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轻装上阵 市场“放水养鱼”

  近来,减税降费的步伐铿锵有力。从完善促进“双创”的普惠性税收政策,到推动以“营改增”为代表的结构性减税,再到效果显著的普遍性降费……,经济新常态之下,这一系列积极举措着眼当下,立足长远—

  今年以来,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积极的财政政策不断加力增效,除了扩大公共支出,多种创新方式也登台“发力”。尤其是近期以来,从统筹使用财政资金到减税降费,一系列财政政策措施相继推出。

  当前减税降费的措施有哪些?是否取得预期效果?下一步如何继续推进?《经济日报》记者就此采访了有关专家学者。

  有力撬动经济增长

  近期,国务院出台的重大经济政策中都活跃着“减税降费”的身影。

  ——在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若干政策措施中,强调完善普惠性税收措施,落实扶持小微企业发展的各项税收优惠政策。

  ——在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中,提出积极落实社会办医疗机构各项税收政策,对社会办医疗机构提供的医疗服务,免征营业税。

  ——在支持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的举措中,要求落实定向减税和普遍性降费政策。

  减税降费为何重要?为何要将其贯穿于多项经济政策之中?

  “减税降费首先是一项促进社会公平的重要改革,通过改革将不合理的税费取消或将过高的税费降低;其次,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形势下,减税降费对稳增长有着积极的作用,直接减轻了企业负担。”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白景明向记者表示。

  实际上,减税降费也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的既定政策——“继续实行结构性减税和普遍性降费,进一步减轻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负担。”

  “在经济步入新常态下,减税降费对促进经济结构调整,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建设创新型社会,都具有重要意义。比如,通过实施营改增,消除重复征税,将减轻企业税负、促进社会分工。”中央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与政策研究院院长乔宝云向记者介绍说。

  白景明认为,减税降费作为积极财政政策的一个重要工具,与扩大赤字政策相比,没有偿还债务的压力,可以避免财政风险。“从短期看,会减少财政收入,而从长期看,则必将促进经济发展,培育税源。”他说。

  深度激活消费投资

  “按照新的小微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今年我们厂子可以省下1万多元的企业所得税,这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大连东旭流体管件厂会计汤凤玉高兴地说。东旭流体管件厂是一户生产液压系统软管、金属管的企业,从业人员只有10人,是一家名符其实的小微企业。汤凤玉表示,厂里流动资金除去采购材料、给人员开工资,剩余的就很有限,购置设备压力挺大的,“如果每年能省下1万多元,几年就能省出一台设备的钱。”

  近年来,从企业所得税到增值税、营业税等,国家对小微企业的税收优惠力度不断加大,各地税务部门也着力打通政策落实的“最后一公里”,使政策惠及千千万万家小微企业。

  在企业所得税方面,自2015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对年应纳税所得额低于20万元(含20万元)的小型微利企业,其所得减按50%计入应纳税所得额,按20%的税率缴纳企业所得税。

  在增值税和营业税方面,规定自2014年10月1日起至2015年12月31日,对月销售额或月营业额2万元(含本数)至3万元的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和营业税纳税人,免征增值税和营业税。

  除了小微企业税收优惠,作为结构性减税重要措施的营改增,近年来也持续推进。营改增从2012年1月试点以来,试点地区由点扩面再到全国,行业范围也不断扩大。

  通过实施营改增,减轻了货物和服务的重复征税,实现了服务业的加快发展和制造业的创新发展,促进了企业转型升级,增强了出口竞争力。自2012年试点至去年底,营改增3年累计减税3746亿元,超过95%的试点纳税人因税制转换带来税负不同程度下降。

  此外,近年来结构性减税的重要措施,还有关税的降低和消费税的调整。比如,自2015年6月1日起,我国降低部分服装、鞋靴、护肤品、纸尿裤等日用消费品的进口关税税率,平均降幅超过50%。

  “近年来,减税降费措施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在经济下行压力很大的情况下,减税降费对消费和投资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白景明说。

  大幅减轻社会负担

  在进行结构性减税的同时,普遍性降费也不断推进。新一届政府成立以来,采取了一系列清理收费的措施。财政部等部门还部署开展了涉企收费专项清理规范工作,取消、降低了一批涉企收费,切实减轻企业负担,坚决遏制各种乱收费。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日前透露,2013年以来,各级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积极推进收费清理改革,取消、减免了一大批收费项目,企业和个人负担明显减轻。其中,中央层面累计取消、停征和减免了420项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每年可减轻企业和个人负担约920亿元。

  地方层面也取消、减免了一大批本地区设立的收费项目。据统计,仅2014年,各省区市累计取消收费就超过600项。目前,各省区市依法合规设立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大约在10项左右,清理规范收费取得了积极成效。

  “收费本身是一项必要的制度,是提供非普遍性公共服务而收取的费用。与税收的统一税率不同,不同地区、不同服务内容收取不用的费用,能形成有效的机制,使资源配置更加有效。但是,如果没有建立起严格的制度框架、明确收费主体责任,就容易形成乱收费的问题。”乔宝云说。

  5月12日,国务院召开全国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职能转变工作电视电话会议,要求再砍掉一批不合法不合规不合理的收费,切实减轻企业负担。

  “收费制度的完善要与政府治理水平的提高相结合,收费必须公开、透明、规范,并且要将收费及收费收入的使用、提供服务的水平更好地联结起来。”乔宝云说。

标 签:
  • 建设创新型,企业税收,企业转型,结构性减税
( 网站编辑:师榕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