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用市场手段审慎管理资金流动

  去年下半年以来,外汇资金呈现出一定的流出趋势,但这与恐慌性资本外逃存在本质区别。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国外投资者依然看好中国经济的中长期发展前景。外汇管理部门将在防控风险的同时,坚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大方向,尽量使用经济和市场的手段,审慎管理异常资金流动——

  国家外汇管理局10月2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前三季度,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波动较大。银行累计结汇8.26万亿元(折合1.34万亿美元),售汇10.15万亿元(折合1.64万亿美元),结售汇逆差1.88万亿元(折合3015亿美元)。在同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发布会上,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王小奕介绍了今年前三季度外汇收支数据有关情况。

  在回答《经济日报》记者提问时,王小奕表示,我国外汇管理的政策导向没有改变,将继续加强事中和事后监管,坚持一手抓“推改革”,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一手抓“防风险”,保持国际收支基本平衡。我们对未来保持国际收支基本平衡有信心,我国资本账户开放的方向不受影响。

  资本流出不等于资本外逃

  “当前的资本流出与恐慌性资本外逃存在本质区别。”王小奕表示。

  去年下半年以来,我国外汇资金呈现出一定的流出趋势。截至9月末,国家外汇储备余额为3.51万亿美元,已经连续5个月下降。资本流出、外汇储备下降引发了人们的担忧,甚至有人认为,外汇储备有耗尽的可能。

  “目前,外汇储备下降在可控范围内。”王小奕认为,当前跨境资金的波动是正常的,主要反映了外汇资产由央行持有转向企业和个人持有,也就是平常说的“藏汇于民”,企业和个人更愿意持有外汇或者对外投资。

  数据显示,衡量企业和个人结汇意愿的结汇率今年一季度和三季度回落到70%下方,对比人民币持续升值期间70%以上水平,显示当前企业的结汇意愿不强;同时,衡量购汇动机的售汇率今年以来持续上升,三季度高达91%,而在人民币升值期间,售汇率只有50%至60%,说明当前企业、个人购汇意愿较强。

  此外,银行为应对今年以来远期结售汇逆差的需求,也购入了大量的外汇头寸。今年前三季度,银行外汇头寸净增加了1000多亿美元,企业和个人外汇存款增加了500多亿美元。

  在“一带一路”建设的过程中,国内企业对外投资意愿明显增强,“走出去”步伐加快。今年前三季度,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累计873亿美元。部分外汇流出反映为企业主动减持一部分对外债务,降低自身的高杠杆经营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9月跨境资金持续净流出,但已有改善迹象。今年9月,银行结售汇逆差6953亿元,境内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4488亿元。当月金融机构外汇占款环比下降7613亿元,均创历史新高。但9月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7296亿元,较8月有所收窄,同时远期净售汇981亿元,较8月大幅下降。

  有信心保持国际收支稳定

  王小奕表示,近期的资本流出导致市场主体出现跟风等非理性调整,人民币贬值预期上升。但从我国宏观经济基本面看,不存在人民币持续贬值的基础,市场的非理性因素也会随着经济稳定而消失。

  我国国际收支形势与经济基本面息息相关。我国前三季度GDP增长6.9%,在全球主要经济体增速中仍是较高的。经常账户顺差局面并没有根本改变,与GDP之比维持在3%左右的合理区间。王小奕介绍,作为国际标准,经常账户占GDP的比重在正负4%之间都是正常的。

  值得注意的是,真正以长期投资为目的的外资流入没有改变。前三季度,我国实际利用外资近950亿美元,同比增长9%;6月末中长期外债余额较3月末增长3%,说明国外投资者依然看好中国经济的中长期发展前景。

  “短期的跨境资本波动是在市场不同预期下产生的,从基本面来讲,应对国际收支运行的长期稳定保持信心。”王小奕说。

  从外部环境看,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美联储加息预期仍将继续给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带来一定影响,但我们有能力和信心应对外部冲击。王小奕强调,作为外汇管理部门,要继续加强跨境资金流动监测预警,加快推进相关改革特别是外汇市场发展,加大对市场主体的风险教育和引导,进一步提高数据透明度,帮助市场主体做出理性判断。

  资本账户开放方向未改变

  今年前三季度,国内外经济金融环境依然复杂多变。群众更有切身感受的是,“8·11汇改”对中间价形成机制进行完善后,人民币汇率在短期内出现了较大波动。一些声音认为,资本账户开放的进程可能放缓甚至停滞。

  “资本账户开放的方向没有改变。”王小奕强调。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提出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目标以来,20多年我国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目前在可兑换的项目上,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7大类40项标准,我国完全不开放的交易不多了。

  王小奕认为,中国经济当前遇到一些困难或者面临一些波动,并不会影响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方向。外汇管理局负责兑换环节相关政策的制定,并将密切配合其他部门,支持资本市场的双向开放,推动宏观审慎框架下的外债和资本流动管理,有序提高跨境和金融交易的可兑换程度。

  近期,针对跨境资金的异常波动,央行和外汇局采取了一些措施,如对银联人民币卡在境外提现增设年度限额等,这被一些人理解为是对外汇市场的行政干预。王小奕表示,这些措施是为了防范异常跨境资金波动风险,这也是外汇局的一项首要职责。对于真实、合法的跨境收付需求没有任何行政性限制和规定。

  王小奕表示,在管控异常资金流动过程中,外汇管理局尽量使用经济和市场的手段来审慎管理。目前来看,政策效果已经显现,9月份结售汇逆差缩减,跨境资金流出回落。外汇管理部门不会再回到过去的资本管制模式,而是探索建立宏观审慎的管理框架,将深入研究托宾税、无息存款准备金、外汇交易手续费等市场调节手段,抑制套利资金的短期异常波动。

 

标 签:
  • 资金流出,市场主体,国际收支
( 网站编辑:师榕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