工、销售、服务一体化的完整产业链。因“1+2+3”等于6,“1×2×3”也等于6,故名“六次产业”。如今,“六次产业”的理论已经风靡全球。

  农业部经管司司长张红宇说,“六次产业”与我国一直提倡的让农业“接二连三”内涵一致,通过完善农业加工、销售、服务等环节,让农民获得更多的增值效益。农民不仅要从事种植或养殖(一产),还要从事农产品加工(二产)和农产品流通及休闲农业(三产)。无疑,这给转型期的中国农业带来了丰富的想象空间。

  眼下,全国各地开始出现了农业与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势头。例如,在城镇郊区发展观光农业、都市农业;在发达地区发展信息农业、设施农业;在主要农区,发展高端增值农业,建立农产品加工基地。一些地方乡村旅游和休闲农业迅猛发展,已成为当地经济的支柱,这些地方的农业到底是第一产业还是第三产业已经难以区分。

  融合发展势在必行

  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是农业发展到现阶段的必然产物。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农业部休闲农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朱信凯说,新常态下对农业要有新认识,也要为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寻找新出路。农业本身就具有多功能性,不仅有生产功能,也有生态、生活、文化等功能。每一种功能都会衍生出无限可能。

  “尽管直接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越来越少,但社会需要的农产品种类越来越多,质量要求越来越高,可以说农业尽管是最古老的传统产业,但是永远也不会消失,只是发展路径改变了。”中国社科院农村所研究员李国祥认为,今天的农业与过去的农业已经完全不同了,把农业由第一产业升级为六次产业,这样才能更好地发展农业,更好地发挥其在我国经济社会中的作用。

  眼下,发展“六次产业”成为不少农民的自觉行动。当前,我国农业生产面临着成本地板不断抬升、价格天花板不断下压的双重挤压,农民靠单一的种植业或畜牧业势必利润有限。“必须向农业的深度和广度进军,通过拉长产业链条细分出更多的就业岗位、增收机会,创造出更多新型业态,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农业部农产品加工局局长宗锦耀说。

  不过,当前我国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还处于初级阶段,农业与二、三产业融合程度低、层次浅。在不少地方,农村二、三产业和农民之间基本是两张皮的关系,没有长期的合同、缺乏稳定的关系和共同利益,没有真正建立协作的供应链。

  让农民分享增值收益

  如何才能把农业升级为六次产业呢?是靠政府,还是靠市场主体?是靠农民,还是靠龙头企业?李国祥认为,从我国的国情农情来看,把农业升级为“六次产业”是一项系统工程,必须广泛动员全社会力量,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既要政府的支持和引导,又要相关生产经营主体的努力,也需要全社会的关心。

  “六次产业”听上去很美,但不能一刀切,关键要因地制宜,要有地域特色,把当地的自然禀赋充分挖掘发挥出来,才能做大。“春江水暖鸭先知”,什么样的农村一、二、三产业能够融合发展、怎样才能更好地融合发展,关键要看农业经营主体的行为。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涉及面广,复杂性强,跨界融合的主导特征显著。以普通农户为代表的传统经营主体如果不能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转型,往往难以在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中发挥主导作用。

  除了要在观念上突破传统农业的束缚,还要实现经营模式、体制、方式等方面的突破。“把农业升级为六次产业,关键力量是要有管理能力以及全产业链控制力的龙头企业,并与农民建立紧密型利益关系。”李国祥说,多数情况下,这类龙头企业不直接从事农业生产,而主要为农户家庭生产提供产前产后服务,并以合作社为中介,采取合同或者订单方式,将一、二、三产业有机地融合起来。

  在“六次产业”的发展过程中,必须坚持农民主体地位、尊重农民意愿,才能避免一些行业面临的困局。河北省农林科学院副院长王海波表示,关键是要把产业链、价值链等现代产业发展理念和组织方式引入农业,延伸产业链、打造供应链、形成全产业链,并完善利益联结机制,让农民从产业链中获得更多利益。

  多位专家建议,政府可以通过财政支农、税收减免、金融支农、价格支持等手段引导和激励农业及相关产业各类主体,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标 签:
  • 农业升级,产业融合,六次产业,中央一号文件
( 网站编辑:师榕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