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债务谈判进入“最后时刻”

  欧元区成员国当地时间22日晚在布鲁塞尔举行峰会,为推动希腊与国际债权人就债务问题达成妥协付出最后的努力。若双方达成一致,希腊债务危机将暂时缓解,否则希腊极有可能在一周后发生债务违约,将整个欧元区推入难以预测的境地。

  新方案适度妥协

  今年2月下旬,新上台的激进左翼联盟党政府与国际债权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盟及欧洲央行)达成协议,将原有救助计划延至今年6月底,作为交换条件,希腊新政府必须在此期间提交有关国内经济改革的新方案并获得国际债权人的认可。只有国际债权人接受了新的改革方案,希腊才能拿到剩余72亿欧元的援助资金。

  希腊新政府一直高举反紧缩大旗,交出的经济改革方案自然与国际债权人的期望相距甚远。在6月18日举行的最近一次谈判中,双方你来我往协商了4个小时,依旧因“分歧巨大”不欢而散。欧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丹尼尔·格罗斯说,谈判的障碍在于国际债权人希望希腊提出具体项目,有详细可操作措施;而希腊则“想要没有太多附加条件的资金救助”。

  由于国际债权人保持强硬立场,希腊新政府为了避免6月底出现15亿欧元的债务违约,不得不做出一些让步。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报道,希腊政府已向国际债权人提交了一份新的改革方案。正在意大利访问的法国总统奥朗德也确认了这个消息,随后欧盟委员会主席办公室负责人塞梅尔在推特上表示,希腊总理齐普拉斯的新方案已放到了“三驾马车”的办公桌上,这是最后谈判的良好契机。

  据悉,这份新方案是齐普拉斯连夜举行内阁会议后出炉的。与之前的方案相比,22日的新方案体现出希腊政府在经济改革决策上有意进行了适度妥协,比如同意在征收额外紧急税和削减国防开支方面采取更多措施,再比如同意从明年起废除提前退休并承诺扩大增值税税基等。不过,希腊政府打算用于填补2017年之前财政窟窿的资金低于国际债权人的要求,而且希腊政府一直希望放宽紧缩措施。

  “最后时刻”加紧磋商

  上周欧元区财长会议希腊与债权人谈判破裂后,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宣布,将在不久之后举行的领导人紧急峰会商讨对策。这被认为是解决希腊债务问题的“最后时刻”。

  为了在仅剩的时间内有所建树,齐普拉斯开启“超人模式”。在结束了马拉松般的内阁会议后,齐普拉斯先后与德国、法国和欧盟委员会的领导人就新方案进行了电话交流。

  路透社援引希腊总理办公室一位官员的话说,“总理(齐普拉斯)向三位领导人讲解了可令多方受益的新方案,也没有回避任何需要面对的问题”。

  此外,按照预定安排,齐普拉斯将赶在欧元区首脑峰会举行之前,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举行紧急磋商。

  对希腊新政府来说,继续获得救助并留在欧元区是最优选择,而退出欧元区恢复本国货币将给希腊经济带来难以承受的负面影响。雅典工商联盟主席米哈洛斯表示,如果说过去六年希腊经济损失了25%的国内生产总值,那么希腊退出欧元区恢复使用旧货币会在一天之内丧失40%的购买力。此外,根据希腊国内民意调查显示,80%的希腊人希望留在欧元内。

  三种结果等待希腊

  23日当天,欧元区成员国紧急峰会将围绕希腊债务谈判困局进行。与此同时,另一场有关希腊债务危机的重要会议将在法兰克福欧洲央行总部举行,当日格林尼治时间早上8点30分,欧洲央行的一些政策制定者将着重讨论希腊银行系统的流动性问题。

  法国总统奥朗德与意大利总理伦齐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上敦促各方,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对话和协商必须继续推进,才能确保各方在最后时刻达成协议。伦齐表示,谈判各方应抓住“机会之窗”。据报道,一些专家认为,希腊与债权人达成协议仍有“一丝希望”。中科院欧洲所经济室主任陈新表示,从以往经验看,双方博弈会坚持到最后一刻,以谋求各自利益的最大化。

  摆在希腊面前的结果大体有三种:一是希腊未能与债权人达成协议,希腊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援助贷款宣布违约,欧洲央行将不再实施针对希腊银行业的紧急援助,希腊被迫实施资本管制,希腊退出欧元区几率大增;二是希腊与国际债权人在最后一分钟达成协议,避免了违约风险并继续留在欧元区;三是双方未能达成一致,但都有意弱化分歧并延期再谈,希腊暂时保留成员国身份。

  目前,双方最终能否达成协议,要看各自的意愿和审时度势的能力。英国《金融时报》在社评中指出,五年来希腊和欧洲债权人都从对方那里获得了如此多的让步,现在不管哪一方有勇气退让,作为回报,都应该得到赞誉。

标 签:
  • 债务危机,最后时刻,金融时报,债权人
( 网站编辑:师榕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