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美元为新兴经济体敲响警钟

  截至2015年最后一个交易日,衡量美元对六种主要货币的美元指数升至98.59,从全年来看,美元指数涨幅约10%。相对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美元升值幅度更大。

  纵观最近一次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美元的强势地位在狭义和广义两个维度受到挑战,“去美元中心论”的呼声也此起彼伏。从伯南克到现任美联储主席耶伦,美联储的所做所为确保了美国经济重拾升势,美元在外汇市场上经过几涨几跌最终走强。当然,广义上的强势美元也有王者归来的意味,其他经济体试图动摇的“美元霸权”依然故我。挥别最近一轮国际金融危机七年后,在世界各国全部约1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60%仍是美元资产,在当今世界每天约5万亿美元交易量的外汇市场上,87%的交易仍以美元为交易对象。

  从当前全球经济走势和未来货币政策判断,短期内美元可能经历一波回调,但中长期都将保持坚挺姿态。这种趋势将对全球资本流动方向、大宗商品价格走势以及很多经济体复苏进程产生重要影响,全球经济版图也有可能进入重置模式。

  首先,新兴经济体的下行风险敞口将被扩大,但幅度有限。尼克松时代的美国财长康纳利曾说,“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问题”,这一论断在美元由弱转强时在新兴经济体身上得到了应验。回溯历史,1978年到1985年、1992年到2001年美元两次变脸,都把一些形势尚好但体质欠佳的发展中小伙伴拖下水。因此,在2015年年底美联储启动加息之后,新兴经济体恐怕劫数难逃的预言又一次在耳边回响。外汇市场上,一些新兴经济体近一年来本币大幅贬值,似乎已再现危机苗头。庆幸的是,与以往相比,新兴经济体的抗打击能力明显增强,外汇储备增加了,汇率制度灵活了,双边和多边的本币结算也越来越多,即便美联储在2016年渐次加息,也不会造成其他货币土崩瓦解。

  其次,全球债务水平有可能达到新高,增加一些经济体债务违约的风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日前在德国《商报》发表文章警告说,2016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令人失望”,而美国利率上升以及美元走强可能引发企业债务偿付违约,可能会波及一些银行和国家。社科院在《2016年世界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中也指出,债务积累过快对增长和金融稳定构成威胁。一些经济体目前已经出现低利率、低增长和高负债这一“有毒组合”不断积累的趋势。

  最后,美元保持强势,自然会提升美元资产吸引力,一些分析师断言全球资本将从新兴经济体抽逃并回流美国。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国际金融协会称,今年主要新兴经济体将面临27年以来的首次资本净流出,总金额将超过5000亿美元,明年还将面临3000多亿美元的资本净流出。不过,考虑到市场已提前消化美联储加息预期,再加上新兴经济体本身发展状况和经济禀赋各有不同,因此新兴经济体吸引外资的分化趋势会比较明显,在一些国家严重失血的同时而另一些国家或得以幸免。

标 签:
  • 经济体,美元指数,美元资产,强势美元
( 网站编辑:师榕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