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 后发赶超不迟疑

  一大早,广东揭阳市凯链不锈钢有限公司老板周凯练就恭恭敬敬地把德国企业家请到了自己的工厂里。“过去,揭阳金属产业污染比较大,特别是酸洗。而这家企业有一个独门秘笈——用喷砂洗钢,代替过去用硫酸、盐酸,对环境无污染。”他狡黠地一笑,“你说,我怎能不待之如上宾?”

  这是发生在6月6日首届中德中小企业合作交流会上的一幕。“在揭阳举办中德中小企业合作交流会,就是为了促进本土低端制造业与德国高端技术、产品的‘联姻’,从而实现‘引进型创新’,推动转型升级。同时,更是借助交流会和我们成立的中德集团、中德金属生态城、中德(揭阳)中小企业合作区这些平台,搭建德国企业走进中国、中国企业走向欧洲的桥梁。”揭阳市市长陈东说。

  同一天,中国科学院发布的《中国现代化报告2015》显示,2010年中国工业经济水平比德国、英国大约落后100多年。差距面前,中国制造应该向德国企业学些什么?

  学先进技术,摆脱低端制造

  缩小技术的差距肯定是当务之急。

  揭阳是金属产业的集聚地,3年前,一些本地企业家逐渐意识到:低端制造的路子越走越窄,利润越来越薄;家乡的水、家乡的土地再这样污染下去,对子孙后代没法交代。他们联合起来,成立揭阳市金属企业联合会,“初衷就是想每家出点钱,把污染的问题解决掉。”被推举为会长的宏和集团董事长吴克东说。

  可钱好凑,地也好批,没技术怎么办呢?如果还是原封不动地搬进去,电镀园区岂不成了另一个污染园区?“不会,就找老师,向别人学。要学,就找最好的老师!”陈东提出了寻求与德国先进企业开展合作的大胆设想。

  第一次去德国,因为人生地不熟, 企业家们不但没接触到任何技术,连德国工厂的门都没进去。之后就是往上找省里、跑部委,求助一切可以牵线搭桥的人;而与此同时,德国由于欧债危机导致国内市场疲软,手上有技术的企业也在寻找更大的市场。3年的不懈努力,中德合作终于从无到有,合作的领域也早已不再局限于金属行业。

  成立于1956年的德国保库是塑料缠绕管道的发明者,主导了很多欧洲标准的制定。此次,他们与揭阳合作成立了保库智能管网系统有限公司并进驻中德金属生态城。“我们带来了多项知识产权,例如零渗漏、双壁管、带有泄漏报警装置的PP塑料管道,还有先进的竖井垂直应力抗老化技术,将形成年产1万吨塑料管网的产能,并在生态城里完成5公里左右的PP管道试验段。”公司总经理宁好敏说。未来,他们还将在揭阳设立保库智能管网亚太研究院,将现有技术在智能化和网络系统方面进行再创新,将二次开发的更新产品再卖回到欧洲市场去。

  学创新精神,厂小不吝投入

  除了先进的技术,德国企业给国内企业带来的冲击却远不止如此。

  “德国中小企业对创新的追求,令我们汗颜,不管它企业的规模有多小,资金多薄弱,都不甘居于人后,总想做出点独一无二的新东西。”先后6次去德国考察的德高金属家具有限公司总经理高惠明感慨。

  这次,他找到的合作对象是德国戴维特余热发电公司。一家典型的小企业,却用12年时间,先后花费1000多万欧元,研制成功一款利用烟囱余热为能源的发电机。高惠明说,他们双方4月已经签订合约组建了合资企业,把这项创新成果拿到中国来产业化。

  “德国工业之所以领先世界,之所以有那么多一流的技术,主要归功于中小企业这支生力军。”与会的德国工商大会主席史伟哲告诉记者,德国有1400多家各个细分领域的隐形冠军,里面有众多为了一个事业而奉献一生的人。

  史伟哲说,德国是一个出口大国,在全球市场上面临着激烈的竞争,针对中小企业创新资源缺乏的问题,德国的政府和企业也搭建了一系列平台。例如德国的双元制职业教育,为中小企业培养了大量应用型人才,每一个工人都堪称一名有创新能力的工程师;此外,德国的投资机构也很乐于为有创新潜能的中小企业投资。

  与之相反,中国的中小企业往往甘于简单模仿、重复制造,赚取较低的利润。这种反差让高惠明深受触动:“我们不仅要学他们的技术,更要学他们的创新精神,因为你不可能永远跟在人家后面买人家的技术成果。”他雄心勃勃地说,“我们的目标是每年拿出利润的10%,投入到研发上去。”

  学生态理念,破解污染困局

  创新与环保并行,才是企业发展的长久之计。

  去年3月底中德双边合作文件签署,其中一个重要项目是“中德资源再生基地”的建设。目前,该项目正成为现实——交流会上,由德国资源再生环保企业欧绿保集团与广东省广晟资产经营公司正式签约,在揭阳成立欧晟绿色燃料有限公司,引进其第三代生活垃圾处理技术,在中国实现本土化并进行生产。

  据了解,中国70%的垃圾是通过第一代技术,即填埋方式进行处理的。目前,第二代焚烧技术正在推广,但由于会产生二氧化硫等有毒污染物质,在不少城市遭遇到老百姓的抵制。欧绿保董事长史伟浩告诉记者,他们的第三代处理技术是对生活垃圾先进行细致的分选,把有用、有害的物质分离,然后把真正可燃的进行焚烧发电,或做成碳棒。

  史伟浩坦言,德国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也曾面临和中国当前一样的环境污染困局,但经过20年的改造,形成了今天这种天青水碧的景象。他说,看到中国政府和民众对环保生态问题不断重视,中国在解决这个问题上会比德国做得更好。

  如他所言,在揭阳金属生态城内,“表面处理中心”的数栋大楼已经耸立,楼体上“我们绝不会为了短期利益而出卖未来”的一溜大红字格外显眼。

  值得一提的是,整个生态城并不属于政府,而是由中德金属集团有限公司来运营,它是本地金属企业共同出资成立的公司。中德金属集团公司常务副总裁刘飞舟说,公司在德国成立了6个办事处,聘请德国联邦雇主协会原会长等人为德方代表,为中德企业的合作牵线搭桥;促成合作后,为落户中德金属生态城的中德合作企业提供证照办理、环评、融资等一系列服务;还在生态城建立了孵化器和技术服务中心,为企业的创新提供孵化、研发、设计、检测等公共平台性服务。

  记者注意到,此次交流会,除了广东本地,还有内蒙古包头、四川绵阳等地远道而来的中国企业代表参会,他们也是冲着聚集在这里的122家外国企业而来。未来,中德公司和金属生态城并不局限于服务揭阳乃至广东的企业,而是要打造一个中国企业与德国乃至欧洲企业交流合作的平台、窗口、桥梁,服务整个中国制造的转型升级。

标 签:
  • 隐形冠军,后发赶超,生态城,应用型人才
( 网站编辑:师榕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