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深推进价改 着力攻坚克难

  全面深化改革进程中,收获改革成果的同时,改革共识也在不断凝聚,人们对改革的承受力持续增加,这又为进一步深化改革提供了良好的社会心理基础。对民众感受敏感的价格改革而言,这更是深入推进的好时机。当前市场能源资源价格回落较大,供求关系较为宽松,也为价格改革提供了有利的外部环境——

  在国家发展改革委5日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言人、秘书长李朴民表示,国家发展改革委将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不断加快价格改革进程,为经济社会发展创造良好的环境。

  他表示,上月发布的《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指导价格改革的纲领性文件,描绘了全面向纵深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新蓝图。“下一步,发展改革委将全面推进依法治价,强化价格调控和监管能力建设,兜住民生底线,把价格改革向纵深推进,把监管和服务提高到新水平”。

  价格机制改革进一步加快

  “今年以来,我国价格改革取得了新的重要进展,在政府定价目录、电价改革、阶梯价格推进等多个领域成效显著。”李朴民说。

  今年10月21日,新修订的《中央定价目录》正式发布。据统计,新的定价目录在定价种类上减少了46%,具体定价项目减少了80%。在保留的20项定价项目,均以清单化形式列出,并明确了具体定价内容和范围。与此同时,新一轮地方定价目录修订工作很快完成。截至10月底,全国已有30个省份完成定价目录修订工作,地方定价目录项目数量平均减少55%。

  电价改革取得稳步推进。今年初,我国放开了跨区跨省电能交易价格,输配电价改革试点由深圳市和蒙西电网扩大到了安徽、湖北、宁夏、云南、贵州5省区。从10月1日起,蒙西电网正式实行新输配电价机制,这是我国第一个按照“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原则测算、能够直接用于电力市场交易的省级电网独立输配电价,为“放开两头”、推进发电和售电价格市场化创造了条件。

  水、电、气阶梯价格推进顺利。目前,除新疆、西藏以外,其他省区市已全面实施居民阶梯电价制度;29个省区市的321个城市已建立居民阶梯水价制度;16个省区市的67个城市已建立居民阶梯气价制度。

  为缓解生猪市场价格周期性波动,发展改革委等四部门发布了修订后的《缓解生猪市场价格周期性波动调控预案》,调整了生猪生产盈亏平衡点对应的猪粮比价设置和预警区域,进一步完善了响应机制。

  在前期全面清理涉企经营服务收费的基础上,国家发展改革委近日公布了《中央涉企经营服务收费目录清单》和《中央涉企进出口环节经营服务收费目录清单》,收费进一步公开化、透明化、规范化。

  六部反垄断指南正在起草中

  “目前,国家发展改革委正在研究制定相关反垄断指南,旨在给市场主体更为明确的合理预期,提高反垄断执法的透明度。”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监督检查和反垄断局巡视员董志明说。

  据悉,我国《反垄断法》是2008年实施的,目前与《反垄断法》相配套的法规、规章、规定还不完善,与反垄断执法的需要还不适应。为此,国家发展改革委正广泛听取各方意见和建议,抓紧推进禁止滥用知识产权排除限制竞争指南、汽车业反垄断指南、宽大制度指南、经营者承诺指南、违法所得和罚款计算指南、垄断协议豁免程序指南等六部指南的研究起草工作。

  “其中,关于滥用知识产权的反垄断指南,目前已经形成了初步的草案,正在征求有关方面的意见。”董志明说,指南起草工作坚持公开、透明的原则,力争指南在高质量的基础上,使反垄断执法更加规范化和精细化,更好地适应反垄断执法的需要。

  值得关注的是,自《反垄断法》实施以来,国家发展改革委共查处行政垄断案件6起,其中今年就达5起,分别对河北省交通厅、山东省交通厅、云南省通信管理局、安徽省蚌埠市卫计委、四川省卫计委、浙江省卫计委等政府部门实施的地方保护、指定交易、强制交易等违反《反垄断法》的行为进行了依法纠正。

  “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行为,不仅妨碍了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立,破坏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而且还不利于激发市场主体活力,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董志明表示,下一步,将进一步加大对行政垄断行为的查处力度,切实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促进全国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建设。

  天然气、医疗等价改待破题

  在备受关注的民生领域价格改革上,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司长许昆林表示,下一步将重点在医疗、天然气、电力、公用事业和公共服务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推动价格改革取得新突破和新成效。

  “近一段时间能源价格回落较多,供求关系较为宽松,为改革提供了好机会。”许昆林说,目前天然气价格放开的比重已经达到40%。为了顺利推进天然气市场化改革,已在上海建立了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结合竞争性环节天然气价格的放开,引导放开价格的天然气进入市场交易。

  许昆林表示,目前天然气领域充分竞争格局还没有形成,只是适度竞争,未来将结合市场发展状况推动相关环节价格放开,相关部门在研究推进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方案成熟后将会对外发布。

  与出租车实行政府定价不同,新兴的专车服务该如何定价?对此,许昆林表示,对于特殊需要的、满足个性化需求的服务,不管是专车或者是其他服务,更多地倾向于市场定价,“但即便是市场定价,相关公司也要规范运营,也要公平、公开,也要有规则、可监督”。

  许昆林透露,作为重点改革任务之一的医疗服务价改,目前已形成一个较为成型的稿子,正在征求相关部门意见。他表示,医疗领域改革非常敏感,将坚持调放结合、统筹兼顾、稳步推进等原则,“力争在今年底将该项改革的指导意见印发到全国各地,成熟一个地方就推一个地方”。

  “比如,对市场竞争充分的、个性化需求比较强的医疗服务,要及时取消政府定价,通过竞争让价格趋向合理;对于需要调整的,要统筹考虑控制总量,总量不能增加的,结构可以做一些调整,以理顺价格关系,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许昆林说。

  许昆林强调说,医疗价格改革与老百姓密切相关,要增强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和协同性,在落实政府责任的基础上,统筹考虑患者、医保、医疗机构等各方利益,确保群众的医药费用总体负担不增加。

 

标 签:
  • 反垄断法,国家发展改革,输配电价
( 网站编辑:师榕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