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态下生产方式绿色化之路

    “新常态”与“绿色化”有着内在的逻辑,体现了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的内在联系。“新常态”的本质要求是提质增效,实现中国经济发展的整体升级,提出的重要背景之一是支撑经济发展的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已达到或接近上限,亟须改变经济发展方式,加快生态文明建设。“绿色化”包括生产方式的绿色化和生活方式的绿色化;就经济发展而言,旨在构建科技含量高、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的产业结构和生产方式,大幅提高经济绿色化程度,实现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的有机协调。因此,绿色化既是新常态下的客观需求,也是应对新常态的主动选择。

    加快构建绿色化的能源结构和产业结构

    生产方式是决定经济发展模式的主要因素。要从根本上缓解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之间的矛盾,推动生产方式绿色化,需要构建绿色化的能源结构和产业结构。

    加快构建绿色化的能源结构。首先节约利用。通过加强用能管理,采取技术可行、经济合理、环境和社会可以承受的措施,从能源的生产到消费的各个环节,降低消耗、减少损失和污染物排放、制止浪费,有效合理地利用能源。其次替代利用。通过利用风能、太阳能、核能、生物能、地热能、海洋能等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不断提高非化石能源在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重。再次清洁利用。推动化石能源的安全绿色开发和清洁低碳利用,全面推行清洁生产,从源头减少废物的产生,实现由末端治理向污染预防和生产全过程控制转变,控制和减少污染物排放,提高资源利用效率。

    加快构建绿色化的产业结构。首先加快传统产业绿色化。主要有三条路径:降低消耗,通过采取关停并转、限大压小、节能环保改造等措施,降低高能耗、高污染行业和企业的能耗和污染;升级改造,通过推广和使用新技术、新工艺、新流程、新装备、新材料,对传统产业的生产设施、装备、工艺进行改造,提高先进产能比重;循环利用,大力推动开展资源循环利用,加快工业园区生态化改造和建设,构建跨产业生态链,推进行业间废物循环利用。其次加快新兴产业绿色化。新兴产业是相对传统产业而言的,要避免走传统产业主要依靠增加物质资源消耗推动发展的老路,走出主要依靠科技进步、劳动者素质提高、管理创新推动发展的新路,通过加强政策引导,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不断增强新兴产业的支撑力,培育和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再次大力发展节能环保产业。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的绿色化,离不开节能环保产业的支持和服务。节能环保产业是专门从事节能减排和环境治理的产业,具有涉及行业广、细分专业多、依附性强的特点,是政策引导型、技术主导型、投资带动型的产业。坚持政策引导,加强规划、价格、财政、金融、土地、税收等政策引导,将大量存在的节能环保需求转换为实际的节能环保市场;坚持技术主导,支持鼓励各类产学研企业和单位加大技术研发和科技创新,不断提高节能减排、环境治理的效果和经济性;加强产融结合,创新商业模式,多渠道引入资金,破解投资大、回报低、周期长的瓶颈,加快形成新的支柱产业。

    加快制度体系建设推动生产方式绿色化

    推动生产方式绿色化是一项系统性工程,其中制度体系建设是重中之重。建立科学完善的制度体系,是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基石,包括政策、法律、法规、规章,以及各种规范性文件,涵盖制度的制定、执行、监督、调整的全过程。推动生产方式绿色化,要以推动产业绿色发展、低碳发展、循环发展为目标,以市场化为导向,以产业链为主线,以理顺不同职能管理边界和关系为重点,从规划、标准、执行、统计、监管、考核等方面加强制度体系建设。

    构建推动生产方式绿色化的规划制度。加快实施主体功能区战略,健全空间规划体系,科学合理布局和整治生产空间、生活空间、生态空间;加快落实市县主体功能定位,在市县两级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城乡、土地利用、生态环境保护等规划“多规合一”,统筹考虑本区域内的产业布局、能源结构、资源结构和环境保护等安排,形成一个市县一本规划、一张蓝图。

    构建推动生产方式绿色化的标准体系。围绕产业链全过程,涵盖原材料选择、产品及工艺设计、生产加工、销售运输、废弃物回收等全生命周期环节,从能源消耗、资源消耗,以及对环境产生影响等维度,制定节能、节水、节地、节材、清洁生产、循环利用、污染物排放、环境监测等强制性标准,通过不断提升节能环保门槛来倒逼各级政府、企业转型升级。基于“事后奖励”“依据效果奖励”的原则,加大科技、财政、税收等政策支持,鼓励企业制定并执行高于国家和地方水平的企业标准。

    构建推动生产方式绿色化的统计制度。统计工作是了解、指导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手段,是实行科学决策和管理的不可或缺的基础性工作。加快修订国民经济行业分类目录,细化节能环保等新兴产业分类;围绕产业链全过程,从能源消耗、资源消耗、对环境产生影响等维度,构建产业发展统计指标体系;健全及时、准确、完整地获取和发布统计信息的制度,完善政府信息公开、环境信息公开制度,及时、主动回应社会关切。

    构建推动生产方式绿色化的监管制度。强化各级政府部门间协调机制,落实主责部门主体责任,按照“谁主管、谁牵头、谁负责”原则,加强行政监管;建立环境司法专门化制度,推动省市两级公检法三机关设立环境专门机构,推进环境能动司法和联动执法;大力推进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制度,细化公益诉讼人主体资格、证据评估鉴定、举证责任分配、诉讼成本、诉讼利益归属;整合环境审判资源,集中行使环境司法权,推行涉及环境的民事、刑事、行政、执行案件的“四合一”审执模式;将行政处罚、司法处罚等信息与市场准入、财政补贴、信贷支持、土地使用、税收优惠等挂钩,营造“守法者得实惠、违法者付代价”的社会氛围。

    构建推动生产方式绿色化的考核评价制度。完善地方考核评价制度,针对不同的功能区域定位,分类建立区域发展成果评价指标体系,加大化石能源消耗、新能源利用、资源节约、清洁生产、环境损害、生态效益等指标权重,合理降低GDP权重;根据不同区域的能源、资源秉性和发展阶段,优化考核评价标准。完善干部考核评价任用制度,建立领导干部实行自然资源资产、环境责任的任期审计和离任审计,对造成严重污染环境、严重破坏生态的实行终身追责。完善国有企业考核评价制度,将绿色发展、低碳发展、循环发展要求纳入国有企业业绩考核评价体系,推动国有企业转变生产方式,做强做优做大。

    (作者: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公司总经理)

标 签:
  • 生产方式,新装备,环境损害,节能环保,化石能源
( 网站编辑:师榕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