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经济的“春天”来了吗

  核心提示

  不断提高的互联网普及率和网民规模,为分享经济提供了较大的发展空间。

  “使用但不占有”的分享经济,将提升整个社会经济的运行效率,有助于推动中国经济加快实现新旧动能转换。

  政府既要为分享经济发展创造宽松环境,又要妥善处理创新引发的利益平衡矛盾。

  骑着摩拜单车走亲访友,通过京东到家购买年货,外出旅游用“小猪短租”预定温馨实惠的民宿,在家用“爱大厨”预约专业私厨上门服务……春节期间,越来越多的人深刻感受到分享经济带来的便利。

  如今,分享经济正从交通出行和住宿领域,拓展到个人消费的多个细分领域,同时企业端市场也正在逐渐成形。这场影响了数亿人的分享经济风潮,面临着哪些“成长的烦恼”?未来又将呈现出怎样的发展态势?

  1,新理念带来哪些新变化

  【案例】日前,智能共享单车平台“摩拜单车”宣布完成新一轮2.15亿美元的股权融资,后又与富士康达成独家战略合作,专门开辟摩拜单车生产线,预计年产能可达560万辆。相较于传统公共自行车服务,共享单车取得了诸多“突破”。

  “共享单车可实现车辆动态GPS定位、预约用车、随时随地借车还车等,同时,用手机即可完成借车、还车、缴费等过程……”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城市交通研究中心副主任吴洪洋说。

  “分享经济是指利用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整合、分享海量的分散化闲置资源,满足多样化需求的经济活动总和。”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主任张新红说,它是建立在互联网基础之上的一种新经济形态。

  不少专家称,虽然我国人口红利正逐步减弱,但不断提高的互联网普及率,以及正在扩大的网民规模,为分享经济提供了较大的发展空间,在互联网浪潮下,我国分享经济正迎来“春天”。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1月22日发布的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7.31亿,新增网民4299万人;我国互联网普及率为53.2%,手机网民规模达6.95亿,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的人群占比提升至95.1%。

  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认为,分享经济与“互联网+”有着一脉相承的关系,互联网平台是分享经济发展的先决条件,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能够实现智能匹配供需,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推动分享经济在资源紧缺的领域实现了快速发展。

  在嘀嘀出行、摩拜单车掀起一阵热潮的同时,小猪短租等空间分享平台,猪八戒网、知乎网、名医主刀等知识技能分享平台,阿姨来了、京东到家等生活服务分享平台,京东众筹、陆金所等资金分享平台,以及阿里巴巴“淘工厂”等生产能力分享平台也相继出现,分享经济模式迅速拓展、蔓延。

  随时随地专车接送、足不出户享受私人医生诊疗服务、下订单后很快有人送货上门……如今,这些“分享经济”的体验已经成为很多人的生活方式,分享经济正在潜移默化地融入老百姓的日常生活。

  而在激活“新消费”的同时,分享经济还改变着人们的消费理念,使得“不求拥有,但求所用”“闲置就是浪费”“够用即可”等观念“火”了起来,所有权被使用权代替、交换价值被共享价值代替的节约型消费社会悄然而至。

  2,新模式创造哪些新经济

  【案例】在北京市东城区工作的张先生,平时喜欢乘坐网约车来代替开私家车上班。“网约车既方便,又能省出时间来思考和工作。”他说。

  据透露,目前滴滴出行(含优步中国)平台上,每天有600多万人次通过拼车和顺风车的方式出行,每天直接为207万司机提供了人均超160元的收入。去年,该平台为全社会创造了超过1700万的灵活就业和收入机会。

  “把闲置的资源提供给需要的人,并由此创造新的价值,可谓分享经济的内核。”滴滴出行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程维表示,在互联网时代,分享经济将会是一种更加高效、可持续的未来发展模式。

  在程维看来,“一辆车97%的时间闲置”“车位比车贵”“低效出行使得城市交通难以为继”等问题,都可以通过分享经济加以解决,“这种新经济模式既符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又满足了消费者的潜在需求,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股新动能”。

