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更深度参与全球治理

    G20杭州峰会是全方位检验中国主场外交的重要舞台,也是中国展现全球领导力的重要机会。当前,世界经济复杂多变。国际社会高度关注本次峰会,期待峰会能在促进全球经济增长、维护国际金融稳定、应对风险和挑战方面发挥更大作用。中国也为峰会提供丰厚的“中国方案”、中国议程,涉及经济发展和全球经济治理的方方面面,发挥中国在20国集团中的政治引领作用和领导力,为与会各国和整个国际社会所期待。

    不规避政治议题,积极发挥领导力

    全球治理的实质,是大国及主要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合作,向国际社会提供解决全球性问题的国际公共产品。在全球治理中,大国向国际社会提供公共产品的能力,取决于综合国力的强弱,决定着其国际地位与话语权。近来,美国大选的政治丑陋化倾向,英国脱欧带来的欧洲政治的不确定性,表明美国和西方体制内部出现了大的问题,弊病凸显,极大影响其全球领导力,在解决全球问题上的执行力也被大大削弱。作为此前公共产品主要提供者的美国与西方国家趋向衰落,其继续提供国际公共品的意愿和能力显著下降。美国和欧洲减少公共产品供应之际,正是中国和平崛起增加公共产品供应之时。这一减一增标志着权力结构的变化,显现出领导力的增减。这就给中国带来一个展现全球领导力的历史契机。

    当前,正值国际社会对公共产品需求高涨之际,却出现严重供给不足的局面,亟须进行供给侧改革。

    当今世界,中东乱局、欧洲难民潮、朝鲜核危机如此等等,无一不体现地缘政治的崛起,世界充满不安全感。这就带给杭州G20峰会一个无法绕开的大话题:如何避免已经或正在获得的经济全球化的发展成果,以及此次20国齐聚杭州所要着力解决的经济发展问题,不被大国间政治纠纷所折损,或地缘政治、地区冲突、恐怖主义所对冲和销蚀?

    毫无异议,杭州峰会的主题是经济发展。作为G20峰会主席国的中国,从技术层面着眼,应当多做工作,尽量避免或绕开敏感外交问题,不让峰会被南海领土争端、韩国部署“萨德”等“会外问题”搅扰。然而,在上述形势下,若仅仅是小心规避世界地缘政治纷争话题,似乎既无法消除政治上的被动局面,在会议组织的技术操作层面也易陷于进退维谷之境。既然如此,中国不如利用东道主的特殊地位,在扩大中国在全球经济治理议题上、制定国际经济规则中的话语权的同时,努力增加在国际政治规则制定上的话语权,在国际政治层面——诸如金融安全、网络安全、外太空安全等领域,提出全球治理新的议题和议程。中国自身也需要理解、包容和接受新的规则。中国不仅已具备接受新规则的能力,也已具备了深度参与制定新规则的能力,更具备了率先执行新规则的领导力。新的规则也将成为推动中国自身改革的新动力。

    中国应理直气壮地向国际社会大声倡议,将G20峰会发展成为全球治理的主导机制,倡导构建大国间面向21世纪的大国关系准则,提出构建大国间处理矛盾、管控危机的基本原则,提出在双边及地区冲突中的危机管控规则与机制的“中国方案”。在涉及中东问题、欧洲难民、海洋安全与共治、地区冲突等一些重大国际关系和地缘政治上的中国立场,同时不失时机地结合宣传中国经验。

    例如,应着力宣传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共商、共建、共享”的理念,宣传中国提出的构建人类共同体的愿景,这是中国对全球治理基本价值观做出的重要思想贡献。中国应呼吁大国和主要国家,通过各自构建和睦共享的周边共同体,营造和维护世界的大的和平发展环境。

    例如,中国应在峰会期间提出倡议:大国间磋商协调出一套有效的规则和机制,避免全球经济治理所取得的成果,被四处频发的地区冲突、反恐战争、传统领土主权争议、地缘政治危机所对冲,甚至吞噬,让经济发展成果惠及更多欠发达国家,让世界分享这些成果,提供制止或抑制这些冲突和危机的正能量。

    全球化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是世界现行自由贸易体制的维持者和改进者。在某种意义上,“自由贸易”已成为中国的软实力。如果中国能在峰会的重大国际多边场合,不仅积极介绍中国创新发展和结构改革的目标和成绩,向世界传递强有力的信息—中国仍是世界经济的重要引擎,是推动世界经济开放的重要力量,而且能够在中国的倡导及与会国家的共同努力下,在反对民粹/民族主义和地缘政治过热,促进世界自由贸易和继续推进全球化方面取得共识,那么,峰会的里程碑意义将进一步凸显,中国在促进世界共同发展和繁荣过程中的政治领导作用也将得以确认。

    中国应积极推动G20自身的机制改革

    当前,世界秩序正在发生历史性转型。现行国际体系不平等、不公正性凸显,全球治理体制弊端丛生,限制了国际公共产品的有效供给,面临重大改革。全球治理改革的大趋势,催生了G20这个首要平台。2008年以来国际关系的现实表明,世界需要G20。在全球治理方面,正在由以往的西方治理,向东西方共同治理转变。东西方共治的最重要特征就是中国和平崛起。中国通过G20平台,对现有治理机制的改革和创新贡献中国方案、中国智慧,有效推动国际合作,为世界经济发展提供更多优质国际公共产品。同时,中国也在积极推进G20自身的机制改革。

    目前,G20机制存在执行力、协调力、领导力三方面的缺陷。根本原因在于:其一,经济全球化使得世界经济日益相互依存,同时全球经济治理却存在治理赤字和治理碎片化的严重缺陷;其二,由于西方国家长期把持国际话语权、决策权,占据治理的议题设置、规则制定的优势,全球治理权力结构严重失衡;其三,随着全球化进程中产生的诸多经济发展及政治负面效应的累积,不仅在一些发展中国家,也包括一些发达国家中,反全球化思潮、民粹主义政治运动上升。加之,美国大选、英国退欧、欧盟遭受的一系列经济、反恐危机,不仅正在改变这些国家的国内政治生态,而且助长了当前的反全球化思潮,从而冲击到世界秩序的转型。此外,大国合作意识减弱,大国竞争意识加强,致使地缘政治矛盾深化。

    G20已成为全球经济治理的首要平台和东西方共同治理的新的国际模式。它不应仅是一个危机应急管理机制,而应随着世界秩序的大调整而转型成为一个常态化的全球治理机制。中国在推动这一转型进程中,无疑应发挥积极的领导作用。全球治理的基础是大国共识与合作,更是G20机制改革的基础。中国应倡导G20国家间的政治合作,打造合作平台,创新机制建设,推动G20从危机应对向长效治理机制转型,从而为经济增长与繁荣、全球经济治理,开创新愿景,提供新动力。由于G20只是一个政府间的对话机制,不具有执行力和法律约束力,其形成的政策文件只能倡议各国执行,至于落实程度则因各成员而异。同时,不少成员国,包括许多西方发达经济体,常常以国内政治为由,不愿或无力执行G20峰会达成的共识。中国可适时提出G20机制常设化的解决方案。这一解决方案,应体现对上述全球治理权力结构失衡的改革,机构设置透明、专业、公平,奉行廉洁,追求效率。未来,G20应更多采用第三方监督与评估的方式,邀请专家或国际组织就某问题的执行情况为各国评分,借此敦促各方落实承诺。

标 签:
  • 全球治理,管控规则,治理机制,全球问题,全球经济增长
( 网站编辑:李悦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