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增速“破7”,怎么看?

(前三季度经济数据解读)

  在10月19日国务院新闻办的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宣布:前三季度中国经济的增长率是6.9%。尽管这个数字早已频频出现在各种机构和学者的分析预测中,但记者们的提问仍然集中于此。

  【增速】

  国际国内因素相互叠加,三季度增速小幅回落仍在合理区间

  今年前三个季度GDP的增长率分别是7%、7%和6.9%,其中第三季度降到7%以下,是2009年第二季度以来GDP首次破7%。三季度的增速为什么小幅回落?盛来运分析认为,主要的原因还是进入三季度以后,国际和国内经济金融形势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

  首先,从国际层面来看,因为现在世界经济总体上仍处在危机后的深度调整之中,呈现出一种低增长、低物价、低利率、不平衡,而且振荡加剧的特点,这种情况在短期内还难以改变。由于世界经济的复苏不及预期,世界银行、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机构不久前都纷纷下调了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期,普遍下调了0.2到0.3个百分点。从国际层面来观察的另外一个因素是,美国的加息预期进一步强化,造成世界大宗商品的价格、股市、汇市出现大幅动荡,许多国家货币出现进一步贬值,这样加大了中国出口的压力。三季度我国的对外出口是-5.7%,降幅比二季度扩大了2.8个百分点,三驾马车中出口的下行压力是加大的。

  其次,从国内的情况来看,主要是我国仍处在结构调整的关键阶段,传统产业不仅在去库存,而且在实实在在地去产能,钢铁、水泥、建材这些传统产能过剩行业的增速都出现了下滑。前三季度,粗钢产量下降了2.1%,水泥产量下降了4.7%。传统产业实实在在地去产能,短期来讲对工业下行产生了压力。此外,前期增长比较快的,像汽车、手机这些行业,市场容量进入了调整期。

  “国际因素和国内因素相互叠加,是三季度经济增长速度有所回落的非常重要的原因。” 盛来运说。

  如何看待增长速度下到7%以下?盛来运分析认为,中国经济稳中有进和稳中向好的态势没有变,仍运行在合理区间。首先,增长指标虽然有所回落,但是还是在7%左右。就业指标总体表现还是不错的,前三季度新增就业超额完成全年的计划目标。9月份调查失业率数据是在5.2%左右,比前两个月稍微有一点点上升,主要原因是8、9月份正是中国大学毕业生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旺季,所以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劳动力市场的压力,但是主要的25—60岁的就业人员调查失业率是稳定的。居民消费价格1—9月份只上涨1.4%,而且居民收入保持较快增长,增速高于GDP。

  【结构】

  经济结构调整继续推进,居民收入继续较快增长,回落中还有亮点

  虽然增速下到7%以下,但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在稳步推进,居民收入保持较快增长,这些方面的数据成为前三季度经济发展的亮点,也说明调整符合规律,转型符合方向,发展符合预期。

  首先,产业结构的调整在继续推进,产业结构在继续优化,突出表现在服务业增长较快,产业结构由原来的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转变的趋势更加明确。前三季度,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51.4%,高于第二产业10.8个百分点。内需结构进一步改善。前三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为58.4%,比上年同期提高9.3个百分点。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进一步缩小。前三季度,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快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个百分点,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倍差2.83,比上年同期缩小0.03。节能降耗继续取得新进展。

  另外,转型升级的势头也非常好。在中央一系列“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的推动下,中国的新产业、新业态、新产品、新经济、新动力成长是比较快的。1—9月份,全国网上零售额25914亿元,同比增长36.2%。新产品像新能源汽车都在翻倍增长。在工业结构中,1—9月份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速度仍然达到10.4%,比规模以上工业增长速度高出4.2个百分点。

  前三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367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7%,比上半年提高0.1个百分点。按常住地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6.8%;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8.1%。为何经济增速有所放缓而居民收入还能保持较快的增长?盛来运分析到,促进居民收入较快增长的因素,既有结构性因素,也有经济保持稳定增长的因素,更重要的是,还有政府的一系列惠民生政策,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结构性因素来看有一个很重要的变化,近年来中国的产业结构和需求结构在转型,而且人口结构也在发生新的变化,这就造成劳动力的供求关系发生一些变化,就业比预期的要好,工资率在不断上升,所以城乡居民从劳动报酬得到的收入一直保持坚挺。

  从政策因素看,从去年以来,城乡一些人员工资标准有所提高,今年很多地方补发了去年10月份以来的加薪工资,对工资收入有正向的拉动。

  此外,财产性收入也有所增加。对城市来讲,这两年租房市场比较好,前三季度居民的人均出租房屋净收入增长了12.6%。对农村居民来讲,随着土地流转的加快,出租土地的收入增加,前三季度居民人均转让承包土地经营权租金净收入增长了17.1%。综合在一起,居民财产性收入增长达到了10.1%。

  另一个推动居民收入增长的因素是家庭经营的收入也在加快。对农村来讲,今年农产品的价格走高,尤其是生猪价格,从二季度开始在不断上涨,增加了牧业方面的收入,使得农村居民的家庭经营收入在增加。对城市来讲,虽然现在小微企业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家庭经营的市场环境也面临着压力,但是政府在不断提高这类企业的税收起征点。

  【动力】

  三种力量左右经济运行,增长的压力和动力达到新的均衡

  对于中国经济的后期走势,盛来运认为会继续保持总体稳定运行的态势。“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和影响中国经济上行的压力,在现阶段应该说达到了一个新的均衡。我个人看,现在影响中国经济有三种力量,下行压力、支撑力和新动力。”

  下行压力来自两个层面,世界经济危机后的深度调整和国内的结构调整,这个下行压力在短期之内,尤其是中国结构调整没有完成之前会一直存在,只不过是力度强弱的问题。

  支撑力来自于何处?盛来运表示,首先是来自于中国的工业化和城镇化没有完成,与世界平均水平尤其是发达国家的水平相比,仍有很大的空间,尤其是新型城镇化和新型工业化跟新技术结合会创造出新的增长动力。第二个支撑力来自于中国发展不平衡,中西部地区仍然具有后发优势。第三个支撑力来自于中国消费结构的升级。消费结构的升级势头是不可挡的,人们对教育、旅游、健康方面的需求是在持续增加的。所以,这三个层面构成了中国经济稳定运行的支撑力。

  如何理解新动力?“改革红利和创新红利进一步释放,此外,虽然我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在减少,但是人口素质在提高,人口红利也是很大的。比如现在每年有700多万的大学毕业生,构成了中国人才的红利。在这些因素推动下,新经济、新产品、新业态形成一种新的动力,我把这统统归成一种新动力。”盛来运说。

  实际上中国经济的运行受这三种力量的支配,通过它们的力量来决定中国经济的走势。现阶段由于我们正处于结构调整的关键期,传统产业占的比重相对比较大,调整的时候可能感觉到下行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但是,假以时日,随着新动力的成长,潜力的继续发挥,中国改革的继续推进,创新的步伐加快,支撑力和新动力交织在一起,会对冲下行的压力,“所以,保持中高速的增长,这是四季度包括今后一个时期最可能的运行态势。当然,这是一个过程。由于国际环境的变化肯定有波折,经济的波动是很正常的,但是中国稳定运行的大势是不会改变的。”

标 签:
  • GDP,人口红利,经济金融,经济稳定
( 网站编辑:师榕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