  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认为,与传统循环经济相比,分享经济的进程和效率明显提高。“出行领域如果能从买到租,就可以降低保有量,提高服务量,最终实现‘不求所有、但求所用’,预计这一领域的市场未来十年会出现指数级增长。”他说。

  “分享经济通过激活社会存量资源来促进经济发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漆云兰认为,从供给侧角度看,分享经济提高了闲置资源利用率,创新了产品和服务供给模式,满足了大众消费的新需求,刺激了消费几何级数增长。

  在马化腾看来,分享经济爆发式发展的背后,主要得益于其自身的三大特性,即分享经济是对闲置资源的社会化再利用;把熟人之间的分享关系扩大到了陌生人群体,提升了社会成员的互信水平;促进了生产方式由大规模单一中心转向去中心化的个性化定制。

  “分享经济有助于化解当前国内一些地区和一些产业存在的经济剩余问题,实质性地推进结构调整,有效扩大就业,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增加居民收入。”马化腾说。

  在分享经济模式下,使用权优于所有权。目前已有的分享经济模式主要包括有偿分享、对等分享、劳务分享和众筹分享等。腾讯研究院院长郭凯天认为,“使用但不占有”的分享经济,将重新构建个人与个人、个人与商家、商家与商家之间的连接,提升整个社会经济的运行效率,有助于推动中国经济加快实现新旧动能转换。

  3,新事物遭遇哪些新烦恼

  【数据】由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中国互联网协会分享经济工作委员会联合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6》显示,2015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规模约为19560亿元,主要集中在金融、生活服务、交通出行、生产能力、知识技能、房屋短租等六大领域;预计未来五年分享经济年均增长速度在40%左右,到2020市场规模占GDP比重将达到10%以上。

  去年,我国《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以体制机制创新促进分享经济发展,建设共享平台”“支持分享经济发展,提高资源利用效率,让更多人参与进来、富裕起来”。然而,新生事物会遭遇“成长的烦恼”,分享经济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矛盾和问题。

  张新红表示,按现有法律和制度要求,多数分享经济模式都有“违法”嫌疑,面临随时都可能被叫停的灭顶之灾;基于网络的分享经济具有典型的网络化、跨区域、跨行业等特征,快速发展的实践使得许多制度变得越来越不相适应,以至于一些新业态游走在监管的灰色地带。

  “在具有排他性的垄断市场中,分享型企业的进入及其快速扩张的发展态势冲击着原有商业逻辑和经济秩序,直接引发了社会财富和利益的重新分配,不可避免会遇到来自既得利益者的质疑和阻挠。”张新红说,由于多数领域的分享经济模式尚未取得合法性,无法纳入正常监管体系,导致不公平竞争、税收、劳资关系等许多问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容易被不良商人“钻空子”。

  目前,这些挑战也在倒逼监管部门研究制定适应分享经济发展的政策体系,创新和完善监管方式与手段。

  不久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创新管理优化服务培育壮大经济发展新动能加快新旧动能接续转换的意见》提出,充分考虑分享经济特殊性,按照包容发展的原则,审慎研究信息中介服务平台企业的行业准入办法,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同时,针对分享经济发展带来的劳动者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新问题,建立政府、平台、行业组织、劳动者、消费者共同参与的规则协商、利益分配和权益保障新机制。

  对于未来分享经济的规范发展,张新红建议,政府既要为分享经济发展创造宽松环境,又要妥善处理创新引发的利益平衡矛盾,尤其是在分享经济发展初期,可及时修改已经明显不适用的法律法规,尽快完善适应新业态发展的社会保障机制,加快推进公共数据开放和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积极利用大数据等新技术手段实现精准治理。同时,分享经济平台在发展过程中也要形成完善合理的准入制度、交易规则、信用评价机制以及自律监管体系等。

标 签:
  • 摩拜,猪八戒网,人口红利,经济剩余,经济工作
( 网站编辑:张利英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