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试点还没时间表

  新华社北京10月22日电 前三季度我国外汇收支情况如何?呈现出哪些特点?未来跨境资本流动态势如何?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王小奕22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前三季度跨境资金流动波动加大

  从外汇局发布的银行结售汇数据来看,一季度结售汇逆差914亿美元,二季度逆差大幅收窄至139亿美元,三季度逆差又扩大至1961亿美元。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也呈现了同样“过山车”似的波动。

  对此,王小奕说:“我国前三季度跨境资金流动波动加大、外汇资金呈现一定的流出趋势,是在市场不同预期下产生的,但从基本面看,对国际收支运行的长期稳定有信心。”

  王小奕表示,在资本流出的时候,市场主体可能会出现跟风等非理性调整,人民币贬值预期上升。但我国经济结构优化调整加快,发展潜力依然较大。同时,经常账户顺差局面和真正以长期投资为目的的外资流入没有改变。

  据介绍,前三季度,我国实际利用外资近950亿美元,同比增长9%,6月末中长期外债余额较3月末增长3%,这些都说明国外投资者依然看好中国经济的中长期发展前景。

  人民币汇率趋稳有利于稳定未来跨境资本流动

  有记者提出,近期我国跨境资金流出增多,结售汇逆差扩大,这是否与人民币中间价改革相关?汇改对外汇收支有哪些影响?王小奕表示,8月11日中间价形成机制改革是推动人民币汇率更接近于均衡水平的一个重要调整,和跨境资本流动的短期波动没有直接关系。汇改反而促进了今年前8个月跨境资金流出压力的释放。

  据王小奕介绍,目前,在跨境资金流出方向已经消除了一些非理性因素,而且流出速度在减慢。从9月下旬开始,企业有意多留外汇、提前购汇、提前还债、大幅增加套期保值的行为明显减少。同时人民币在岸和离岸价差缩小,甚至一度出现趋同,这说明人民币汇率趋稳。

  “对未来可能出现的跨境资金波动风险,外汇局将通过经济手段或者一定的法律授权增加过度投机者的投机成本,以此来遏制过度的借贷冲动,打击资产价格投机行为。”王小奕说。

  我国将积极应对美联储加息的溢出效应和影响

  针对记者关心的美联储加息对我国跨境资本流动影响这一问题,王小奕表示将保持密切监测,积极应对美联储加息的溢出效应,但关键是“练好内功”,保持好自身经济的发展。

  “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取向对全球经济以及金融市场的影响不容忽视,也会给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带来一定影响,但我们有能力和信心应对外部冲击。首先要保持国内经济在合理区间内平稳运行;其次,外汇管理部门要继续加强跨境资金流动监测预警,加快推进相关改革特别是外汇市场发展,进一步提高数据透明度,帮助市场主体做出理性判断。”

  王小奕指出,美元加息或者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也会带来一定积极因素。一是有利于我国扩大外需;二是将进一步分化国际社会包括投资者对人民币汇率走势的预期,有利于我国抓住时机推进和加快相关改革。

  经济下行压力不会影响资本项目开放进程

  近期有观点认为,人民币汇率市场的波动和正在加大的经济下行压力,将会影响我国资本项目开放的进程。对此,王小奕表示,这些不会影响中国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方向。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七大类四十项标准,目前中国完全不开放的项目已不多。

  针对市场较为关注的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QDII2)试点,王小奕表示还没法给出一个时间表。

  “我们坚持统筹规划、风险可控、分步实施的总体原则来推动资本项目可兑换。”王小奕说,外汇局支持资本市场的双向开放,推动宏观审慎框架下的外债和资本流动管理,有序提高跨境和金融交易的可兑换程度;同时也会在开放过程中进行有效的风险管理。

标 签:
  • 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美联储,资本流动
( 网站编辑:师榕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